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当代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红楼梦》中晴雯与小红形象比较研究

  摘 要:晴雯与小红,是或曾经是怡红院的丫头,在出身、才能、性格、情感与命运诸方面具 有鲜明的可比性。一个是无家孤女,刚烈率真,疾恶如仇,向往平等,从不献媚于主子,到 死都没有改变问罪于天的姿态;一个是家生女儿,世故圆滑,努力钻营,抓住每一次能向主 子献殷勤的机会向上爬,以实现自己的梦想,最后得到较好的归宿。她俩不同的人生轨迹, 可以给予读者有益的启示。

  关 键 词:红楼梦;晴雯;小红;贾宝玉;贾芸

  Abstract: In the Chinese classical novel A Dream of Red Missions Qingwen and Xiaohongwereboth the maidservants of a young feudal noble Jia Baoyu. The distinction betwee n them in birth, ability, character, emotion and destiny is so clear and strikin g. The former was an orphan who was upright, outspoken, hated evil like an enemyand longed for individual equality, and especially never trig to ingratiate her self with her master, then died tragically. The latter was an old servant#39;s daug hter who was worldly-wise and stepped up her efforts to seize all possible oppo rtunities to make her master pleasing so as to realize her dream[CD2]a comparati vel y well-being life. Their different whole life paths give us an illuminating les son.

  Key words:A Dream of Red Mansions; Qingwen; Xiaohong; Jia Baoyu; Jia Yun
  
  《红楼梦》中人物形象的塑造手法多种多样,运用娴熟,达到了古典小说的高峰。其中对比 手法,就是运用得很成功的一种,然少见将晴雯、小红这两个丫头放在一处,进行比较分析 。也许,她们除了同为怡红院的丫头,仅在第27回有过一次碰撞外,就再无瓜葛了。其实, 她俩虽同为怡红院的丫头,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出身、才能、性格、情感方式与人生命运。
  
  一、 无家孤女与家生女儿
  
  关于晴雯名字的取义,有人以为“情文相生”(二知道人《红楼梦说梦》,诸联《红楼评梦 》);有人认为“晴雯者,光明磊落之象也”(解[FK(W][TP16pz1,+3.5mm。3.8mm,Z][FK)] 居 士《石头臆说》);也有人说: “晴雯,是一朵构成美丽花纹的明朗的云,对于习惯于黑暗的眼睛,虽然未免刺目,却也会引起 对一片晴空的向往”[1]。多么美好的名字,声韵圆润动听,语义清新高洁。
  小红,本名林红玉,24回介绍她时特别写道:“因‘玉’字犯了黛玉、宝玉的名,便单唤他做 小红”。与林黛玉仅一字之差,红、黛均为颜色。庚辰本夹批“‘红’字切绛珠,‘玉’字则 直通矣”,道出了小红与黛玉之间的联系。大观园中名字带“玉”的共有四人,除小红外,还 有宝玉、黛玉、妙玉。此三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似乎预示着小红也必将是一个重要的人 物。显然,作者安排这样的名字是有深意的。玉,色泽晶莹、质地坚硬,某种程度上暗示了 人物美好的品格。所以,居心刻薄的王熙凤在听到红玉的名字后很反感:“讨人嫌的很!得 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27回)。
  晴雯是一个无家世可考的孤儿,只有一个姑舅哥哥多浑虫,后来成为贾府中糟糕的厨子,表 嫂多姑娘更是不堪一提。晴雯从小卖身为奴,家乡父母在记忆中早已音容渺茫了,这一点颇 似香菱。十岁那年,被大管家赖大买了做丫头,所以成了“奴才的奴才”。又因赖嬷嬷常带 她到贾府去,“贾母见他生得伶俐标致,十分喜欢。故此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使唤”(77回 ),于是升格为“主子的奴才”了。后来,贾母像对袭人那样,因为赏识她,把她赏给了宝 玉。从10岁走进贾府,到16岁被王夫人撵出大观园,短短几年的时间,晴雯就走到了生命的 尽头。
  和晴雯相比,小红的出身似乎幸运些。她家是“荣国府中世代的旧仆,她父亲现在收管各处 房田事务”;她母亲林之孝家的是荣府当家少奶奶王熙凤的干女儿,荣国府里有头有脸的管 家。世代旧仆的出身,养成了小红的奴性;大管家的家庭,使她不甘心居于怡红院低等丫头 的地位,随时觊觎着向上攀的机会。
  因为小红“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衣食无忧的生活使她在思想感 情上与主子有着天然的联系;同时,她从出生就被统治者无形的魔掌压迫着,自然存有反抗 的心理。《大清律例》规定:“凡民人家生奴仆,印契所买奴仆……及投靠养育年久,或婢 女招配生有子息者,俱系家奴,世世子孙,永远服役”,且“婚配俱由家主”。于是,她“ 年方十六岁,因分人在大观园的时节,把他便分在怡红院中,倒也清幽雅静。不想后来命人 进来居住,偏生这一所儿又被宝玉占了”,因而成了宝玉房中的小丫头。
  虽然同是宝玉的丫头,晴雯是老太太给的,自然是宝玉 房中的大丫头,地位与袭人相当;而小红只能算个三等粗使丫头,只能在园中干些粗活,不 能进宝玉的房子,所以宝玉还不知是他屋里的。碰巧赶上给宝玉倒了茶,却受到秋纹等贴身 丫头的一场恶骂:“没脸面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催水去,你说有事,倒叫我们去,你可抢 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吗?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么?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 茶递水不配”。不配递茶递水,配什么?配洒扫房屋、浇花喂鸟、来往使役,不但主子可以 支使,丫头也可以支使,譬如袭人要她到黛玉处借喷壶,绮霞要她描花样。
  
  二、 风流灵巧与俏丽干净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看到的《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居首页。册页后的几行字迹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 公子空牵念。”短短的几句话,不仅预示了她将来的遭遇,而且反映了作者对于晴雯之死的 无限怜惜和悲悼之情。
  晴雯是大观园女奴中最美丽的姑娘,被作者赞喻为“霁月”、“彩云”。然而写晴雯之容貌 ,作者用虚而不用实,或借他人之口转述,或以其他人物映衬。搜检大观园之前,王善保家 的向王夫人告黑状,说晴雯“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 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就连嫌恶她的王夫人,也不得不承认 她是“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凤姐附和道:“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 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74回)。
  晴雯有着超众的才能和伶俐的心性,这在红楼丫头中也是无人能及的。贾母都惦记她,“这 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78回),所以颇具慧眼地早早地把她派给了爱孙宝 玉。“夜补孔雀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全国首善之区的京城,竟然都因为对这西洋 奇货不识名色,没有一家织补缝绣店敢接这能挣大钱的活计。情急之下,抱病的晴雯艺高胆 大,自告奋勇,挑灯夜战,全豹如新。只可惜,“卿卿遗恨是聪明,未补得情天一缝”(徐 枕亚《红楼梦余词》)。还如73回中,她替宝玉出主意,“装病”躲过被逼读书、完不成功 课的难关。但凡诸事有遗漏,都是她最警醒,及时提示。正如宝玉在《芙蓉诔》中哀挽的: “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体,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月不足喻其精; 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可叹的是,她“红颜绝世,易启青蝇”,“有过人之节而不 能以自藏,此自祸之媒也”(涂瀛《红楼梦论赞》)。
  小红也是“生的倒甚齐整,两只眼儿水水灵灵的”,是个相貌中等偏上的普通丫头。贾芸眼 中,小红“生的倒也细巧干净”,“说话简便俏丽”(24回);宝玉看小红“是一头黑[FK(W][TP16pz2,+3.7mm。7.4mm,Z][FK)]的头发,挽着个鬏,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24回);王熙凤见小红“生的干 净俏丽,说话知趣”(27回)。总之,小红给人的印象离不开一个“俏”字。这个字不仅仅是 指她的外貌,更主要的是形容她灵敏的反应和口才。
  27回,王熙凤想找个丫鬟传话,远远地在山坡上招手,小红忙丢下众人就跑过来了。当王熙 凤派差还有一些疑虑时,她马上说:“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的不齐全,误 了奶奶的事,凭奶奶责罚就是了”。可见,“红玉亦十分自负,不怕你有事,只怕你不用” (冯其庸《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她不仅积极承应下来,还立下军令状,以表达自己 做事的忠诚可靠,真使人觉得她在怡红院是被埋没了,今天遇见凤姐,如同重见天日。这番 有条有理、爽快利落的回答,自然让行事爽利强劲的凤姐感到满意和愉悦,信任和喜欢了她 ,获得对她后来产生重要影响的差事。脂批曰:“操必胜之权,红儿机括志量,自知能应阿 凤使令意。”
  不可否认,小红的办事能力确实很强,凭着爽利口齿,漂亮地完成了凤姐交代的事。尤其是 那一大堆比绕口令还绕的四五门子的话,她说得那样周全、利索,连李纨都听不懂,以至于 一向挑剔的王熙凤都夸赞说:“好孩子,难为你说的齐全”。当王熙凤问她愿不愿跟自己时 ,她回答得也十分老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眉眼高低 ,出入上下,大小的事儿也得见识见识”。这话既不显得猴急,又准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还顺带恭维了王熙凤。对此,王蒙先生赞曰:“答得得体。本来,小红是无权讲愿不愿意的 ,她只能服从主子,怎可有自己的意志”(王蒙评点《红楼梦》)。小红有幸从此摆脱了被 人重重欺压的困境,真乃“好趁东风抬举力,从今调弄上高枝”(王墀《增刻红楼梦图咏》 )。
  
  三、 率真高傲与世故钻营
  
  在封建礼教的重重桎梏下,身为最底层的丫头,是没有任何人格和尊严可言的,可晴雯有着 与贵族小姐一样不容侵犯的人格尊严。“晴雯性格的特质,是那种独来独往、嫉恶如仇、敢 爱敢恨、敢笑敢骂的青春活力,和那种反抗权威、轻视等级的平等自由的精神。”[2] 20所以,她不愿服侍宝玉洗澡,更看不惯别人的鬼鬼祟祟,对袭人、秋纹的邀宠媚上十分地 鄙 视。晴雯时常刻薄袭人,不是羡慕她身为宝玉的准侍妾,而是她那副伪善的奴性。秋纹代宝玉 送花,得到老太太几百钱,又在王夫人那里得了两件衣服,于是洋洋得意起来。晴雯不屑地 说:“一样这屋子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给我,我宁可不要, 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37回)。这番话虽是有意说与袭人听的,但其矛头无疑 是指向王夫人的,无异于大逆犯上。这样的心气和胆量,是大观园内外众丫头中绝无仅有的 。但她以这样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去争取人格的自由和平等,其结果是可以预料的。
  晴雯更是看不惯小红的“攀高枝”。在小红为凤姐取荷包回来的路上,晴雯一见她便指责: “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接着又冷 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 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 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在此,姚燮评曰:“晴雯冷笑小 红,名儿姓儿,知也罢,不知也罢,能爬上高枝,即可不放人在眼里。此晴雯犹未省人事, 特为之进一解”。李纨介绍红玉为林之孝的女儿时,甲戌本有旁批:“管家之女,而晴卿辈 挤之,招祸之媒也”。 此乃以常理度之,在前80回看不出小红向母亲告状或她母亲有何作 威作福之事。
  晴雯反对别人的奴性,更反对别人奴视自己,以一颗不甘为奴的心,与生存的恶劣环境进行 不屈斗争。从晴雯的一贯表现,我们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向主子邀誉取宠的举动。王夫人直 到“抄检大观园”以前,对晴雯的名字和本人还对不上号,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她要的只是 自己活得自在快活,敢爱敢恨,爱憎分明。如果说“撕扇子”之初,晴雯伶牙俐齿,步步紧 逼,含沙射影,把个宝二爷“气得黄了脸”,把袭人“羞得脸紫胀起来”,存着赌气的心理, 那接下来的撕扇,则表现出更多的任性出气的成分。而当麝月的扇子也被抢来递与晴雯撕 了之后,他们在笑声中和解,成为心灵上的知己。可见,晴雯不像袭人那样精心控制宝玉, 又不屑于像小红那样奔竞钻营,“晴雯的个性觉醒和反抗意识是一种勇敢的、本能的精神诉 求,不只有着难能可贵的悲壮,甚至颇具超越封建时代的色彩”[3]。
  晴雯不仅不向统治者献媚取宠,且随时把胸中的不平向外爆发,锋芒直指统治者,显示出“ 爆炭”(平儿语)一样的刚烈性子。这不仅为统治者所不容,就连贾府的狗腿奴才们也恨之 入骨。抄检大观园时,袭人等听天由命“任其搜检一番”,唯独晴雯感到屈辱,不甘任人摆 布,怒火冲天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她还当着众人的面,指 着狗仗人势、作威作福的王善保家的痛骂一顿。这个鹰犬就在王夫人面前栽陷,更使王夫人 觉得:“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于是晴雯被撵出大观园,也就 在所难免了。
  面临被撵,晴雯一句话没说,一滴眼泪没掉,更不必说像先前金钏被撵、司棋被逐那样哀哀 欲绝地乞求了!因为她早看透了主子们的虚伪和刻薄寡恩,看穿了奴才的卑鄙和落井下石。 晴雯在生死面前毫不讨饶,最后以生命捍卫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在此王伯沆赞曰:“晴雯一 无求情语,自是铮铮有人”(《王伯沆红楼梦批语汇录》)。
  与晴雯不同,小红追求的是非常现实的东西。她精通人情世故,有着清醒头脑和自主意识, 一旦发现自己在怡红院没有竞争的实力后,便急流勇退,去寻求别的出路。所谓“良禽择木 而栖”,小红“心内便想向上高攀”有其合情合理的成分。“小红能懂得那层层制约的奴仆 制度,若只凭安分与勤劳,会永远被踏在脚下;因此凭藉自己的一点才能,作为钻营的武器 ,求得了进身。”[2]90与袭人靠打小报告取得主子信任不同,小红能被王熙凤看中, 是凭着她的聪明伶俐,可以称得上是个光明磊落的奋斗者。
  虽只是个三等丫环,小红却深悉贾府复杂的环境和人际关系,心思细密,办事老练。26回, 小红得知宝玉要叫贾芸来,便故意用反语套问李嬷嬷:“你老人家当真的就依了他去叫了” 。接着说的又是违心之言:“那一个要是知好歹,就不进来才是。”可见其心思之诡秘。在 此有脂评分析其心态:“总是私心语,要直问又不敢,只用这等语漫漫套出,有神理。”于 是精心算计如何碰面,“这里红玉刚走至蜂腰门前,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脂批曰 :“妙,不说小红不走,亦不说走,只说#39;刚走至#39;三字,可知小红有私心矣。若说出必定不 走必定走,则文字死板,亦且棱角过露,非写女儿之笔也。”27回,她和坠儿在滴翠亭谈隐 秘心事时想到打开窗隔子,防止有人来,亦足见其为人处事之机警。 

随机推荐
在矛盾中完善自身
浅谈科技隐喻的特征
现代文学论文文学史是什么史
论中西文论融合的四种基本模式
浅谈民国与现代文学论文
对民族与时代的超越--鲁迅与普希金之比较分析
浅谈现代文学诞生期文学革命论文
从互文性理论重新解读《宋诗选注》
图形—背景理论对《春江花月夜》的认知解读
修辞之魅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