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外国语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世界名著《飘》女主角斯佳丽的爱情

摘要:斯嘉丽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才最终发现了自己的真爱,但这最后的爱的顿悟为时已晚,当阿希利这位青葱岁月所幻想的完美情人黯然退场时,瑞德已经被对斯嘉丽炙热的爱火所灼烧而最终选择离开斯嘉丽和塔拉。在许多女性主义者看来,“瑞德最后的离开,只是懦弱和草率的表现”,[6]而斯佳丽则会像涅磐的凤凰一样,以锲而不舍、执着追求的精神再次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
  
关键词:《飘》,斯佳丽,爱的顿悟  
 
    《飘》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创作的一部浪漫主义小说,小说自诞生以来,其中男女主角经典的爱情故事,以及对于美国内战时期全景式的生动描述,就打动了数以万计的读者。在第十二届奥斯卡金像奖的评比中由此改编的电影《乱世佳人》获得八项奖项。
    《飘》主要讲述了一位美国南部佐治亚州庄园主的女儿在内战前后十多年间人生的经历,小说以主人公十二年间的感情上的坎坷历程为主线,女主人公斯嘉丽共经历了三次婚姻,在与阿希利、查尔斯、弗兰克及瑞德这几位性格迥异的男性的感情纠葛中,逐渐发现了真实的自我,并成长为一个乐观、坚强、自信的成熟女性。其中斯嘉丽和阿希利及瑞德的爱情纠葛尤为精彩,“斯嘉丽的感情不断游移在瑞德和阿希利之间,而阿希利则是在梅兰妮与斯嘉丽之间迟疑不定”。[1]这四个人奇怪的感情怪圈,最终随着小说尾声中梅兰妮的死亡而了结,斯嘉丽在她最好的朋友的离开的刺痛下,幡然醒悟瑞德才是她的真爱,但这爱的顿悟已经为时已晚了。
    一、斯嘉丽的性格
    在《飘》开卷第一章作者这样描述了斯嘉丽的容貌:“她脸上混杂着两种特征,一种是她母亲的娇柔,一种是她父亲的粗犷,前者属于法兰西血统的海滨贵族,后者来自浮华的爱尔兰人,这两种特征显得太不调和了。”[2]斯嘉丽的魅力正在于这种“不调和”,母亲的高雅气质和谆谆训诫赋予了她美丽的外表和高雅的举止,但是父亲来自爱尔兰新移民式的狂野和不羁的个性又给她的身上添加了不安于世事的性格。“无论她散开的长裙显得多么朴实,发髻梳在后面的发型显得多么端庄,那双交叠在膝头的白生生的小手显得多么文静,她的本来面目终归是掩藏不住的。斯嘉丽的一双绿色的眼睛总是那么地骚动,任性”。[3]斯嘉丽的一生也体现这种驯服同时又不羁的特点,她不屑于欧洲贵族的传统价值观,敢于挑战权威,这种超群于那个时代的行为使斯嘉丽一度遭到了社会和家族的不满甚至鄙视。
    二、阿希利的爱
    “当时她才十四岁,那一天她站在塔拉农场走廊上,看见阿希利骑在马上微笑着缓缓而来,他的头发在早晨的阳光下银光闪闪,那时这种感情便突然袭上心头,使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4]阿希利在斯嘉丽心里是纯真的青春岁月的象征,从懵懂的少女时代苏醒过来时,第一眼惊鸿一瞥便是阿希利。斯嘉丽世俗、浮躁、轻佻,阿希利纯真、稳重、才华横溢。在斯嘉丽的眼中,阿希利是对她自身不足和缺失的弥补,是她理想中完美自我的化身。斯嘉丽不断追寻阿希利的爱的过程,也是她对自我认识和发现的过程。从对阿希利的崇拜、狂热到平静,直至最后爱情幻灭的心理历程中,斯嘉丽由十四岁的少女成长为二十八岁的成熟女性。在这一漫长的时间跨度中,斯嘉丽的全部人生梦想是得到阿希利的爱情和对奢华的物质世界的无限渴求,这两种欲念像梦魇一样追随着斯嘉丽的前半生,让她的人生轨迹在开篇已经彰显。对梅兰妮的嫉妒与敌意,对瑞德感情的摇摆不定与抗拒,对两任丈夫的无情利用,是时势而定,但本质上则是被欲望驱使下的必然行为。许多读者把斯嘉丽解读为聪明绝顶、个性张扬跋扈的女性形象,其实斯嘉丽的内心世界一直是处于矛盾斗争中的,斯嘉丽向往阿希利所代表的纯真与自然,正如她对塔拉土地的不离不弃的执着一样。在战争未到来前,斯嘉丽所处的旧南方原本纯真、和谐,家园恬静、安宁,这一时期的斯嘉丽对未来爱人的理想,应该如骑士般的高贵、正直。斯嘉丽身上流淌着爱尔兰父亲的血液,它具有早期欧洲开拓者来到新大陆的坚强与勇敢,但是对艺术和人文气质又匮乏不足,而阿希利儒雅的风范和才情像磁石一般吸引了斯嘉丽。阿希利具有南方贵族所传承下来的骑士风度,对待女性体贴入微、细致温情,对待朋友忠诚豁达,对待下层的普通劳动者具有天生的悲悯。在斯嘉丽的眼中他是一切美好品质的象征,这样一个年轻俊美,内心纯净如水,情感上又敏感浪漫的年轻男性,正是斯嘉丽在青春萌动时期所憧憬的完美爱人。斯嘉丽从少女到青年时代,一直把阿希利作为自己理想的对象,无论在战后和贫穷饥饿的斗争中,还是在经营锯木厂所遭受的压力与偏见中,阿希利都是斯嘉丽在困苦境遇中的动力和精神上的支撑,让她坚硬的心被爱情的涌动而融化。

随机推荐
俄语动词前缀的构词语义研究
Текстлекцийпопредмету«управленияперсоналом»(D
论马莉散文的艺术特色
从《鹰之葬列》分析玛莎.格莱姆个性表达的艺术
China’s utilization of foreign capital
俄汉语篇名词回指对比
论《十日谈》的思想艺术价值及其局限
世界名著《飘》女主角斯佳丽的爱情
奥斯汀小说《爱玛》中的人物分析
谈《简•爱》的时代意义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