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艺术理论 最近更新
浅析“拿来主义”对中国电影发展的必然性
儿童画教学论文:浅论儿童画教学方法
选好对农业节目主持人的几点思考
韩剧热原因分析 韩剧来袭带动行业发展
浅论民间传统艺术之剪纸 民间艺术论文
从美学眼光欣赏《勇敢者的游戏》 电影欣赏论文
论影视作品对于原著的可见与不可见 影视作品是否忠于原著论文
巧用教育类电影广泛性 提高家庭教育有效性 教育类电影论文
环境美学论文:诗集《地球之岛》中的环境美学思想
论中国对联书法章法 对联书法艺术欣赏论文
80、90后审美趣味论文:对身体解放的极致追求
浅析散画艺术欣赏及时代价值 散画欣赏论文
浅论根石艺术欣赏与个人修养
浅谈农村小学音乐课教法研究
论陶瓷审美文化的当代追求
美术课中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
形式美法则在服装设计中的运用
解读平面设计中祥云图形的美感特征
儒家“中和”美学思想在书法中的融合贯通
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困境
论古典诗的艺术视觉效果

周末到旧金山的法国荣军艺术馆看艺术展览,走廊上有一个叫“消失的艺 术”的小展览。意想不到,这个“消失的艺术”竟然是古罗马的誊写艺术。展 览中展出和专门讨论了古罗马的誊写艺术的有关知识、工具、字体、作品和风 格,等等,令我大开眼界。

  在中国艺术史上,誊写艺术好象从来没有被先贤们讨论过,书法艺术倒是 被置于很高的位置。一部书的出版,其内容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次要 的,不入大雅之堂的。一般的艺术讨论都忽视那些较不显眼的艺术形式,装帧 艺术也不被看上眼,遑论誊写艺术了。反观西方艺术界连誊写的工具、字体形 态和颜色都讨论到。使我想起近几年注意到的一项中国文字的艺术。

  这些年来,在读和写的过程中,我发现古典诗作为一项艺术,读者除了通 过诵唱获得快感,通过阅读获得快感,也可以通过视觉效果获得快感。

  我发现,古人很多好诗好句,所呈现出来的其实是一种视觉美。有些诗句 意思并不完整,造句并不严谨,音律也并不整齐,但是我们看上去就觉得那是 好诗好句。许多古代诗人的个人风格,诸如雄浑拔峭清朗洒脱沉郁婉约,也是 通过视觉效果体现出来的。也就是说,通过文字的形象体现个人的诗风。很多 时候我们说一首诗有汉晋风格,有唐宋气象,有江西派韵味,都不是读完了诗 才说的,而是第一眼看上去就有了这样的感觉,然后再通过阅读来证实我们的 感觉。更有甚者,往往我们通过第一视觉来对一首诗作初步的评估。这个第一 视觉很大程度地影响了我们对一首诗的阅读意愿,是否愿意读下去,是不是自 己所喜爱的那个风格。

  通过诵唱获得快感,是语言的韵律和节奏感使然;通过阅读获得快感,是 文学和学问使然。而通过视觉效果获得快感,则完全是文字形象和感官直觉使 然。如同欣赏一幅国画,虽然我们并不都懂它的笔法技法,也不都明白它的内 涵,我们还是很欣赏,因为它好看,悦目。我想说的是,古典诗有与国画相似 的艺术的本质。也就是说,古典诗不仅是语言艺术,而且是某种意义上的象形 艺术。

  古典诗的视觉效果指的是,通过文字形象的排列而得出的观赏效果。这种 文字形象不同于我们常说的思维形象。思维形象是事物具象在心灵中的反映, 它们组成诗中的意境。文字形象则简单得多,它指的是字型和笔划。为什么古 代诗人喜欢用“一”字?两个字同一个意思,对韵律也没有影响的情况下,为 什么不用这个,而用那个?这就形成了文字形象的有机排列。这个有机排列, 不仅能影响诗句的视觉焦点和视觉效果,还能表现出诗的气象和个人风格。

  举一个自己实践的例子,《重读散原诗》首句最初是“坐屏一开卷”,后 改“坐隅一开卷”,最后才改定“危坐一开卷”。坦白的说,“坐屏”或“坐 隅”更符合现实,而“危坐”稍嫌夸张了,但是看着悦目。自然,有人会不同 意我用“危坐”,而用其它别的什么坐。这样对文字形象的选取,就形成了个 人的风格。

  艺术通过视觉效果最容易最直接进入读者的心灵。古典诗作为一项艺术, 也可以写得让读者看着舒服,能通过文字形象直接获得第一视觉的享受,读者 才能放开眼帘,让诗进入其心灵,用心灵去感受。无疑的,诗可以用学问去读 ,但不是必须的。通过用学问去读,通过训诂诠释而获得的感受,常常是扭曲 了的感受。

  古典诗有许多艺术的因素,如主题章法韵律语言等等。并不是说,只要考 虑视觉效果,其它古典诗的因素都可以抛弃了;而是说,作为古典诗的作者, 我们可以多一点“艺术”--视觉效果。我们可以在古典诗的诸多因素中多加 一个因素,考虑文字的形象,以及如何将这些文字形象有机地排列成一个诗的 整体形象。简单地说,就是考虑一个字放在一个特定的位置是否悦目,它是向 左靠还是向右拢,是向上窜还是向下沉,而两个字或者一行字排列在一起是否 相衬,笔划的重度是否平衡,太重了,或者太轻了。

  与韵律相比较,读者会怀疑视觉效果与诗的关系,说那是诗以外的什么东 东,与诗无关。事实上,在南北朝以前,古典诗并没有考虑韵律这个因素。并 不是说,晋汉朝诗就没有韵律这回事,它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没有被总结没有 被考虑罢了。视觉效果也是一样,是客观存在的,你排除它,它就与诗无关; 你吸纳它,着眼着力于它,它就与诗有关了。

  无疑的,一首诗是横排直排简体繁体对视觉效果是有很大干系的,对诗的 第一感觉有很大的影响。书法对诗阅读的影响更巨大,下面会谈到。这可以用 网上一时流行繁体作为例子说明问题。我相信,人们喜欢繁体是因为它有一种 简体所没有或不能表现的视觉魅力(不排除有人因为政治原因而摒弃简体)。 假如我喜欢繁体直排,我完全有可能有不同的写法。当古典诗的作者和读者选 定一种他们喜欢的字体和排列,这个视觉效果就能够产生效力。当把一首古典 诗由横排改成直排,或者由简体改成繁体,或者恰恰相反,对诗的第一感觉是 会改变的,减弱或增强,视乎读者而定。如果读者习惯于阅读简体横排的文字 ,他们看着繁体直排就不舒服,还没有读诗,心里已然产生一种恶感,诗显然 无法进入其心灵。在非要读诗不可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读的,最后还是能理解 的,诗还是能够进入心灵的;可是,却少了一份享受的感觉。

  诗是让人喜欢读而读的,不是压迫人去读的。读诗是一种享受,而不是一 种责任和义务,除非是有关方面的学者。

  我写过一首《题竹斋集》,“绿了一山又一山,山山半在古藤间。只消几 点梅花色,长使东风不得闲。”诗中的“几点”二字很能给出几点的意象,点 字下面的四点很特出,而“几”字则简单到可以忽略,这样,读者就能把眼光 放在梅花上,而不失点的意象。在这首诗里,梅花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字眼 。如果在这一句中,有什么把梅花的焦点抢了,使它的意象薄弱了,不能不说 作者是有些失败。但如果是用繁体,“几点”二字不仅没有给出几点的意象, 反而成了一大堆,形成很重的焦点,把读者的眼光都抢过去了,梅花反而成了 陪衬。我是决不会这样用的。我会把“几点”换成“三五”,“只消三五梅花 色”却又看不到点了,于是我会把点移到后面,“只消三五梅花点”。这样是 失色了,但还不至于失真太多。所以,用简体和用繁体,写法是不一样的。

随机推荐
对于文艺研究中“主客二分”思维模式的批判性考察
试述钢琴演奏者易患的职业病
《诗经》与《伊里亚特》战争审美倾向之比较
西方后现代文艺理论的基本概念
浅谈宗教艺术
理想与人道的二律背反——解读话剧《切·格瓦拉》
文学会消亡吗?
论母语环境对音乐教育的影响
数字化技术——艺术设计教育的助推器
优化职中音乐欣赏课之我见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