分享到:
伦理道德论文 最近更新
当代男人应该先赚钱还是先成家?
大城市城中村问题论文:城中村问题诸多,严重影响租客生活
浅谈我国公租房落实问题难的现状
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村未来发展的方向
电视调解类节目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论农村受众传媒生态失衡及其调适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有序进入市场
大学生恋爱问题成因分析浅探
关于深化农村经济改革的论文
统筹城乡协调发展的方式和途径
论人品的重要性及培训
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及解决策略
论人口流动机制—以建国后三次人口大迁徙为例
中国公益捐助对山区儿童的意义
论新生代农民工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
从小月月的事件谈看客文化
大学生恋爱问题浅探
社会主义新农村法治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出路探析
浅谈农村光棍与城市光棍的差异
浅析弗洛姆“自我完善的人”
道教生态伦理:以生命为中心

摘 要:在某种意义上说,形成于中国古代的道教思想可以成为现代生态伦理的重要的思想资源。道教建立了“道”化生天地万物的宇宙论,强调天地自然万物与人同源、同根,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有形皆含道性”,从而建构了作为道教生态伦理基础的普遍的生命平等观;而且,道教还进一步提出了“好生恶杀”的生态伦理规范,并以宗教的积善成仙与善恶报应的观念作为落实这一规范的基本保证;更为重要的是,道教将生态伦理诉诸人的道德情感,要求人像孝敬父母那样,尊重天地自然,以普遍的慈悲和怜悯之心善待动物和植物;这样,也就形成了以生命为中心的道教生态伦理。

关键词:道教 生态伦理 积善成仙 善恶报应

Abstract: In a manner, it is possible that Taoist thought in ancient China become modern ecological ethics’ resource. Taoist cosmology claimed that “Dao” procreates Universe, emphasized that Human and Nature come from the same origin, and believed that “all visible thing possess Dao’s essence”. Consequently, Taoism set up the universal viewpoint on life’s equality as Taoist Ecological Ethics’ fundamental. Taoism also brought forward ecological ethical norm that is “loving life and abhorring killing”, which was carried out by constituting the religious idea on accumulating almsdeed for becoming immortal and good and evil retribution. It is more important that Taoism demanded that people keeps to ecological ethics with moral emotion, and respects Nature as parents, treats animal and plant with mercy and pity. In this way, Taoist ecological ethics that is regarding life as a center came into being.

Key words: Taoism; Ecological Ethics; accumulating almsdeed for becoming immortal; good and evil retribution

中国古代的道家道教思想一直很受当今西方学者的推崇。英国著名的中国科技史家李约瑟认为,“道家对自然界的推究和洞察完全可与亚里士多德以前的希腊思想相媲美,而且成为整个中国科学的基础”([1],p.1)。西方一些生态伦理学家则认为,道家道教思想可以成为现代生态伦理的重要的思想资源。卡普拉(F.Capra)说:“在伟大的诸传统中,据我看,道家提供了最深刻并且最完美的生态智慧,它强调在自然的循环过程中,个人和社会的一切现象和潜在两者的基本一致。”([2],p.36)明确指出,道家道教思想中包含着深刻而完善的生态思想。澳大利亚生态哲学家西尔万(R.Sylvan)和贝内特(D.Bennett)说:“道家思想是一种生态学的取向,其中蕴涵着深层的生态意识,它为‘顺应自然’的生活方式提供了实践基础。”([3])1998年6月,美国哈佛大学召开“道教与生态学(Daoism and Ecology)”国际学术讨论会,会后出版了论文集《道教与生态学》([4])。本文以《道藏》作为研究资料,对道教的生态伦理思想作一系统研究,并且认为,道教的生态伦理思想是以生命为中心。

一、“有形皆含道性”的生命平等观

道教是重视生命的宗教。早期道教的主要经典《太平经》说:“要当重生,生为第一。”([5],p.613)南朝时的《三天内解经》说:“真道好生而恶杀。长生者,道也;死坏者,非道也。死王乃不如生鼠。故圣人教化使民慈心于众生,生可贵也。”([6],第28册,p.416)《度人经》则明确提出“仙道贵生,无量度人”([6],第1册,p.5);司马承祯的《坐忘论》讲“人之所贵者,生”([6],第22册,p.892)。
然而,道教追求长生不死的根本途径在于得道成仙。道教所要得的“道”,即是“自然”;而“道”的自然性,最根本的就在于其生命,在于化生万物;因此,“道”就是生命本体。老子《道德经》把“道”称为“天地母”,赋予“道”以生命,又明确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7]),讲“道”生天地以及人和万物。《老子想尔注》明确地说:“生,道之别体也。”([8],p.33)所以,道教追求生命并不是通常那种单纯地追求长生不死,而是要在追求“道”的生命本体的过程中,实现人的长生不死。
由于天地万物与人一样,都是由“道”的生命本体化生而来,所以,道教所讲的现世的生命并不仅仅局限于人的生命,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人的生命;第二,动植物的生命;第三,天地的生命。在道教看来,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由“道”的生命本体化生而来,而且都含有“道”的生命本体,因而都是一种生命;各种生命虽然形式并不相同,但就生命本体而言,是一致的;各种形式的生命都是“道”的生命本体的体现。因此,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不仅人与人之间的生命是平等的,而且人与动植物的生命以及天地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道教不仅讲人与动植物的生命以及天地是平等的,而且还为这一观念建构了形上学的基础。道教劝善书《太上感应篇》把“射飞”视作恶事,并有李昌龄注曰:“太上曰:混沌既分,天地乃位;清气为天,浊气为地;阳精为日,阴精为月,日月之精为星辰;和气为人,傍气为兽,薄气为禽,繁气为虫。种类相因,会合生育,随其业报,各有因缘。然则,人之与飞有以异乎?肇论所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非诳语也。”([6],第27册,p.59)这里讲到天地万物与人“同根”、“一体”。在该书对“慈心于物”作注释时,又有郑清之赞曰:“万物同体,均受于天,乐生畏死,此性同然。忍肆其暴,刲割烹煎,肖翘蠕动,皆在所怜。视物犹己,仁术乃全。”([6],第27册,p.15)这里讲万物与人“同体”、“同性”,即万物与人都具有“道性”。天地万物与人“同根”、“皆含道性”,这就是道教生命平等观的形上学基础。
道教继承和发挥老子“道”生天地万物的思想。《太平经》说:“六极之中,无道不能变化。元气行道,以生万物,天地大小,无不由道而生者也。”([5],p.16)同时,《太平经》也讲“气”生万物,其中说道:“元气怳惚自然,共凝成一,名为天也;分而生阴而成地,名为二也;因为上天下地,阴阳相合施生人,名为三也。三统共生,长养凡物。”([5],p.305)后来的道教,既有讲“道”生万物与人,也有讲“气(炁)”生万物与人,还有将“道”解释为“气(炁)”以作为万物与人的共同根源。宋明时期,道教内丹大兴。内丹派道教讲性命双修,同时把天地自然看作是大宇宙,把人体看作小宇宙,因此,同样也十分关注宇宙论问题,并且对以“道”为天地万物总根源的宇宙化生论作了进一步的阐发。题为钟离权述、吕洞宾集、华阳真人施肩吾传的内丹派基本教典《钟吕传道集》在对宇宙论的论述中说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一为体,二为用,三为造化。体用不出于阴阳,造化皆因于交媾。上、中、下列为三才;天、地、人共得于一道。道生二气,二气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万物。”([6],第4册,p.659)当然,道教在讲“道”或“气(炁)”化生天地万物与人的同时,又把“道”说成是“太上老君”。唐代末年的杜光庭明确地论述了“大道之身即老君”的观点。他说:“老君生于无始,起于无因,为万道之先,元气之主也。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色无绪,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弥纶无外,故称大道。大道之身即老君也。万化之父母,自然之极尊也。……大道元气造化自然,强为之容,即老君也。”([6],第14册,p.316)但需要指出的是,道教的“太上老君”与“道”一样,其化生天地万物与人的过程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因此,道教讲天地万物由“太上老君”所创生,与讲天地万物由“道”、“气(炁)”而化生,实际上是完全一致的;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说明“道”是天地万物与人的总根源,天地万物与人同根于“道”,以表明天地万物与人的同源性。
道教不仅在宇宙论上讲天地万物与人的同源、同根性,而且,还在这一基础上,进一步从本体论上讲天地万物与人皆有道性。梁陈时的宋文明对道性作了较为详细的论述。他明确提出“一切含识皆有道性”([6],第21册,p.346)认为人以及有心识的动物均有道性。唐代青溪道士孟安排所编《道教义枢》进一步把道性推广到众生之外的其他自然物,提出“一切含识乃至畜生、果木、石者,皆有道性”([6],第24册,p.832),认为人和动植物以及非生命物也都有道性。唐代著名道士潘师正在《道门经法相承次序》中则更为明确提出:“一切有形,皆含道性”([6],第24册,p.786),认为天地间一切有形物皆含有道性。
在道教看来,天地万物与人同源、同根,因此,天地万物,特别是动物,与人有许多相同之处。唐末重要的道教经书《无能子》说:“人者,裸虫也,与夫鳞、毛、羽虫俱焉,同生天地,交炁而已,无所异也。或谓有所异者,岂非乎人自谓异于鳞、羽、毛、甲诸虫者?岂非乎能用智虑耶,言语耶?夫自鸟兽,迨乎蠢蠕,皆好生避死,营其巢穴,谋其饮啄,生育乳养其类而护之,与人之好生避死、营其宫室、谋其衣食、生育乳养其男女而私之,无所异也,何可谓之无智虑耶?夫自鸟兽,迨乎蠢蠕者,号鸣啅噪,皆有其音,安知其族类之中非语言耶?人以不喻其音而谓其不能言,又安知乎鸟兽不喻人言亦谓人不能语言耶?则其号鸣啅噪之音必语言尔,又何可谓之不能语言耶?智虑语言,人与虫一也,所以异者形质尔。”([6],第21册,p.708)认为动物有与人相同的行为、智慧和语言。天地万物与人“皆含道性”,因此,天地万物,特别是动物,与人有许多相同的品性。五代时著名道士谭峭在《化书》中说道:“禽兽之于人也何异?有巢穴之居,有夫妇之配,有父子之性,有生死之情。鸟反哺,仁也;隼悯胎,义也;蜂有君,礼也;羊跪乳,智也;雉不再接,信也。……万物之中,五常百行无所不有也。……且夫焚其巢穴,非仁也;夺其亲爱,非义也;以斯为享,非礼也;教民残暴,非智也;使万物怀疑,非信也。”([6],第23册,p.598)认为动物有人性、有感情、有道德,与人没有差别。
道教宇宙论的生态学意义在于表明人与其他自然万物同根于“道”的同源性,从而要求人像对待自己同胞兄弟那样保护自然、关爱自然。在道教宇宙论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起来的道性论,讲天地万物与人“皆含道性”,则较多地强调人与其他自然万物在本性上的平等。《云笈七签》所收录《道性论》说:“一切众生道性,不一不二,究竟平等。犹如虚空,一切众生同共有之。”([6],第22册,p.641)可见,道教讲天地万物与人皆有道性,包含了天地万物与人相互平等的思想。强调人与其他所有自然物的平等性,这就要求人必须切实保证与其他所有自然物在存在空间上的平等性,在地位上的平等性,以及在利益上的平等性。这就要求人必须保护自然万物,维护自然界的和谐性,从而实现人与自然的共同发展。因此,道教的道性论提出“一切有形,皆含道性”,“一切含识乃至畜生、果木、石者,皆有道性”,强调人与其他所有自然物的平等性,是具有重要的生态学意义的。

二、“好生恶杀”的生态伦理规范

得道成仙是道教的最高价值,而实现这一价值的重要途径之一在于行善。《太平经》认为,成仙不死的首要条件在于“守道”,即“守一”,“守一,可长存而不老”([5],p.716);又说:“守一者,可以度世,可以消灾,可以事君,可以不死,可以理家,可以事神明,可以不穷困,可以理病,可以长生,可以久视。”([5],p.743)。“守一”的方法,大致有两类:一类是专门就养生术而言的;另一类则是将道德修养与养生术结合起来,其中说道:“守一之法,外则行仁施惠为功,不望其报。忠孝亦同。”([5],p.743)可见,为善行仁也是实现得道成仙所必不可少的。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强调“欲求长生者,必欲积善立功”([9],p.126);“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人欲地仙,当立三百善;欲天仙,立千二百善”,“积善事未满,虽服仙药,亦无益也。若不服仙药,并行好事,虽未便得仙,亦可无卒死之祸矣”([9],pp.53~54)。显然,在葛洪看来,积善累功,不作恶事,是实现长生成仙的最为重要的一环。与此同时,道教还讲善恶报应,发挥《周易》所谓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10])。《太上感应篇》说:“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6],第27册,p.141)
由于道教所讲的“生命”,并不局限于人的生命,也包括动植物的生命,甚至天地的自然存在,所以道教的行善,不仅是对人而言的,而且也包括对待动植物和天地,这就是要“好生戒杀”,善待一切生命。《太平经》说:“夫天道恶杀而好生,蠕动之属皆有知,无轻杀伤用之也。”([5],p.174)南北朝时期的《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三五行化妙诀》说:“慈爱一切,不异己身。身不损物,物不损身。一切含炁,木、草、壤、灰,皆如己身,念之如子,不生轻慢意,不起伤彼心。心恒念之,与己同存,有识愿其进道,无识愿其识生。”([6],第33册,p.474)认为一切自然物,包括“木、草、壤、灰”,都与人一样,有其生命,人应当“念之如子”,“与己同存”,慈善地对待他们。
对宋代之后道教产生极大影响的道教劝善书,也大都把保护动植物看作是善行,把伤害动植物看作是恶行。北宋末年出现的最早的道教劝善书《太上感应篇》就明确提到“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并且把“射飞逐走,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用药杀树”,“春月燎猎”,“无故杀龟打蛇”,看作是恶行。([6],第27册,pp.19~134)约成书于元代的道教劝善书《文昌帝君阴骘文》教人要“救蚁”,“济涸辙之鱼”,“救密罗之雀”,“或买物而放生,或持斋而戒杀,举步常看虫蚁,禁火莫烧山林……勿登山而网禽鸟,勿临水而毒鱼虾”([11],第12册,p.402)。作为一种道教劝善书,功过格也把保护和伤害动植物看作善恶功过。《太微仙君功过格》把保护、救助野兽、牲畜甚至“虫蚁飞蛾湿生之类”,看作是“功”,把伤害一切众生包括禽畜性命以及飞禽走兽之类、虫蚁飞蛾湿生之属,看作是“过”。([6],第3册,p.452)需要指出的是,道教讲“好生恶杀”并不分有益动物或有害动物,即使是有害动物,也属“好生恶杀”之列。除了戒杀“虫蚁飞蛾湿生之类”外,《十戒功过格》也要求戒杀“如蚊、蝇、蚤、虱之类”([11],第12册,p.43)。显然,道教并不是以人为中心,而是以生命为中心。

随机推荐
伦理:现代管理的应有追求
家庭暴力的伦理研究
医德理论的困惑:论医学人道主义与功利主义之争
“网络生态危机”与网络生态伦理初探
经济伦理与当代中国道德及文化体系的革新
对沟通协调之风负面效应的几点思考
技术·网络·人
论管理与伦理结合的内在基础
耻感--罪感和底线伦理
性道德與當代中國婚姻之困擾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