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口问题论文 最近更新
当代男人应该先赚钱还是先成家?
大城市城中村问题论文:城中村问题诸多,严重影响租客生活
浅谈我国公租房落实问题难的现状
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村未来发展的方向
电视调解类节目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论农村受众传媒生态失衡及其调适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有序进入市场
大学生恋爱问题成因分析浅探
关于深化农村经济改革的论文
统筹城乡协调发展的方式和途径
论人品的重要性及培训
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及解决策略
论人口流动机制—以建国后三次人口大迁徙为例
中国公益捐助对山区儿童的意义
论新生代农民工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
从小月月的事件谈看客文化
大学生恋爱问题浅探
社会主义新农村法治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出路探析
浅谈农村光棍与城市光棍的差异
浅析弗洛姆“自我完善的人”
晚清华北村镇人口(下)

    三

  户均人口数是研究家庭构成的必要资料,为研究人口者所注意。据嘉庆《大清一统志》并参据何炳棣研究,当时全国户均5.33人,直隶省则较低为4.86人。《青县村图》载27643户,148229人,户均5.36人,高于全省平均数。其12镇之户均人数,在5.12-5.91人之间。各本镇户均人数大多稍高,有至6.69者,亦有3个本镇的户均在5人以下,杜林镇在4人以下,为3.83人。
  深州三路284村,31141户,160125人,户均5.14人。其中,西南路116村,13876户,70444人,户均5.08人;西北路71村,7677户,40291人,户均5.25人;东南路97村,9588户,49390人,户均5.15人。以下就深州三路每路择50户以下、50-100户、100-200户及200户以上大小类型不同者各2村,以观察户口与户均人口之不同情况(见表8)。

    表8 光绪初年深州三路户均人口情况表 
路别     村名      户数    人数    户均人数
      小康家庄     45     190       4.22
      梁家庄      30     423       14.1
      赵家庄      67     392       5.85
西南路   孟家村      95     529       5.57
      潘家庄      163      860       5.28
      东魏家桥     148      794       5.36
      大寺家庄     222      1254     5.65
      曹家庄      342      1606     4.69
      韩家庄      40     233       5.83
      南小召村     36     142       3.94
      程家庄      68     281       4.13
西北路   冠家辛庄     83     814       9.81
      石象村      112      697       6.22
      西魏村      191      1060     5.55
      北午村      236      1400     5.93
      西蒲疃村     276      1250     4.54
      董家庄      47     266       5.66
      耿家庄      26     116       4.46
      槐家洼      95     335       3.53
东南路   小魏村      66     403       6.61
      东安庄      160      992       6.20
      南杜家庄     110      575       5.23
      东阳台      267      1026     3.84
      西阳台      348      2103     6.04

  深州以上村庄的户均人数,亦大多略高于全省平均数,其中两村高出近一倍。但亦有数村低于平均数。
  青县、深州的户均人口数,在直隶各州县中大致处于中间状态。以下选择道咸同光时期直隶省若干县志所记一些县的人口数和户均人口,以见一斑。
  丰润县:咸丰年户口册,21817户,102707人,户均4.71人;
  唐县:光绪二年(1876),22560户,113340人,户均5.02人;
  固城县:同治十三年(1874),14891户,75734人,户均5.09人;
  光绪十年(1884),15992户,78724人,户均4.92人;
  清河县:光绪九年(1883),13002户,113283人,户均8.71人;
  望都县:光绪五年(1879),15175户,64754人,户均4.27人;
  栾城县:同治十一年(1872),13478户,87156人,户均6.47人;
  延庆州:光绪初年,13550户,60854人,户均4.49人;
  定州:道光三十年(1850),34836户,206410人,户均5.93人;
  永年县:同治十二年(1873),55344户,231947人,户均4.19人;
  光绪元年(1875),55344户,232420人,户均4.20人;
  定兴县:同治十二年,24177户,122758人,户均5.08人;
  新乐县:光绪初年,14720户,70597人,户均5.10人;
  滦州:光绪二十二年(1896),74334户,564689人,户均7.60人。
  这些州县的户均人口也大都高于全省平均数,尤其滦州、清河县高出较多,但望都、永年和丰润、延庆低于平均数。望都县志称,光绪初年全县村疃只110所,不过大县一乡一隅之聚落,荒凉亦云极矣。延庆、丰润则是山区和半山区。
  山东情况亦大略相似。据嘉庆一统志,山东户均人口为5.86,高于直隶。而据相关县志,各县情况又有不同。如:
  郯城(嘉庆十五年〔1810〕志):
  嘉庆八年(1803)册报60019户,共288257人,户均4.80人;
  十四年(1809)册报68003户,共290619人,户均4.27人;
  观城:道光年册报6917户,42481人,户均6.14人;
  东平:道光五年(1825),71390户,385053人,户均5.39人;
  光绪季年,59820户,346028人,户均5.78人;
  临朐:同治十二年(1873),38193户,294703人,户均7.72人;
  陵县:光绪三十三年(1907),22983户,149114人,户均6.49人;
  恩县:光绪三十四年(1908),30544户,174072人,户均5.70人;
  平阴:光绪三十三年,25438户,153375人,户均6.03人;
  莘县:宣统元年(1909),19762户,99288人,户均5.02人。
  以上一些统计数字显示,省的户均人口数是一个平均数,并非各县普遍如此;其实际情况是,若干县高于及若干县低于这个平均数。这些情况说明,一个省一个县这样较大范围户均人口数,隐藏着许多不同于平均数的差别,这就留有许多可供研究的余地。
  前已提到,户均人数是研究家庭构成、家庭形态的依据。据言心哲先生1935年出版的《中国乡村人口问题之分析》记,社会学家乔启明1929-1931年在河北省调查,家庭平均人数为5.43人;李景汉同时期在定县等处调查,家庭平均人数为5.80人。这些调查结果都可以使人认为,当时乡村的家庭构成是一对夫妇加一二子女或加一二老人的“夫妻家庭”或“直系家庭”。但是,乔启明在1926-1928年对山西清源县143农户作人口研究的资料却使我们看到在户均数字之外的另一些情况。所调查的1926年的数字是:143户,838人,户均5.86人;1927年835人,1928年839人,户均分别为5.84人和5.87人。户均人口很稳定。他同时将各户情况列表如下(见表9)。(注:见《山西清源县一百四十三农家人口调查之研究》,载中国社会学社编《中国人口问题》,世界书局,1932年,第263-299页。此据上海书店《民国丛书》影印本。)
  
    表10 光绪初年青县深州9人以上村概况表 
州县别    村名      户数    人数    户均人数
       官亭      10     237       23.7
       姚富头     10     94      9.4
       王塔寺庄    31     288       9.29
       小盘古     29     277       9.55
       张家庄     12     257       21.41
青县     潘赵官     60     845       14.08
       庄窠      7       94      13.43
       史家庄     43     431       10.02
       林缺屯     30     271       9.03
       张虎庄     18     295       16.38
       杨家屯     7       132       18.85
       海马头     31     657       21.19
       郝家庄     18     250       13.89
       梁家庄     30     423       14.1
       侯家村     34     374       11.0
深州     元里村     75     700       9.33
       刘家庄     48     513       10.69
       寇家新庄    83     814       9.81

  从表9可知,143个家庭中,只1人的家庭有2户,2人家庭有10户左右,而8人和9人家庭各有10户左右,11人、12人、13人、14人、15人、16人家庭各有一两户。4-6人的家庭虽近乎平均数,占半数家庭以上,但另有近半数家庭并非如此:其中近30户每户只二三人,另有一些家庭则由十几人组成,这样的家庭,其性质就与由四五人组成的家庭有了差异。平均数中包含着巨大的差异,其实是一个通例。远而在清中期嘉庆朝,直隶获鹿县小羊角村,104户,483人,户均4.64人;其中的1-3人户为32户,6人以上户为29户,4-5人户共43户,只占41%。(注:江太新:《清代获鹿县人口试探》,《中国经济史研究》1991年第2期。)近而1953年河北乡村资料,户均人口4-5人,但其中的1-3人家庭约占全部家庭的28%,6人以上人口的家庭近30%(注:《中国人口·河北分册》,中国财经出版社,1987年,第377页。),即真正等于户均人口数的家庭也只40%稍多。这些资料显示,大范围的平均数不能说明完全普遍的家庭形态。历史人口资料虽然难得有如上述的详尽数字,但方志中特别是青县和深州村图中的其他资料,有一些可以从侧面帮助对户均人数和家庭构成有若干较具体的了解。
  青县全县户均人口5.36人,但如分村统计,户均7人及以上者33村。33村中,7-9人者21村,9人以上者12村,其中13-18人4村,20人以上3村。深州284村户均人口5.14人,户均人数7人以上者31村,7-9人者25村,9人以上的6村。
  以上这些村大多是小村。小村中如有人口众多的家庭才易于显示出其户均人口数高,反过来亦是:小村而户均9人以上,其村必有几个或多个较大的家庭。这些家庭的组成可能属于三四代人同居或人丁兴旺。但可能还有其他因素。
  美国学者马若孟(Ramon  H.Meyers)据卜凯的资料研究河北、山东农场面积和每户人口数的关系,认为两者成正比例(注:马若孟:《中国农民经济》,史建云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42-143页。)。张履鸾1926年调查江宁县4产户,较富有者户均人口6.4人,小康者5.8人,贫者4.8人,很贫者4.6人;乔启明的研究“证明田场愈多,(家庭)人口愈多”,两者互为因果。(注:均见《中国人口问题》。)20世纪20年代河北盐山县农户土地在10亩以下者,户均人口为2.79人,有土地20-30亩者,户均人口为5.74人,30亩以上者达8.29人(注:冯和法:《中国农村经济资料》,黎明书店,1925年,第643页。)。我们且以此作为指南来观察历史上的人口现象。
  青县全县有应纳赋民田731495亩,户均26.46亩,人均4.93亩;另有旗地102429亩,户均3.71亩,人均0.69亩。农民租种旗地,大多每亩向政府缴银一钱左右,远高于民田纳赋。如包括旗地在内,青县户均土地约30亩。表10青县户均人口9人以上的12村庄中,村图注明官亭村有纳赋民田2023亩,户均202.3亩;张家庄纳赋民田1062亩,户均88.5亩,另租种旗地共64亩;张虎庄纳赋民田4550亩,户均252.8亩;庄窠村纳赋民田700亩,户均100亩,另租种旗地450亩;林缺屯3040亩,户均101.3亩。深州284村共有纳赋民田584219.7亩,户均18.76亩,人均3.65亩。深州上述户均人口9人以上的6村中,梁家庄土地1555.8亩,寇家新庄土地3643.9亩,平均每户有地50亩左右。这些村的民田数不但远超过全县平均数,而且也在不同程度上远超过民人生活必需的土地数,耕作这些土地非家中两三名劳力所能担任。因此可以认为这些户均人口多的村,除多有三四代同居的大家庭外,必有若干户拥有较大数量土地而雇佣长工耕作经营者。近代人口调查有“家”和“家庭”的不同概念,前者在西方称为household,包括在一起居住吃饭的人,后者只指有血统亲属关系者,称family。清代保甲人口登记无此区别,长工、奴婢等同住者都在户中,每户门牌内容就有同住者一项。(注:Y.K.Leong  &  L.K.Tao,Village  and  Town  Life  in  China.New  &  London,1915,pp.62-63.)
  在上述户均9人以上的村庄外,还有一些户均不足9人未列入表格的村庄,但亦可看出类似的情况。如青县张浩庄13户,户均8.92人,有民田2212亩,户均达170.1亩;南孙庄40户,298人,户均7.45人,有民田4000亩,户均100亩;双庄窠60户,533人,户均8.88人,有民田11423亩,户均达190.4亩;小黄洼37户,326人,户均8.81人,有民田2900亩,户均78.4亩。它们户均虽不足9人,但这些村很可能也存在雇佣长工、奴婢的大家庭。
  再观察户均人口少于平均数的情况。青县户均只4人及4人以下者共22村。其中,赵官村46户,181人,户均3.93人,民田400亩,户均8.7亩;魏塔寺48户,166人,户均3.45人,民田390亩,户均8.1亩;小陈庄26户,89人,户均3.42人,民田200亩,户均7.7亩;许王院37户,128人,户均3.46人,民田250亩,户均6.76亩。深州284村中,户均4人及以下者49村,其中太古庄396户,户均3.09人,民田3900亩,户均9.8亩;北花盆村150户,374人,户均2.49人,民田300亩,户均2亩;小王家斜庄40户,144人,户均3.6人,民田9.7亩,户均0.24亩;杜科村150户,户均2.92人,民田1968.3亩,户均13.12亩;北小召村50户,163人,户均3.6人,民田290亩,户均5.8亩;丁家屯70户,户均3.31人,民田440.2亩,户均6.3亩。这些村的共同点是户均人口和户均土地都少。据研究,一个5口之家在20世纪早期的技术条件下,至少须有25亩较好的土地才能依靠农业生活(注:马若孟:《中国农民经济》,第176页。)。以上这些村中,户均土地都远低于生活必需的限度;而且可以设想在这样户均土地数的村庄中,有若干户会是无田户或少田户。如光绪末年的《望都县乡土图说》所载,望都的南高岭、侯坨村,均百余家,各有田八九顷,户均七八亩,其上户有百余亩或七八十亩,下者不过三五亩,甚或“一亩八分之家百有余焉”。早年雍乾时期大致亦然,直隶获鹿县无地户和有地不足一亩的农户约占30%(注:戴逸主编《简明清史》第1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347页。)。以上所举村庄户均人口之少,与户有土地之少必有一定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还有青县杜林镇和深州太古庄这样的大村而户均人口较少。杜林镇207户,有客店5家,每旬二、七有集,周围59村在此赶集,旧驻巡检,是县南大镇,但户均人口只3.83人,较全县平均数少1.5人以上。深州太古庄虽非集市所在,但有396户,户均人口3.09人,较284村的平均数少2人以上。从村的土地情况看,杜林纳赋民田4049亩,户均不足20亩,承种旗地211亩,户均约1亩,耕地数少于全县平均数1/3。太古庄有民地3900亩,户均不足10亩。这些户均耕地缺少但规模达数百户的大村而显示较低的户均人数,都应是村中有相当多的1人家庭、2人家庭等所致。

随机推荐
唐代长安流动人口中的举选人群体——唐代长安流动人口试析之一
论人口流动机制—以建国后三次人口大迁徙为例
试论中国封建社会的人口问题
中国人口素质问题研究(二)  
我国人口控制的基本矛盾及其两大失误
养生固本,增强国民体质
浅论人口与计划生育统计的特点
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与就业前景
深入学习、转变观念、强化沟通技巧
中国人类学世纪回眸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