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当代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谈《涉江》中的两段错简

  [摘 要] 周建忠先生认为《涉江》根本没有错简,对此观点本人不敢苟同。《涉江》一文不仅在首段中存在着错简,而且最后乱辞一段也是错简。

  [关键词] 屈原; 涉江;错简;周建忠

   Abstract:ZHOU Jian-zhong thinks no wrong rhythm(jian) appears in QU Yuan’s poem Shejiang, on which the author of this paper can’t agree. This paper points out two wrong rhythms (jian) in QU Yuan’s poem Shejiang,with one in the beginning, and another one in the end.

   Key words: QU Yuan; Shejiang;wrong rhythm (jian); ZHOU Jian-zhong 
  
  周建忠先生在《〈涉江〉教案》一文中对第一段的评述这样写道:“这一段描写大多数句子是对句,但也有三句一组的。由于句式形式上的不够工整,自古以来研究楚辞的人都认为这里面有错简,而我认为根本就没有错,因为这是在屈原情绪比较激动的时候表达坚定而又非常执著的情怀,因而或三句一组,或两句一组,从他情感的起伏变化来看这是很正常的。”
  [1]
  笔者执教此文多年,近来又读了林庚先生的《从楚辞的断句说到〈涉江〉》[2]121-134和周老师的《〈涉江〉教案》两文。深感与林老师有相同的意见,即认为《涉江》一文不仅在首段中存在着错简,而且最后乱辞一段也是错简。为此写这篇文章与周老师商讨《涉江》一文是否存在错简的问题。
  
  一、《楚辞》的流传以及错简产生的缘由
  
  战国末期还没有“楚辞”这一概念。“楚辞”最早见于司马迁的《史记·酷吏列传》,《楚辞》的结集是刘向完成的。也就是说,汉以前,屈原的作品还不是“经典”。那么,由战国至汉代,由“无名”到“命名”,由“民间”而“经典”的过程,亦是一个对《楚辞》的建构过程。那么楚辞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应特别注意的一点是,《楚辞》主要作品大多作于流放途中,其传世方式与史官所记官家行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而当时书写的媒介是简册,古代记事、作文写在竹片、木片上,称之为“简”。以屈原如此浩繁的文本制成简册,一定汗牛充栋。让一个流放之人完成如此工作,也不太可能。且如此之多的简册能历经秦始皇的劫灰完好无损地传到汉代,更是无法想象。所以屈原作品最初以民间口耳之间散播、流传的可能性最大,后来才逐步地形诸文字。当“楚辞”从主要以“声音”为主的文本,逐步过渡到文字的文本时,自然会出现如缺失、误漏、讹误等,有时串简的绳子断绝,次序散乱,便形成“错简”。
  我们都知道,汉成帝时,刘向整理古文献,把楚国人屈原、宋玉所创作的骚体诗和汉代诸人的拟骚诗汇编成集,共16卷,定名为《楚辞》。从此,“楚辞”遂又成为一部诗歌总集的名称。可是这部集书不知是什么原因未能流传下来。到了东汉安帝元初初年,王逸给刘向所编的《楚辞》作注,又加进他自己写的一篇《九思》,而命名全书为《楚辞章句》,为17卷。王逸的17卷本《楚辞章句》流传至今,这就是现存最古的《楚辞》注本。可是由于当时的书写工具和印刷排版方式的落后,自然影响到这本书的流传和编纂,后世出现了不同的版本和内容有异的文本。如朱熹的《景元刊本楚辞集注》,系光绪十年(1884)遵义黎氏(庶昌)刊于日本东京使署。同时黎氏在牌记中提及“用朱熹系朱监宋理宗端平乙未(一二三五)年刊本校”。宋刊本中有岁鹰龙、朱在、朱监二篇跋文,此本已佚。猷幸先生曾说宋刊本是“今日我们所见《楚辞》的最古和最完整的一个刻本”,并列举了宋元两猷先生所提到的问题也是存在的。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在1997年篆原版重新刷印时曾将此本与宋刊本复校,出校记44条,今并附在书后,供读者参考[3]。可见《楚辞》一书中存在严重的讹字、脱字、缺失、误漏、讹误、错简等现象,是在所难免的了。
  
  二、《楚辞》断句特点
  
  楚辞与《诗经》在篇章体制上有很大的不同,其断句在句式、语调和押韵上则有着更明显的差异。
  
  1.句式加长而不整齐
  我们都知道《诗经》作品主要是四言诗,篇幅不大,以重章叠句的形式构成。与《诗经》相比,楚辞作品句式大都比较长,如“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苟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沅有芷兮澧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春蘭兮秋鞠,長無絕兮終古”。这些句子比起《诗经》的四言来说,句式都已经加长了。林庚先生也说:“一种是承继旧有《诗经》的形式,而把它加长适合散文语吻的长度。”“然而《楚辞》大部分的佳作,仍然都寄托在全新的散文形式上,《离骚》,《九章》,《九歌》,以及《招魂》的乱辞,稍后的《九辩》,都莫不借这自由的表现完成它的篇章。同时这全新的散文形式,自然比起改良体要参差而不整齐,这语吻词的运用,乃更成为必要了。”[2]
  
  2.“兮”的使用作用
  除句式加长之外,楚辞中还大量使用“兮”字语吻词, 这几乎成为楚辞体最明显的标志。“兮”字在诗歌中的出现当然不始于楚辞,《诗经》中就已经可以看到带有“兮”字的诗句,如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蕳兮”。但是楚辞中的“兮”字使用频率远远高于《诗经》,如在现存的屈原作品中,除了《天问》、《招魂》外,其他作品都广泛使用了“兮”字。林庚先生认为:“‘兮’字在《楚辞》里因此有了两种用法,前者我们若叫改良体,这后者或者我们叫它革新体吧,而二者的分别是显然的。前者大部分是‘兮’字之间隔着一个整齐的‘四言的重叠’,遇到这种的句法,我们便可以断定‘兮’字应当在句尾;后者‘兮’字之间普通成为不大整齐的诗行,而凡有‘兮’字处并不用韵,遇到这种的句法,我们便可以断定‘兮’应当在半句上;前者所谓仍沿用《诗经》里‘兮’字的用法而加以改良,后者才是《楚辞》里所独创的形式。”[2]121-134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楚辞中的“兮”字不仅使用频率极高,更有着增强节奏、代替虚词起语法作用等,而这正是屈原的创造,是楚辞所独有的。
  
  3.借重双声、重叠排偶形成诗化的节奏
  《楚辞》使用双声、重叠排偶形成诗化的节奏。这是继《诗经》两百年之后,在先秦散文基础上出现的向诗体转化的发展与革新。如《惜颂》中的句子“令五帝以折中兮戒六神与向服”“俾山川以备御兮命咎繇使听直”都是重叠排偶的运用;《九歌》里句子“吉日兮辰良”“瑶席兮玉瑱”也都是重叠词语的运用,“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筮”亦莫不然。这些都是在借助于古汉语中的排偶的形式在先秦散文基础上创造出新的诗体形式。它的使用让诗歌产生了一定的节奏,读起来就有朗朗上口之韵味。借助重叠词语使语言的节奏感加强,使之具有诗歌韵律感,这是《楚辞》继先秦散文后让语言诗体化的一大特征。林庚先生也认为:“《楚辞》上更大的原则,则是句法上的重叠,《楚辞》之所以开偶句的先河正是这重叠使然,重叠是一切节奏的基本。”[2]121-134
  
  4.押韵采用AABB的形式
  如果说重叠使《楚辞》富有诗的节奏感,是《楚辞》能歌唱的一大特征;那么采用AABB押韵形式则是使《楚辞》能歌唱具有韵律感的另一特征。诗是与歌唱联系在一起的,押韵则是诗词的主要特征。《楚辞》是由先秦散文走向诗词的过渡形式,其押韵也有其自身的规则。林庚先生说:“原来押韵的最自然的形式可以分为三种:ABAB,AABA,AABB(或AAAA)。” “从过去《诗经》的读法上看,《楚辞》的句法至少变长了一倍,对于一般读者当然一时难于习惯,《楚辞》本来是由散文走到诗去的过渡形式,在这过渡中所以便采用了AABB(或AAAA)过渡的押韵方式。因为这样的押韵可以作两行看,也可以作四行看,这样,也就便于把诗行过渡到长一倍。”[2]121-134  

随机推荐
文学还原为语言
数字化时代与文学艺术笔谈--数与美绘制的时代镜像详细内容
从小说界革命到整理国故运动
新批评在中国的命运(四)
试论李广田文学批评观形成的背景
浅谈当代文学学科的独特性问题
大跃进民歌运动发生的主客观因素分析
犹疑不决的选择——《2003年中篇小说选》序
文学性探究与文学理论的建构
尚美 简朴 超越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