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当代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激越的浪漫 凄美的感伤
  [摘 要]汤显祖的《牡丹亭》和洪昇的《长生殿》都歌颂了“情至”理想,然而由于时代和作家个人等方面因素,二者在“情至”、“情始”、“情追”、“情圆”等具体表现方面有着诸多不同。《牡丹亭》欢快激扬地唱响热烈与浪漫,《长生殿》则凄美婉转地吟出悲郁和感伤;前者是万物欣欣的阳天春日,后者是西风残照的落日余霞——绚丽至极却又透出几分萧瑟悲凉。
 
  [关键词]汤显祖;洪昇;《牡丹亭》;《长生殿》;“情至”理想
  
  16世纪末叶,汤显祖的《牡丹亭》横空出世,发出了对“情至”理想的深情呼唤:
  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一个世纪以后,清代戏剧家洪昇的《长生殿》,再次高高举起汤显祖的“情至”旗帜:
  [满江红]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与死。笑人间儿女怅缘悭,无情耳。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于孝,总由情至。先圣不曾删郑、卫,吾侪取义翻宫、徵。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
  洪昇是《牡丹亭》的推崇者,他称赞《牡丹亭》“搜抉灵根,掀翻情窟”、“肯綮在死生之际”。在获悉有人称《长生殿》“乃一部闹热《牡丹亭》”后,他欣欣然“以为知言”。在洪昇眼里,爱情如白日不朽似青史长存,可以感动金石可以超越生死。这样的“情至”理想与汤显祖在《牡丹亭》里颂扬的“生生死死为情多”的生死离合之情何其相似!然而同样歌颂“情至”,《牡丹亭》和《长生殿》无论是在文化内涵上或是在审美色调上都有极大的不同。
  
  一、情至:反理与融理
  
  “情”是《牡丹亭》的根本,但汤显祖并没有囿于男女爱情,而是将“情”作为反“理”的武器:“第云理之所必无,安知情之所必有。”这里的“理”,既指生活常理,更指压抑人性的理学。晚明时期,资本主义萌芽在东南一带刚露头角,就已对意识形态领域造成了巨大冲击;王阳明心学的流行,更助长了异端思想的传播。以抑制人性、否定情欲为主要特征的传统道德,失去了往日的绝对权威和号召力,被长期压抑的人情、人性从礼教的堤防中溃决而出,情欲得到肯定甚至纵容。汤显祖站在时代前列,其《牡丹亭》以对“情至”理想的热情歌颂呼唤一个个性解放时代的到来。 《长生殿》继承了《牡丹亭》的“情至”理想,但又作了不同的诠释。如果说汤显祖通过《牡丹亭》达到以“情”反“理”的目的,洪昇则借用《长生殿》阐明以“情”融“理”的愿望。洪昇所生活的清初,儒家思想再次被确定为帝国的指导思想,复古主义和禁欲主义盛极一时,明末那种风起云涌的个性解放思潮逐渐向理的文化复归。《长生殿》所写的帝妃之情,符合当时的道德观念,和《牡丹亭》宣扬的反理之情,在性质上有很大的不同。因此,《长生殿》既歌颂了“生生死死为情多”的爱情,但又将情欲伦理化,在满足民众对情感和艺术的审美需求的同时,又自觉遵守统治者设定的道德规范。虽然他对“情至”理想的热烈颂扬,也否定了“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教条。这种中庸平和的以“情”融“理”,在某种程度上与《诗经》“温柔敦厚”的美刺怨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与《牡丹亭》纯粹写“情”不同,《长生殿》在写“情”的同时,又用了相当重的笔墨(几乎与爱情部分并重)描写了社会政治背景。在《长生殿》里,政治和爱情两条线索交错展开,既寄寓了“乐极哀来,垂戒来世”的政治教训,又描写爱情在动乱年代的残破与苦痛,从而流露出对爱情、对社会乃至对人生的空幻与悲凉之感。
  从《牡丹亭》到《长生殿》,“情至”理想以一脉双流的形式汩汩流淌,前者波涛汹涌如怒,后者涟漪微波荡漾。这种不同在两位女主人公的情路历程上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
  
  二、情始:热烈与温雅
  
  杜丽娘出生于太守之家,自幼被要求恪守封建社会为女子制定的所有行为规范,为了女儿“他日到人家,知书知礼,父母光辉”,父亲杜宝请迂腐学究陈最良充任女儿的精神导师,以便“拘束身心”。
  平心而论,杜宝夫妇堪称那一时代的“模范父母”,他们一个是勤政爱民的国家栋梁,一个是温良娴淑的贤妻良母。作为封建社会的成功人士,他们按自己的模式为女儿的生活早早地定下基调,除了自己的生活模式之外,他们实在想不出女儿还会有什么别的人生选择。陈最良这位在科举道路上蹭蹬了大半辈子的腐儒,除了转贩社会对他的“谆谆教诲”外,他确实没有任何知识可以传授给这位秀外慧中的女学生。森严的家教窒息着少女的情怀,侯门似海的太守府更像一座精神监狱。年方二八的杜丽娘正处于青春年华,人性的本能驱使她向往外面的世界:“关了的雎鸠,尚然有洲渚之兴,可以人而不如鸟乎?”在一个明媚的春日,终年被困锁在幽闺深阁的杜丽娘第一次来到后花园。明媚的春光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春情:“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白)恁般景致,我老爷和奶奶再不提起。(合)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伴随着对美好自然的发现,是杜丽娘美好天性的自我发现。发乎自然本性的情,是不能永久禁锢在礼教的堤防里的,更不会被礼教所异化和消解,
  默地游春转,小试宜春面。春呵,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遣?……
  杜丽娘的爱情渴望喷薄而出。她期待有红叶题诗般的奇遇,她更期待有个张生式的男性出现在她生命之中!生命中蛰伏的本真被唤醒后,唯有激情徜徉,然后是斑驳奇异的梦幻缘情而生。
  在汤显祖那里,“情”是源自本性本真的自然之情,而到了洪昇笔下,“情”则包涵了深沉的伦理道德色彩,这是汤显祖和洪昇“情至”理想内涵的轩轾所在。洪昇在《长生殿·自序》中言:“从来传奇家非言情之文,不能擅场;而近乃子虚乌有,动写情词赠答,数见不鲜,兼乖典则。”——在肯定传奇言情的同时,也否定了“乖典则”的私情。“情至”在洪昇眼里,不是热烈激扬的自然本性情感,而是“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的夫妻伦理之情,而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夫妻伦理之情与“臣忠子孝”息息相通。洪昇把“情至”理想放置在婚姻的框架里来颂扬,在一个被世人和社会认可的情境中敷演爱情。
  在《长生殿》以前,表现李杨爱情的文学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偏于“政治情结”的风教剧,一是偏于宫闱艳闻的风情剧。前者致力于政治寓意和历史训诫,后者满足于情欲宣泄和娱情效应。而洪昇却以爱情理想和情感教化代替了传统的道德评判和政治说教,以情感的升华超越了以往的情欲放纵和风情意识。
  对那位被许多史学家、文学家百般贬斥的贵妃娘娘,洪昇给予了极大的同情。他采取了“凡史家秽语,概削不书”的原则,抹去杨玉环曾为寿王妃的史实,沿用《长恨歌》里“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提法,净化了杨玉环的形象,将其描写成一个充选掖庭的清纯淑女。当“一朝选在君王侧”时,杨玉环是那么的不胜惶恐:
  [念奴娇序]沉吟半晌,怕庸姿下体,不堪陪从椒房。受宠承恩,一霎里身判人间天上。须仿,冯嬺当熊,班姬辞辇,永持彤管侍君傍。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对于从天而降的浩荡皇恩,杨玉环决心要当一个如冯嬺、班姬般贤达淑惠的妃子。没身以报。
  显而易见,爱情伊始,在杜丽娘是自然之情的激扬绚烂,在杨玉环则是伦理之情的温雅娴芳。灿烂的春光、美丽的春情激发了杜丽娘内心深处的爱情渴望,这种“情”是生命中的本真状态,它揭示出被理学覆盖着的全部秘密:人性不可遏制,人情不可抑止。而洪昇则把对自然情感的宣扬转化成对伦理情感的讴歌。杨玉环以清纯淑女的形象充选宫掖,作为一名妃子——皇帝的合法妻子,她对爱情的追求建立在婚姻这一合“理”基础上。在洪昇看来,“情至”不是纯粹的激情和生理的欲望,它应该是一种符合伦理道德的精神状态。从洪昇这种崇情贬欲、崇雅贬俗的美学取向中,我们依稀可见历史文化的发展脉络:自然人性的率性而为正逐步向伦理情欲的理性自律复归。
  
  三、情追:梦幻与捍卫
  
  世由情照,情以梦引。人们在感叹无路可走的时候,往往会想到庄子的梦游原则,因为这种人生观的高妙恰恰在于:路没了正好做梦。——爱情亦是如此。
  春色催发了杜丽娘的情感爱欲,并如春潮涌动般不可抑止。然而在礼教的压制下,这种爱欲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得到正常的发展,唯一的出路就是梦境——在现实的道德堤防之外寻求实现和满足。
  中国古典文学中不乏梦境的描写,可传统文化注重的是此岸的努力,梦境常常是消极无奈的代名词——“人生如梦”。汤显祖却一语道破了艺术思维和审美创造的奧秘——“因情成梦,因梦成戏,”在假想境界中抉发人生的真实、人性的真实。《牡丹亭》里,梦让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爱情得到实现。“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杜丽娘在梦中遇到了倏忽而来的情人——这是情感发展的必然!“(梦)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毫无意义的,不是荒谬的……它完全是有意义的精神现象。实际上,是一种愿望的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于是,后花园里、芍药栏前、湖山石边、牡丹亭下,杜丽娘与柳梦梅在梦中成就了云雨之欢,“两情和合,真是个千般爱惜,万种温存。”
  显而易见,对爱的向往在杜丽娘身上首先表现为对欲的渴求。实际上,在人性的发展过程中,性的本能远远领先于爱的痴迷,伊甸园里的那颗禁果对于人类而言是永远的诱惑。奧古斯特,倍倍尔在《妇女和社会主义》一书中写道:“在人的所有自然需要中,继饮食的需要之后,最强烈的就是性的需要了。延续种属的需要是‘生命意志’的最高表现。这种需要深深地埋藏在每一个发育正常的人身上,到成年时,满足这种需要是保证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的重要条件。”而在道学家那里,性和道德是根本对立的,而且对女性有着更高的禁欲要求。可正如越是被掩盖的秘密越会唤起好奇心一样,越是受到压抑的东西就越是拐弯抹角地寻找出路。罗素在谈到禁欲主义时,曾用犀利的讽刺口吻指出,回避绝对自然的东西就意味着以更绝对的形式加强对它的兴趣,因为欲望的力量同禁令的严厉程度是成正比的。一边是道德的严酷桎梏,一边是情欲的强烈渴望——这样的冲突在杜丽娘身上凸现为遁人虚幻的梦境体会真实的爱情。爱如流水,梦如轻风,风生水起,碧波荡漾。爱在梦中得到了实现和激扬。
  梦是美好的,可再美的梦终有醒来之时。醒来的杜丽娘虽然不能不被“礼”所束缚,但梦已为她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户,她不再被动地等待情人人梦,而是主动地去寻觅。她独自来到后花园,沿着梦中熟悉的路,怀着少女特有的羞涩,大胆而感伤地重温绮梦:
  [品令]他倚太湖石,立著咱玉婵娟。待把俺玉山推倒,使日暖玉生烟。捱过雕栏,转过秋千,揹著裙花展。敢席着地,怕天瞧见。好一会分明,荚满幽香不可言。
  如果说一开始的“游园惊梦”还会被人误读为少女怀春的下意识,那么后来这种目的明确的“寻梦”,则是为“怀春”做了最生动的注脚。寻梦的过程甜蜜而温馨,而寻梦的结果却无限绝望与凄凉。因此,她发出了“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的哀鸣。
  梦境与现实的鸿沟终究无法填平。杜丽娘的爱情努力在现实里被消解得干干净净,一如杯水失之于沙漠。爱情无法实现之苦在身体里转化成疾病的因子,并日益加重。“拜月堂空,行云径拥。骨冷怕成秋梦,世间何物似情浓?整一片断魂心痛。”终于,炽热的爱情炙干了杜丽娘如花的容颜和似水的生命,她在对梦中男子的无限思念中溘然而逝。
  在汤显祖笔下,“情至”理想是一个诗意十足的梦幻,一种至死不渝的风骨;而到了洪昇那里,“情至”理想则成了一场斗志昂然的捍卫,一种衰亡没落的崇高。
  “定情”之后,杨玉环凭借“娉婷绝世”的过人姿色赢得了唐明皇的宠爱。然而此时的唐明皇对杨玉环虽也多情,但绝不是专情。封建婚姻制度允许男子拥有三妻四妾,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皇帝更有坐拥三千佳丽的特权。为了希恩固宠,杨玉环使出浑身解数打败了情敌江采苹,可风流成性的唐明皇却又勾搭上了杨玉环的亲姐姐虢国夫人。这对杨玉环的爱情理想无疑是重重的一击。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哪怕这“沙子”是和自己同胞共乳的姐姐。因为爱得真诚,所以爱得苛刻。可这种真诚和苛刻却大大惹恼了君王,杨玉环因此被赶出宫。
  出宫后的杨玉环对自己的爱情经历无限叹惋:我杨玉环,自入宫闱,过蒙宠眷。只道君心可托,百岁为欢。谁想妾命不犹,一朝逢怒。遂使促驾宫车,放归私第。金门一出,如隔九天。(泪介)禁申明月,永无照影之期;苑外飞花,已绝上枝之望。抚躬自悼,掩袂徒嗟,好生伤感人也! 
随机推荐
当代文学史研究中的史料问题
现代文学论文论曹禺雷雨中繁漪的悲剧形象
浅谈民国与现代文学论文
超越主体论文艺学—新整体论文艺学论纲详细内容
这种纯文学不是文学
现代知识分子的分代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审美论文
二十世纪中国文艺理论批评史反思
卡夫卡的梦魇
网络写作的主体间性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