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当代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伍家沟村、耿村民间故事中的民间信仰比较研究

  [摘 要] 伍家沟村与河北耿村民间故事中都较全面地反映了当地的民间信仰,两村民间故事所反映的民间信仰有同有异,相同的主要内容有:鬼魂信仰,精怪信仰,命运信仰等;不同的内容主要有伍家沟村民间故事着重反映了民众的巫术信仰、成仙信仰,耿村民间故事着重反映了天神信仰、水神信仰,两村不同的民间信仰产生的原因主要是由两村所处不同的地理环境、及两村处在两个不同文化圈所致。

  [关键词] 伍家沟村;耿村;民间故事;民间信仰

   Abstract:Folklores of Wujiagou Village and those of Geng Village demonstrate the local folk beliefs. However, they are different in many ways. This paper analysed their differences and reasons that can be attributed to their geographic location andcultural origins of the two villages.

   Key words: Wujiagou Village; Geng Village; folklores; folk beliefs

  民间信仰是流传于中国民间的一种信仰心理和信仰行为,民间信仰的内容十分广泛,有古代的自然崇拜,灵魂崇拜与原始宗教内容及道教通俗佛教的信仰,民间信仰反映了下层民众的精神诉求,“民间信仰是民众对生命的关怀、理想的渴求的载体。[1]”民间信仰是社会的基底文化、俗文化,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信仰在今天的社会依然无处不在,对人们的心理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产生某种支配作用。民间故事是人类千百年来文化心理的积淀,反映了下层民众的精神世界,当然也反映了社会的民间信仰。中国南北两大故事村——武当山下的伍家沟村、河北耿村的民间故事都较全面地反映了两地的民间信仰。
  
一、两村民间故事所反映的相同的民间信仰
  
1.鬼魂信仰
鬼魂信仰是民间最古老、流传最久远的信仰,源于原始先民的“万物有灵”的观念,先民认为人与万物都是有灵魂的,人死了灵魂不灭而成为鬼,鬼是人的另外一种存在形式,由此衍生了一系列鬼魂信仰,如:鬼有不同于人的特征,有超人的能力,鬼有鬼的性情,鬼的生活,鬼的追求,鬼有鬼的生活空间,鬼有鬼的世界。两村民间的鬼故事所表现的鬼分为两大阵营,其一是百姓之鬼,其二是阴间官府之鬼。百姓之鬼又有几个小类:(1)百姓自然死亡灵魂离体为鬼;(2)生前被恶人或恶鬼所害成为冤鬼;(3)生前因事想不开上吊投河自尽的轻生鬼;(4)恶人受到惩治身死为鬼。阴间官府里的鬼有鬼的统治者阎王,还有吏役、勾死鬼以及阴间官员的妻子、儿女等,这里有些鬼不是从阳间转来,是由阴间的鬼所生。
两村的鬼故事都讲到了鬼有不同于人的一些特征:如鬼的身体是凉的,没有温度,有的鬼没有下巴壳,有的吊死鬼面目可怖,披头散发,伸着长舌头。鬼的形貌善于变化,鬼行走速度快,走路无声音,从门缝可进入房间,鬼一般在夜晚活动,听到鸡叫后就中止活动。鬼知道一些人所不知道的信息。鬼在阴间的主要活动有以下几个方面:(1)到人间找东西吃,人们相信鬼也是要喝酒吃饭的,因而人间有对鬼的祭祀活动。有的鬼到人间花钱买食品吃,有的到舍饭的人家吃饭,鬼遇到有吃饭的机会就欢天喜地,有的鬼自己在野外找东西吃,有的恶鬼到人间集市抢东西吃。在下层民众心目中,鬼也是以食为天,鬼没有东西吃也会饿死。(2)与异性结亲,与亲人团聚,“食色,性也”这一观念在鬼身上也有表现。一些为人妻的女子暴亡为鬼后仍回到夫家,回到阳世做丈夫的鬼妻,再续前缘。有少数男鬼到人间找女子为妻,把女子带到阴间与之结合,也有男鬼与女鬼在阴间结亲的,鬼也是很看重婚姻情爱的。(3)报仇雪恨。冤鬼为人时被恶人或恶鬼所害,被害者为鬼后仇恨不泯,千方百计进行复仇,他们或求助于人,借人力复仇,或借人间官府之手复仇,或依靠自己之力复仇,这些鬼有顽强的伸张正义的精神。(4)善鬼助人。鬼中大部分是善良的,他们对帮助过自己的人进行报答,或指点恩人得财,或促成其姻缘,有的鬼以人为友,有的鬼遇到人在野外醉卧时进行暗中保护,有的鬼帮助人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难题。(5)千方百计回到人世。从阳间进入到阴间的鬼都努力争取还阳。有的人被阎王错拿了,自己从阴间又跑回到阳间,有的鬼不愿做阴间的官,私自跑回阳间,就连阎王的女儿也私嫁阳间人,偷偷地跟丈夫跑回阳世人间。(6)非正常死亡的人为鬼后,千方百计找替身还阳。民众认为非正常死亡的人,灵魂是不能到冥府去的,不能转世托生,因此,上吊、投河、跳井等轻生死亡的鬼魂成为无所归依的飘荡野鬼,他们要想转世为人,就需找一个与他同样死亡的灵魂来顶替他。因此这些鬼千方百计引诱唆使世人上吊、投河,使其成为自己的替身,自己好托生还阳。两村的多篇故事还表现了民众的这样一种观念,人是可以战胜鬼的,一些对人不利的鬼对人的生活造成骚扰或侵害,人们想办法是可以对付鬼的,人们认为鬼怕鲜血,如将人血或狗血涂到鬼身上,鬼就无法逃掉,而被人捉住。鬼的智慧常不如人,如有的鬼引诱人上吊,人让鬼做上吊的样子,就乘机将鬼捉住。耿村故事中的李二楞捉住鬼后收费供人参观。两村多篇鬼故事表明下层民众很多人相信鬼魂的存在,这是人们重生恶死的文化心理的反映,鬼魂是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鬼魂信仰表现了民众对生的渴望,留恋生命,爱惜生命,畏避死亡,对死的厌恶心态[2]20。
2.精怪信仰
中国古人有“物老成精”的观念,王充《论衡•订鬼》云:“物之老者,其精为人,亦有未老,性能变化,象人之性。”人们相信自然界的一切生物乃至非生物年寿长久或历时久远就能变易形体或幻化为人形。精怪信仰产生于人类脱离野兽的初期。精怪信仰也是下层民众中相当广泛的信仰,是中国信仰文化的重要部分,精怪信仰也源于原始先民“万物有灵”的信仰,原始先民认为世间万物均有灵魂,无论是有生命的东西还是无生命的东西经历了长时间就能成为精怪,变化易形。是先民出于对自然的崇拜,对自然的恐惧,精怪信仰是鬼魂信仰的一个旁支。是人们将灵魂的观念赋予自然物的结果。伍家沟村、耿村都有多篇故事表现了民众的精怪信仰,表现了“物老成精”的观念,伍家沟村流传的精怪故事中有众多的动植物和自然物都成为精怪,有狐、尤袁虫、泥鳅、蜈蚣、老鼠、田螺、长虫(蛇)、老鳖、蛤蟆、螃蟹、乌鸦、黄鹰、何首乌、石头等都成为精怪。耿村流传的故事中有狼、狐、兔、松鼠、公鸡、长虫(蛇)、蝎子、蜈蚣、蛐蜓、蛤蟆、鳖、黄鼠、蚂蚁、桃树、柳树、人参、菊花、小泥人、古画中的鹰等物成为精怪。这些动植物成精后,大都是变幻成人形,有超人的力量和本领,能带人飞行,能像魔术师一样变幻出万物,对人侵害时人无法抗拒。如蛇精复仇时能把藏在瓮里的仇人变成血水。这些精怪的本领与它们的经历和修炼时间的长短有关,修炼多少年被称为有“多少年道行”。这些动植物成精变幻成人形后,不再甘心与野外的动植物为伍,而是介入到人间社会,参与人的社会生活中来,与人打交道,与人发生各种关系。它们与人的关系主要有两种:其一是害人、祟人、吃人。伍家沟村故事《“尤袁虫”成精》篇讲,武当山一种类似蜈蚣十八节长的爬虫成精后幻化成一男子,天天晚上去作祟奸淫一家员外的小姐,弄得小姐体弱生病。有些故事讲一些雄狐成精后把良家妇女掠来,进行奸淫霸占。耿村精怪故事中也有大量这类情形,如松鼠精吃了很多人,天神拿它不住。一兔精把探亲返夫家的妇女掠去,致使其家人悲伤致死。柳树精在不知不觉中迷惑了一女子,致使此女子怀孕生下柳树精的儿子。精怪与人类的第二种关系是助人,一些善良的精怪很有同情心,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全力全身心地帮助善良人。伍家沟村的故事《田螺姑娘》讲一田螺被一贫穷男子带回家,成精后变成女子给男子做饭,给他当妻子。《獐子姑娘》中的獐子精变成美女,嫁与贫苦农民为妻,助其发家。耿村民间故事《人参棒槌》篇讲,某村全村人得了重病,村中二青年到深山中挖人参,人参精变成少女,在二青年遇到虎、熊时,少女把虎熊赶走,当她听说一村人得病需人参治病,就让二青年把自己挖走,把自己煮汤给全村人喝,为全村人治好了病。下层民众在这类精怪身上寄寓了美好的道德理想。
在两村民间故事所表现的民间信仰中,精怪在信仰体系中是一种低等的神灵,与鬼魂不同的是,精怪都有一个活的或实存的个体为原形,原形如被毁,他们就会毁灭[3],这些精怪虽变化为人,但这种“物人”身上还带有物的特征,或物性,如蚂蚁精变成的人身长只有一寸多高。柳树精的儿子的身体被砍开后,里面没有血,全是柳絮。这些动物精怪变成的人怕动物原身的天敌。如两村的精怪故事中讲到,兔精被神画中的鹰精啄死。蜈蚣精被公鸡啄死,蛇精被蜈蚣咬死,它们的关系是一物降一物的关系。蛇精斗不过桃树精,因为民间信仰中桃木有伐邪的作用。
两村民间故事所表现的民间信仰还有一个显著特点,精怪信仰中的狐信仰占有非常显著的地位。两村都有数十篇狐精故事。狐精的本领要高于其他精怪,幻化的本领大,能在无人烟的山谷中幻化出一座庄院,能用法术摄取财物,善于言辞,有抵御现代武器的本领。伍家沟村的故事《皮老仙吃烟》篇讲一幻化成白发老人的狐仙,能咬住猎人火枪发射的子弹,并把子弹从嘴里吐出来。耿村一篇故事讲一狐精劝阻一猎人不要再打自己的子孙,猎人不听,把狐精家族打得死伤累累,当猎人再次向狐精开枪时,却打中了自己的父亲。狐精不仅外形变成人,人化的程度更深一些,人性方面也达到相当的深度,也表现出相当的社会化的深度。它们比其他精怪与人有更深的交往,与人发生更复杂的感情纠葛。两村的精怪故事中还讲了善狐与恶狐的斗争,狐家长对狐子女的侵害人的行为进行惩治,狐精尽力保护自己的子女,这种行为是别的精怪所没有的。在数以千百计的精怪中唯有狐狸得到“仙”的称谓,人们常将狐精称为狐仙。狐精信仰渊源久远,古民谚有云:“无狐魅,不成村”。在大禹时代就已有了狐信仰。可以看出这一信仰一直在两村延续。在精怪信仰中,人们表现出对精怪(妖怪)是又恐惧又亲昵的心理,有惧怕心理是由于相信精怪会给人带来灾祸,亲昵心理是源于远古先民认为异类可以和人婚配,生子,因而许多民间故事中人们津津乐道人妖之恋。
3.命运信仰
传统文化中,“命”是指决定人一生吉凶祸福、寿夭贵贱的一种神秘力量。
命运观在中国源远流长,深入人心,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不仅是下层民众,就是帝王将相,社会文化精英阶层都相信命运,至于下层民众,这种信仰更普遍了,人们相信:“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命运是一个亘古难解的人类之谜。下层民众普遍相信人有贵贱贫富之命,贵贱是命中注定,不能更改,如王充在《论衡•命禄》中说:“凡人命当贫贱,虽富贵之,犹涉祸患,失去富贵矣,命当富贵,虽贫贱之,犹逢福善,离其贫贱矣。”两村的民间故事里,充分反映了宿命论的命运观。两村故事都讲到帝王将相等不是凡人,他们都有神奇不凡的前身,或是星相下世,或是龙所托生,或是神仙转世,他们的子女也是富贵命。
伍家沟村的人物传说讲秦始皇、李自成是紫微星下凡。耿村人物传说中的唐太宗、宋太祖、朱元璋等是神仙转世的真龙天子,包公是天上星相下界,海瑞是怪物所生,石阁老是藁城风水中十神蛙之一转世。楚霸王是秦始皇与孟姜女的私生子。董卓是七仙女与董永所生,韩信是其母与一马猴所生。将相大臣是杰出人物转世,如孙武转世为孙膑,孙膑转世为诸葛亮,诸葛亮转世为刘伯温。这些转世之人代代都有非凡本领,都能建功立业,都是非等闲人物。这些人物命旺命硬,有危难时,有神仙出面保护,或有神异力量护佑,别人是想害也害不了的。伍家沟村的人物传说讲楚霸王生下来因是私生子被放在沙滩上,包公生下来因皮肤异于常人被扔在沤麻坑里,都有老虎来喂奶,老鹰用翅膀给他们打扇,他们都被人所救,成就大事。伍家沟村的人物传说《张飞、关羽害刘备》篇讲,张飞、关羽常常要用酒饭招待刘备这位大哥,心中不满,要害刘备,吃酒席时,把刘备的座位安排在铺着芦席的井口上,刘备却掉不下去,坐得非常安稳。原来,井口中有五条龙用爪捧着刘备的椅子,张飞、关羽知道害不死刘备,三人遂情投意合。耿村的《包公的传说•害包公》篇讲,包公是其母60岁时生下来的,父母感到难为情,包公的哥哥因想到包公长大后分家时自己要少分家产,就将包公装在筐里带到野外扔掉,却碰到老虎保护包公。后来其兄又给包公吃毒饼,包公吃饼时卡嗓子吐了出来。其嫂骗包公下井捞金簪,然后投石下井,却被包公躲过,是说天命注定害不死包公。两村的人物传说都讲到,杰出人物从小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一种超能力。伍家沟村人物传说《十两银子买个爹》篇讲,八贤王的妻子怀孕后生下一个肉疙瘩,就丢在河里,一个渔夫将其拾起,把肉球划开,里面是一个男孩,把孩子抚养到七岁时,孩子对渔夫夫妻喊了一声爹娘,渔夫夫妻就死了。这孩子只好以乞讨为生,到饭店讨饭喊声“师傅”,饭店师傅也死了。八贤王去认孩子时,孩子喊了三声爹,一点事儿没有,孩子跟八贤王回府了。耿村的人物传说中的非凡人物的威力更为神奇,还没有生出来,在娘肚子里就有极大的威慑力。《石阁老母亲看庄稼》篇讲,一年秋天石家的庄稼总丢,雇了好多长工短工也看不住,石阁老的母亲着了急,拖着怀孕的身子亲自出马,夜里一个人在坟地里搭棚看庄稼,原来是一群小鬼偷庄稼,小鬼见石阁老的娘睡在这里感到非常害怕。因她怀着小石阁老,惹不起,惹了石阁老的娘,会被阎王斩首,小鬼都逃跑了,石家的庄稼不再丢了,从石阁老坐胎起,就受到阎王的高度保护。
下层民众产生这种命运观,有对历史上的英雄人物的崇拜心理,也接受了封建帝王的自我神化、君权神授的思想,也接受了封建社会几千年来存在的天命论、血统论的思想,对自身的平民身份感到自惭形秽。如《十两银子买个爹》中的渔夫夫妻救了八贤王之子的命,还抚养了他好几年,连这孩子喊声爹娘都受不起,倒地而死,说明穷人沾不了贵人的一点光,对血统论的迷信达到相当程度。在下层民众的命运观中有许多唯心主义和封建思想,对此我们是应该正视的[4]。  

随机推荐
“恋母”——死亡的置换形态
寻找失落的精神家园
大跃进民歌运动发生的主客观因素分析
海外汉学界的后现代后殖民反思
我国社会转型对生育文化发展的影响
香港的文学批评:1950—1975(下)
浅析王充天体论、人性论和性命论中的伦理思想探析
“文学民间源头论”的形成及其失误
悲壮之中的悖论
对市民灵魂的深刻挖掘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