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口问题论文 最近更新
当代男人应该先赚钱还是先成家?
大城市城中村问题论文:城中村问题诸多,严重影响租客生活
浅谈我国公租房落实问题难的现状
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村未来发展的方向
电视调解类节目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论农村受众传媒生态失衡及其调适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有序进入市场
大学生恋爱问题成因分析浅探
关于深化农村经济改革的论文
统筹城乡协调发展的方式和途径
论人品的重要性及培训
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及解决策略
论人口流动机制—以建国后三次人口大迁徙为例
中国公益捐助对山区儿童的意义
论新生代农民工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
从小月月的事件谈看客文化
大学生恋爱问题浅探
社会主义新农村法治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出路探析
浅谈农村光棍与城市光棍的差异
浅析弗洛姆“自我完善的人”
厦门流动人口工资收入影响因素中的性别差异

【内容提要】本文利用厦门市流动人口系列抽样调查数据,通过建立一个多元回归模型来分析流动人口工资收入差异的主要影响因素。结果显示,流动人口的工资收入与性别、受教育程度、原工资收入和在厦滞留时间相关,与年龄、婚姻状况和在外打工年数无关。对流动人口工资收入的重要影响因素性别单独进行分析,考察性别如何作用受教育程度等因素对流动妇女工资收入产生进一步的影响,从而得出提高妇女受教育水平是解决收入性别差异的关键。

【摘 要 题】实证研究

【英文摘要】This essay analyses the principal factors affecting the difference in wage earnings of the floating population in Xiamen City through utilizing the data from a series sample survey and establishing a multivariate regression model. 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 wage earnings of the floating population are related to their gender, educational level, former wage income and length of stay in Xiamen, but unrelated to their age, marital status and length of time working away from home. The essay makes a separate analysis of gender as an important factor affecting the wage earnings of the floating population and explores how gender impacts one#39; s educational level and other factors and how those factors further affect the wage earnings of migrant women, with the conclusion that improvement of women#39; s educational level is the key to resolving gender difference in wage earnings.

【关 键 词】流动妇女/工资收入/性别差异
    migrant women/wage earnings/gender difference

【正 文】
        一、前言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出家门,被大规模地吸纳进蓝领职业以及服务性行业,其中有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农村流动妇女。工业经济时代的农村女性由于参加社会生产活动,从事有偿报酬,在经济上不再像以前一样依赖于男性。通过在家庭以外自己赚钱得到应有的地位为途径,她们获得了一定权力,有助于在家庭里摆脱受压迫的地位。据新近的女性主义分析,这是公共父权制削弱了私人父权制对妇女生活的控制,是工业化的经济动力与现存与家庭和国家中的父权制体系之间的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的结果。
    在现代中国,流动妇女从私人父权制的坚固堡垒——农村家庭中走向国家和经济生活领域的公共父权制,会面临怎样的境地?流动人口中,就业的性别隔离状况如何?莱斯金(Reskin, 1988)认为,不论是妇女在政策上取得了什么样的胜利成果,男性精英都会重塑资源分配的规则,使妇女相对来说总是处于失利的一方。[1] (P325)流动人口的性别收入差异如何?是否如莱斯金所说,整体上流动妇女的工薪工作的收入补偿要少于男性?
    本文主要对厦门市流动人口工资收入影响因素进行多元回归研究。研究的结果显示: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况下,农村流动人口工资差异可以用性别、原工资收入、受教育年数以及目前工作上的年数等因素来解释,年龄、婚姻状况和从事非农工作年数对其工资没有显著影响。分析表明,决定农村流动人口收入的显著因素是性别和原工资收入状况。

        二、样本特征简介

    样本来自近几年在福建省厦门市举行的流动人口系列抽样调查(2002年厦门市流动儿童健康和教育状况抽样调查和2003年厦门市流动人口婚姻家庭状况抽样调查)。前一次调查采取分层随机等距的抽样方法,对被抽取的样本进行问卷调查,有效问卷共940份。后一次流动人口婚姻家庭状况也采取入户问卷调查形式,调查范围包括厦门市私营企业、学校、工地、饭店等各行各业的外来人口,总共有491个样本,有效问卷为487份。厦门市位于福建省东部沿海城市,经济较发达,大体可以反映我国东部沿海城市的流动人口状况。
    本文分析利用的是那些拥有工资收入的人,两次调查中,总共有1130个符合本文研究要求的样本。其中流动妇女有效样本个数为672个,占59.5%;流动男性人口样本个数为458个,占40.5%。表1给出了这些农村流动人口总体样本的基本特征,下面我们逐一分析。
    表1 总体样本特征(1130个样本)        
                最小值  最大值   均值   标准差  方差
现期工资(元)   <500  >3000   500-800  2.25  5.07
年龄(岁)     14    79     30     5.45  29.7
受教育程度    文盲   研究生   初中    0.93  0.86
打工年数(年)   0    26     7.4    4.69  22.02
原工资收入(元)  0    >3000   500-800  1.77  3.13
厦门滞留时间(年) 0    24     5.93    4.3   18.52
 
    1. 流动人口的人口特征
    在这次调查的样本中,他们年龄在14-79岁之间,平均年龄为30岁,男性平均年龄为31岁,女性为30岁。流动人口不论男性还是女性主要年龄段均为20-35岁,分别为各自总人数的77.3%和84.3%。这与全国各地流动人口的年龄段相吻合,如据珠海市、广州市的抽样调查,流动人口也主要为年龄在16-35岁和18-35岁之间的青壮年。(见图1)
   
    性别结构对流动人口的构成有一定的影响。不同行业对性别不同的劳动力要求也有所不同。据广东省公安厅1996年统计,在1101万流动人口中,男女比例分别为569万和532万,男性高于女性,而据1998年上半年的统计,男女分别上升为575.3万和578.5万,女性高于男性,总体上两性差别不大。但实际上有的地方因行业和工种的不同,使用性别不同的劳动力却有着诸多差别。这次调查中,59.5%为女性,40.5%为男性,性别比同广东省及全国大部分流入地区情况相差不大。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谭深认为,从外出类型上看,未婚者与已婚者的差别是很大的:未婚男女的外出基本上属于个人的自主性流动,而一旦结婚成家,男外女内、男主女辅的性别分工就立刻鲜明起来,结婚成家带来的责任感鼓励了男性的外出,但却是女性外出的制约因素。即使夫妻同出,往往是丈夫先出,然后回来接妻子,形成妻子的从属性流动。婚姻状况是否会加剧性别对工资收入的影响,与工资收入存在某种相关性呢?
    2. 流动人口的文化特征
    文化素质、受教育程度是构成流动人口工资收入的重要影响因素。文化层次的高低是衡量不同群体类型流动人口素质的主要标志之一。样本中有研究生学历,也有文盲,主要为小学和初中、高中文化程度,所占比重依次为25%、44.2%和20.4%,而大学以上学历和高中分别占4.2%、6.2%。这说明调查对象绝大部分属于中低层次文化程度。调查中文盲、半文盲人数较少,这也与我国农村的教育普及程度相一致。
    3. 流动人口的工作经验
    样本中流动人口在外打工时间最长为26年,平均在外打工时间7年以上。在厦门滞留时间即表中“厦门年数”有些长达24年,平均滞留时间近6年。流动人口中有个别原工作工资收入(即前期工资)高达4000元。打工时间、厦门滞留时间可以作为反映工作经验的变量,前期工资可以反映出流动人员的工作经验。
    当然,实际生活中影响个人工资高低的因素很多,如行业、劳动熟练程度、职务以及国家随机增资政策等。但由于本次调查农村流动人口多从事建筑业、加工业、环卫一些“脏、重、累”等工资低的行业,因此这里未将工种作为一个独立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
    厦门市近几年的流动人口的月平均工资收入为500-800元,工资最高的为5000元,而最低的才300元,如此之大的收入差距是如何产生的呢?从表1中可看出工资高的人所受的教育年数要远远高于工资低的人,从事工作的年数也长于工资低的人。虽然我国长期实行的男女平等的社会政策,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特别是决策者形成了“社会发展自然带来妇女发展”的思维定势,会不会忽视发展可能带来的扩大差别、剥夺脆弱群体发展机会的负面作用?如果这样,在提高妇女地位的同时将不可避免会形成新的“性别盲点”。那么是否性别会对农村流动人口的工资收入产生影响?影响有多大?在后面的两部分中,我们将通过多元计量分析来具体解释这个问题。

        三、流动人口工资的决定因素

    我们下面建立一个多元回归模型来看看流动人口现期工资收入与年龄、性别、婚姻状况、受教育程度、打工时间、在厦门滞留时间、原工资收入等变量间的关系。回归的因变量是流动人口现期工资;自变量分成人口特征、文化特征和工作经验等三组。人口特征包括年龄、性别(男性=1,女性=0)和婚姻状况(结婚=1,单身=0)。文化特征为受教育程度(文盲、半文盲=0,小学文化程度=1,初中文化程度=2,高中及中专文化程度=3,大学文化程度=4)。工作经验包括在外打工年数、在厦门滞留年数和原工资收入。

   我们共进行了两次回归。第一次是用Backward对全部因变量回归,结果见表2。第二次是对性别、受教育程度、在厦门滞留时间和原工资收入几个显著性因素进行回归,结果见表3。
    表2 流动人口工资收入Backward法多元回归结果        
未标准化的      标准化系数  t  显著性水平
         系数估计值       估计值
模型        参数   标准误   Beta
  常数      0.219   0.344        0.637  0.524
  性别      1.320   0.120   0.288  11.000  0.000
  年龄      0.01   0.012   0.021   0.719  0.472
1  婚姻状况   -0.284   0.215   -0.038  -1.318  0.188
  受教育程度   0.710   0.061   0.293  11.569  0.000
  打工年数   -0.013   0.017   -0.028  -0.787  0.432
  原工资收入   0.319   0.033   0.250   9.786  0.000
  在厦年数    0.089   0.019   0.170   4.813  0.000
  常数      0.394   0.243        1.623  0.105
  性别      1.336   0.118   0.291  11.328  0.000
  婚姻状况   -0.214   0.192   -0.029  -1.114  0.266
2  受教育程度   0.708   0.061   0.292  11.550  0.000
  打工年数   -0.013   0.017   -0.026  -0.747  0.455
  原工资收入   .320   0.033   0.252   9.851  0.000
  在厦年数    0.090   0.018   0.173   4.904  0.000
  常数      0.385   0.242        1.588  0.113
  性别      1.326   0.117   0.289  11.316  0.000
3  婚姻状况   -0.232   0.190   -0.031  -1.218  0.224
  受教育程度   0.710   0.061   0.293  11.581  0.000
  原工资收入   0.317   0.032   0.249   9.855  0.000
  在厦年数    0.081   0.013   0.154   6.078  0.000
  常数      0.170   0.167        1.023  0.306
  性别      1.345   0.116   0.293  11.574  0.000
4  受教育程度   0.721   0.061   0.297  11.898  0.000
  原工资收入   0.317   0.032   0.249   9.878  0.000
  在厦年数    0.077   0.013   0.146   5.964  0.000
 
    表3 对显著性因素的回归结果         
                   未标准化的系数  标准化系数
           估计值      估计值    t   显著性水平
          参数  标准误    Beta
     常数   0.170  0.167         1.023   0.306
     性别   1.345  0.116    0.293   11.574   0.000
模型  受教育程度  0.721  0.061    0.297   11.898   0.000
    原工资收入  0.317  0.032    0.249   9.878   0.000
    在厦年数  0.07667 0.013    0.146   5.964   0.000
 
    在对全部因素的回归中,有几个有意义的结果值得我们注意。首先,受教育程度和工作经验中的“原工资收入、在厦年数”高度显著,说明所受教育程度与工作经验都可以增加流动人口的工资水平。这就说明流动人口虽然大部分从事体力工作或简单脑力工作,但其工作收入仍要求有一定文化水平,与工资收入成正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对流动人口知识水平要求必然还将继续提高。
    其次,从表2中可以看出,在人口特征中,只有“性别”对流动人口的工资会产生影响,而“年龄、婚姻状况”与流动人口的工资的相关关系不强。因此可以认为,虽然随着流动人口的年龄增长,体力会逐渐减退,但工作经验、生活阅历的增长可以弥补其影响。另外人们也许会认为婚姻有助于个人的成长与发展,但模型显示它并不能给流动人口的工资收入带来显著变化。

随机推荐
毛泽东的人口思想与我国五六十年代的计划生育政策反思
国内流动农民研究的理论视角
总和生育率的内在缺陷及其改进
从《算数书》和秦简看上古粮米的比率*
深入学习、转变观念、强化沟通技巧
人口压力与清中叶经济社会的病变
我国的城市贫困层问题
重庆市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与农村城镇化问题研究
马尔萨斯阴影下的人口争论
中国人口问题与社会持续发展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