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论文网作文频道,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最新作文
最新作文
活雷锋作文
活雷锋作文
当老师不容易作文
当老师不容易作文
美丽的龙华公园作文
美丽的龙华公园作文
美丽的梧桐山作文
美丽的梧桐山作文
天鹅湖游玩作文
天鹅湖游玩作文
推荐作文
优秀作文
天上的云儿作文650字
开心的考试作文400字
做快乐的人作文350字
树和蝴蝶作文
风雨之后出彩虹——日记150字
四毛四的话费作文
它们流泪了作文200字
我的初三作文600字
给远方朋友的一封信100字
邻居作文
微青春作文
作者: | 阅读:0 |时间:2016-01-26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题记
  四月快结束时,父亲开始不断回顾自己的青春往事。他并无意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躺在床上叨叨着,微眯起眼,脸上始终带着渴睡的痕迹,似乎在做一场不绝长梦。父亲的口才很好,可是现在,他声音含混,说出的话颠三倒四,让清显听起来很吃力,但她还是听懂了。清显听见父亲说年轻时在山路上背书的日子,骑自行车去县城求学,以及一个个朦胧的清晨,他躺在田垄旁看到朝阳拥抱连绵的青山时,心中升起怎样的豪情。
  清显听着,脑里浮现出父亲年轻时的模样,他穿白衬衫和青长裤,眼里迸发出青春期独有的纯粹光芒。这幅画面太过生动,以至让她感到恍惚,尽管现在的父亲躺在一张靠窗的病床上,窗框上竖着一根根威严的铁栏杆,是为了防止情绪不稳定的病人坠楼。
  “闭上眼就能想到原来读高中的样子……”他说着,稀饭顺着嘴角涎下。“先吃饭,吃完再讲。”母亲柔声,用手绢擦他的脸,父亲还是说得不停。不光父亲,和他同一病房的包工头也在回忆青春,他说着自己年轻时怎样胸揣远大理想来到城市,又是怎样从一个小工人干到今天。说来也怪,曾是大学老师的父亲,此刻倒和那位包工头最有共同语言。他们歪过头远远地谈天,絮絮说着。(中国作文网 wwW.sanwen.com)
  “日子真像流水。”“还真是,我记得昨天还在河里游泳呢。”两个病人眯起眼,直直躺在病床上,窗外云端上翻腾着馥郁春光。
  清显常常陪伴父亲,听他说很久的话,她总隐隐觉得,现在的父亲并不在乎听自己讲话的人是谁,他只是陶醉于诉说的过程罢了。
  有一次,她给父亲背诵刚刚学过的课文,明人张岱《湖心亭看雪》。疙疙瘩瘩背完后,父亲转个身,又断断续续说开了:“高中时,喜欢一个人躺后山坡上读古文。还记得读完《湖心亭看雪》,突然感到背脊阵阵发凉,好像一下子,懂得了张岱的寂寞吧……一个人在湖中间看雪,怎能不寂寞呢?”父亲闭着眼,他的声音轻得像从远处传来,“可是,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怎么会懂呢。现在,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清显迷迷糊糊听着,不能完全理解父亲的话。此时,她正读初二,拥有最丰饶的青春,周身沐浴阳光。清显坐在明亮教室里朗声念书,体育课绕着操场一圈圈奔跑,和朋友坐在香樟树下谈天说地,这些时刻是真实,每一次大笑与烦恼,都是活在青春的证明——可总有些瞬间,譬如,站在走廊上风拂过脸,聊天时的短暂沉默,和朋友的影子躺在落日中……都会让她猝不及防地想起父亲。一面是明朗繁盛的青春,一面是清冷的白色医院,这两者当真存在于同一时空中吗?
  清显原以为青春是充满源源能量的,匍匐于面前的,是海,能让少年变得无所畏惧,但是父亲的病却硬生生在青春的金钟罩上凿开口子。化疗,药物,医疗器械,手术刀碰撞时的声响——这是年轻的清显第一次同死亡面面相觑。青春再光辉,也禁不住死亡气息侵蚀,像夏日突然渗进冬的冷气。她不禁感到自己的微小,与面临不可知未来时,青春的无比微小。她总想问身边的朋友们:你们是否感受到自己,抑或青春的微小呢?不会的,你们没有直面生命的诀别,又怎会知道青春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妄?
  可就算触碰到死亡微凉气息的清显,亦是懵懂的。她始终难以将青春同重病的父亲联系到一起,始终无法明了人间的微小与庞大。她并不能在青春中,独自一人学会接受无常。她所做的,不过是困惑下去,与学会成长。
  清显一天天过着,渐渐,杭城步入梅雨季,空气弥散湿润的腥气。父亲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平躺在床,面带氧气罩,终日沉于一场接一场的梦寐。偶尔,他动动唇,吐出几个破碎的词语,有如梦呓。清显感到一面透明罩从天而降竖在自己同父亲之间,她离他,愈发地遥远。而旁边的包工头病情突然恶化,呕吐不止,大小便也连连失禁,他被送入重症病房后,原先的病房便只剩父亲一人了。清显和母亲便日日留在医院里守护父亲,母女睡在椅子上。
  五月初,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父亲突然醒来了,清显和母亲连忙围到床边。他的精神很好,倘若忽视那一身蓝白病服与过分瘦削的面颊,他仿佛一位气色不错的中年人。父亲的眼里蒙上一层灼灼的光,他靠着床,最后一次向着妻子女儿说起自己的青春:“年轻时吧,半夜里和同学一口气爬到山的最顶上,坐在一片松树林下谈天,大家都在等日出呢。想不清聊了多久,大家都困得想睡觉。就在那时候,太阳却忽地一下,从沉睡的山峦下升起来了。不一会就贴在天上,大放其明呢。”
  借着窗外幽暗的冷光,清显似乎看见父亲苍白面上浮现出晚霞时分浓墨重彩的辉煌,颜色明艳煽情。“怎么说?我原以为青春就像太阳升起的那几分钟,微小短暂,把世界从夜里解救,一点点变得明润。此后的人生,不过是青春延续罢了。但现在,我却觉得人生仓促,青春才是漫长的。”
  满世界的冷雨都向地面倾泻,清显注视父亲,凝视他面上的阴影与煌煌。耳里灌注进雨声,但她却在嘈杂的夜晚,第一次感受到空寂——青春的空寂,与生命的空寂。那一刻,她蓦地想起南怀瑾《佛经》上的四句话:“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不知为何,她脑袋里浮现这样的画面:年轻的父亲身穿白衬衫,独自站在大雨倾盆的夜晚。也是那一刻,清显突然感到刹那便是永恒,微小便是庞大,青春易逝,年轻的灵魂堙没太快,但这一切,永远都是能同命运隅顽抗的力量。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部分内容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 2018479841@qq.com ,我们将及时删除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