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艺术理论 最近更新
浅析“拿来主义”对中国电影发展的必然性
儿童画教学论文:浅论儿童画教学方法
选好对农业节目主持人的几点思考
韩剧热原因分析 韩剧来袭带动行业发展
浅论民间传统艺术之剪纸 民间艺术论文
从美学眼光欣赏《勇敢者的游戏》 电影欣赏论文
论影视作品对于原著的可见与不可见 影视作品是否忠于原著论文
巧用教育类电影广泛性 提高家庭教育有效性 教育类电影论文
环境美学论文:诗集《地球之岛》中的环境美学思想
论中国对联书法章法 对联书法艺术欣赏论文
80、90后审美趣味论文:对身体解放的极致追求
浅析散画艺术欣赏及时代价值 散画欣赏论文
浅论根石艺术欣赏与个人修养
浅谈农村小学音乐课教法研究
论陶瓷审美文化的当代追求
美术课中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
形式美法则在服装设计中的运用
解读平面设计中祥云图形的美感特征
儒家“中和”美学思想在书法中的融合贯通
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困境
论石涛绘画艺术的“我法”创作论

石涛(1642—1707)是近现代著名的绘画大师,他反对以四王作为正统画派的食古不化,提出了“我法”的绘画创作观。在艺术创作上他注重从现实观察中寻找创作灵感,主张伸张情感意蕴与个性精神,其探索具有开风气之先的意义,正是石涛开启了文人画在其发展的后期从传统形态向近代形态转变的历史。


  石涛“十四写兰”很早便走上了绘画艺术之路,青年时代的石涛即提出了“我自用我法”的绘画创作思想。“法”是中国画里面的一个重要的概念,它几乎无处不在,既有各种“描法”(十八描)、皴法、染法、点法又有运腕用笔的“心法”和“破法”。石涛青年时代就提出了“我自用我法”,然后又先后提出了“不立一法,不舍一法”、“无法而法,是为至法”等有关法的论述。石涛的这些关于法的提法,本身就是一个对画“法”理解和深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


  石涛 “我自用我法”的绘画思想基因主要来自于佛门。石涛1662年佛门证道,但他在1657年即提出了“我自用我法”的绘画思想。石涛将学习佛法的心得应用于其绘画上,应该说1657年石涛在提出“我自用我法”的绘画思想时,从一定意义上证明了他对佛学的理解。1662年松江证道后,在宗师的指点下,石涛放眼“八极”,开始新的修持布道的禅僧生涯,此时的石涛在佛门中是有一定地位的。作为临济宗的传人,他开始了布道说法的生活,石涛说法时遍举禅宗典籍为话头,不为公案文字所拘泥,也不为祖师评价所束缚,不崇拜权威,直观宇宙人生,深得临济宗的“真传”,这时的石涛已理解了佛法的真谛,他的“我法”就是要任持自我之性,此时的石涛很以天童道忞之孙、善果月之子的佛门身份而自豪。“我法”即是他的绘画思想学又是他的佛学观点。


  佛门证道使石涛领略了禅宗“不立文字,直指本心”的真正义蕴,也得到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东西“无字之禅”。石涛曾有“头白依然不识字”章,“不识字”、“无字禅”其实就是不以知识的、概念的、逻辑的方法看待这个世界,不以习以为常的标准评价这个世界,不以常规的定法拘束自己的心灵。他认为作画动辄言某某派,某某法的人,就如同佛门讲某某经典,某某言的人一样,是“迷人”,石涛认为,作画需要“无念”,无念的核心,就是念念不住,一念之住,就会为名所系;不执着于相,一相之执,就会为法所拘。


  正如朱良志先生在其《石涛研究》一书中所指出的“平常的认识途径充满了无所不在的法,传统的力量,习惯的态势,知识的沾染,情绪的倾向等等,如同一条条绳索捆缚着人,使人无法达到‘无法’。所以一身禅病冷如冰的石涛将禅宗的悟作为解脱法的束缚而达于无法的根本途径,期于一悟,才是石涛眼花缭乱的画学语汇所要强调的根本内容。他的‘一画之法’、‘至法’等只有在悟中才能实现。” 石涛的“无念”的境界是其佛学认识里面的最高境界,也是其绘画所要表达的理想境界,石涛最后将表达这一理想境界的结合点落实到“一悟”,对他来说自我的个人情感只有在与宇宙山川之精神融合为一时,才能达到他要表达的境界。“我法”在绘画艺术上所要表达的就是一种充满了“我”与宇宙精神(宇宙真理)同在的艺术境界。
石涛的“我法”具有变化的特性。1691年在《画语录》成书之前,石涛在北京曾作有山水册,上有一段很长的题跋,他在这则题跋中说:“我昔日见‘我用我法’四字,心甚喜之。盖为近世画家专一演习古人,论之者亦且曰某笔有某法,某笔不肖可唾矣,此皆能自用法,不已超过寻常辈耶?及今番悟之,却又不然。夫茫茫大盖之中,只有一法,得此一法,则无往而非法,而必拘拘然名之曰我法,又何法耶?总之,意动则情生,情生则力举,力举则发而为制度文章,其实不过本来之一悟,遂能变化无穷,规模不一。今我写此数幅,并不求古人,并不定用我法,皆是动乎意,生乎情,举乎力,发乎文章以成变化规模。噫嘻,后之论者,指为吾法可也,指示为古人之法可也,即指为天下之法亦无不可。” 在这段话中,石涛一口气用了“一法”、“我法”、“古法”、“天下人之法”四个概念,他认为“我法”、“古法”、“天下人之法”都是法相的一种,今天的“我法”一旦成法就为“古法”,就是“天下人之法”,就具有历史性了,艺术生产的本质在于独创,它排斥模拟,鄙视雷同,真正的艺术创作总是在不断的超越之中,“法”有不断变化不断超越的特性。


  石涛认为画法之所以能变化无穷,其根源就在于画法本自宇宙中来,宇宙万物的运动变化是画法变化的根本。他不反对学习研究前人画法,但认为研究目的是借以认识艺术之把握世界的手段,而不是照搬古人,不是用以束缚思想,这样才能‘借古开今’,因此,他强调“我自用我法”,就是强调“法”之变化的特性,而这种特性来自于他对宇宙运动变化的认识。


  石涛把宇宙自然本身看作一切画法的根源,他认为宇宙的运动变化充满了一种神秘不知的灵性,而这种灵性在自然山川中体现出来,同样也在“我”身上体现出来,这就使得“我”与自然山川有着某种可以沟通的语言,要用“我”之灵心去体悟山川并代山川而言,艺术家只有将山川自然而不是固有的各种画法看成是具有生命力的博大载体,才能获得创造的动力和源泉,所以石涛说“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正是在这种艺术创造力的体悟中石涛体会到了他所要追求的自由自在、非梦非醒的艺术境界。  

  注释:
  ① 朱良志.石涛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97页.
  ② 石涛画集[Z].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0.41页.

随机推荐
创建话剧演剧的“中国学派”——论1950至60年代的“话剧民族化”探索
历史观:中国文学批评的重要视角与方法
论旅游纪念品包装设计的构思创意与表现
浅析高职院校舞蹈教育
浅析我国传统室内设计的意象之美
包豪斯的发展对现代设计的影响
谈室内生态设计
艺术试论详细内容
谈节拍节奏感的训练
中国传统文化在室内设计中的运用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