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当代文学 最近更新
试论生成语言学语义观.认知语言学语义观
浅论明清诗学批评对严四唐之分的消解文学论文
试论扁镇的秘密的叙事论文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英语专业文学类论文题目参考
试论解码国际传播论文
试论中国古代文论中的批评话语文学论文
分析中国古代文学自主学习方法
浅谈我国公民文化的建构
关于钱中文文学理论的创新性
试论感悟橘颂的爱国情怀论文
浅谈秘书定义辨析论文
浅谈中国当代文学教学论文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探究
假设句的语义特征探究
古代文学论文论沈宋及其诗歌创作
探析当代中国文化自觉的原因
浅论考据与诗歌关系文学论文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的真实性论文
浅谈二十世纪以来王恽研究论文
中古志怪小说中的情爱故事与道佛民俗初探

  [摘 要] 中古志怪小说有大量情爱故事,它们以不同的类型反映了与现实相背离的虚幻世界中爱情的丰富性,从而揭示并肯定了压抑在那个时代的人性美。这些故事,具有超现实性和历史文化性,受道教房中术、灵魂观及佛教化生观、情感观等思想影响很大。

  [关键词] 中古志怪小说;情爱故事;道佛文化
  
  严懋垣《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书录附考证》按宗教思想的影响将中古小说分为三部分:
  一、佛教思想的产物:
  《甄异传》、《感应传》、《冥祥记》、《灵鬼志》、《拾遗记》、《搜神后记》、《阴德传》、《宣验记》、《幽明录》、《异苑》、《金楼子》、《续齐谐记》、《还冤记》、《旌异记》等。
  二、道教思想产物:
  《十州记》、《汉武故事》、《汉武内传》、《洞冥记》、《东方朔传》、《玄中记》、《列仙传》、《抱朴子内篇》、《神仙传》、《博物志》、《神异记》、《齐谐记》、《述异记》、《集仙传》、《洞仙传》等。
  三、阴阳五行思想产物:
  《神异经》、《西京杂记》、《列异传》、《搜神记》、《志怪》、《近异录》等[1]。
  这些中古志怪小说中记载了大量的情爱故事。从爱情主体看,有四个类别:1.人仙之恋;2.人鬼之恋;3.人妖之恋;4.人人之恋,其中又包含死而复活和离魂奇恋两小类。这四类故事,前三类产自中土,受道教民俗文化影响很大,所谓神、鬼、妖皆道教习见名称;最后一类中死而复活故事和离魂奇恋故事的产生,充分借鉴了佛教的灵肉观念和情感观念。
  
  一
  
  人仙之恋,在中国本土产生极早,且常发生在山中,汉小说《汉武故事》、《汉武内传》中有汉武帝与西王母的故事。“仙”字本作“迁”,后又写作“仚”。《说文解字》说:“仙,迁也,迁入山中也”。古人认为天在山上,《淮南子》中昆仑山又称天山。在汉代,仙字已行世,它指的是人中修炼成神迁入山中的长生不死者。但能够入山生存往往需要仰仗法术或机遇,非一般人所能办到,葛洪《抱朴子•内篇•登陟》云:“及避乱隐居者,莫不入山,然不知入山法者,多遇祸害。……山无大小,皆有神灵。山大则神大,山小则神小也。入山而无术,必有患祸,或被疾病,或伤刺,……或令人遭虎狼,毒虫犯人,不可轻入山也。”
  中古志怪小说中人仙之恋以王嘉《拾遗记》“洞庭山”条出现较早,写采药人进入仙山,遇到仙女的盛情款待,采药人“虽怀慕恋”,终因“思其子息”而还。后来有《搜神记》“袁相根硕”条,载仙女曰:“早望汝来”,遂为室家。后来又有《幽明录》“刘晨阮肇入天台山”[2] 697-698,写得极美。刘晨、阮肇两人入天台山,陷进桃花源,不但娶了“资质妙绝”、“音声清婉”的仙女,而且生活享受,吃住皆好,“胡麻饭、山羊脯、羊肉”,甚至沾上仙气,可以长生不老。半年后两人苦苦哀求回家,等他们出山,则“亲旧零落”,人间已过七世。这类小说,男子偶然机遇进入山中碰到仙女,采取了传统神话的空间化叙事模式,营造美好意境,对时间意识着意取消,使得事件与事件的排列表现为空间的变化,由于缺乏因果关系,连事件中的人物也感到惊奇,如《搜神记》“剡县赤城”条写人物出山后感到“怅然而已”。
  为什么会出现人仙之恋?闻一多先生曾说:“说到世间乐趣,古人认为有三类,就是酒食,音乐,女色。而神仙既然不食人间烟火,只饮玉液琼浆,咀嚼霞片便足,就无须酒食,在他们的长期消闲的生活中,听乐、求女就成了他们的最大兴趣。”[3]这是他针对《离骚》求女讲的。但对于女仙,是否可以补充说听乐、求男就成了她们的最大兴趣呢?上述解释不能使人满意,笔者以为人仙之恋故事产生的真正原因是道家(教)房中术的影响。署名西汉刘向的《列仙传》是现存最早的道教神仙传记,该书对魏晋以来的神仙道有很大影响。《列仙传》记载了上古三代至秦汉七十位神仙事迹,书中提到神仙养生术中有房中术,用暗示方法写出,如男仙:
  赤松子……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与俱去[4]45。
  容成公……能善补导之事,取精于玄牝[4]51。
  犊子……都女悦之,遂留相侍奉[4]89。
  也有女仙,如江妃二女、钩翼夫人、毛女、女丸,其中江妃二女是一则古老的人仙之恋,女丸事迹更值得注意,她也行房中术:
  女丸者,陈市上沽酒妇人也。作酒常美,遇仙人过其家饮酒,以素书五卷为质。丸开视其书,乃养性交接之术。丸私写其文要,更设房室,纳诸年少,饮美酒,与止宿,行文书之法。如此三十年,颜色更如二十。……遂弃家追仙人去,莫知所之云[4]108。
  中古小说中人仙之恋故事常以仙女为情爱的主动者,也许她们就是飞入山中的女丸之流。
  人鬼之恋故事在中古志怪小说中占极大篇幅,《列异传》“谈生”条[5]89-90是最早出现的一篇。这类故事亦发源于中土。《礼记•祭法》云:“人死曰鬼。”《尔雅•释训》云:“鬼之为言归也。”《易•系辞》云:“游魂为变。”《礼记•郊特性》云:“魂气归于天,体魄归于地。”古人认为活人灵魂由魂魄组成,死后魂魄分离,魄散入地,魂飞上天。游魂为变,无所不之,中古小说中鬼约有三类:冢鬼、棺鬼、野鬼,都有与人发生的情爱故事,依次如《搜神后记》卷六“汉时诸暨县吏吴详者”[2]464、《搜神记》“汝阳鬼魅”、《搜神后记》卷六“会稽句章人” [2]464。学者认为,中国古代的冥婚习俗与此类故事的产生有一定的关系。《周礼•地官•媒氏》云:“禁迁葬者与婚殇者。”东汉郑玄注云:“迁葬,谓生时非夫妇,死既葬,迁之使相从也。殇,十九以下未嫁而死者。生不以礼相接,死而合之,是亦乱人伦者……嫁殇者,谓嫁死人也。今时娶会是也。”[6]366说的就是冥婚。可以想见,周代甚或周前,冥婚习俗风行,至周,从儒家礼制的角度察看,认为冥婚于礼不合,故曾予以禁断,不过,此习俗在中古时代乃至以后仍然存流。清赵翼《陔馀丛考》即载有十余条冥婚习俗,时间自周至明。如其所载:“曹操幼子苍舒卒,椽邴原女早亡,操欲求与苍舒合葬……魏明帝幼女淑卒,取甄后从孙黄与之合葬。”对此类故事的产生,王青又持有别一观点,他认为魏晋以来,盗墓之风盛行,与人鬼恋故事可能关系极密。许多人鬼恋即发生在墓中,且鬼多为贵族女子[6]268。
  人妖之恋故事在中国先秦典籍中已然可以考见,它肇始于远古神话的时代。妖乃动植物精灵。中国古人认为,自然界中的生物乃至无生物,只要其能具有一段足够长的存活或存在的时间跨度,就会化为妖怪,这些妖怪,甚至还能被赋予人的形体,能够以人的形式活动。《论衡•订鬼》云:“物之老者,其精为人,亦有未老,性能变化,象人之形。”后来道教又强化了此种观念,如葛洪《抱朴子•登陟篇》云:“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玄中记》载:“千岁树精为青羊,万岁木精为青牛,多出游人间。”“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世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5]268,237-239
  中古小说中的人妖之恋故事,植物妖主要是花魅,动物妖仅《搜神记》就载有蛇、猪、龟、狐狸、黄獭等。一部分人妖之恋是在道教观念妖“善蛊魅,使世人迷惑失智”的情况下发生的,如孔氏《志怪》“谢宗”条写谢宗“赴假吴中,独在船。忽有女子,姿性妖婉,来入船,”接下去就发生了人妖之恋,“至一年,往来同宿;密伺之,不见有人。方知是邪魅,遂共掩之。”结果发现此女原来为龟所化[5]134。另一部分人妖之恋似乎受佛教影响,让人观察女色之不净,如晋祖台之《志怪》载:一男子“日暮……见一女子,年十七八,便呼之留宿。至晓,解金铃系其臂。使人随至家,都无女人,因逼猪栏中,见母猪臂有金铃。”《搜神记》载:“汉谈生”与一个不请自来的妙龄女子相处两年多,一天晚上拿灯偷照,发现此女“其腰以上,生肉如人,腰以下,但有枯骨。”中古汉译佛经中此类故事很多,后汉译《中本起经》卷上“现变品第三”载:“宝称中夜歘觉,见诸妓女,皆如死状,脓血流溢,肢节断坏,屋室众具,皆似冢墓,惊走趣户……寻光诣佛。”,刘宋译《过去现在因果经》卷二载悉达出家故事:“又复遍观妻及妓女,见其形体,发爪髓脑……屎尿泣唾,外为革囊,中盛臭秽,无一可奇,强熏以香,饰以花彩,譬如假借,亦不得久。”还有一类人妖之恋故事,强调两情相悦,如《搜神记》中著名的“蚕马故事”。人妖之恋故事的基本情节模式,一般由三个叙述单元组成:其一,妖以美女的形态出现与人接触并加以“眩惑”;其二,妖与人交媾,平安无事或危及于人;其三,妖原形毕露,离去或被杀死。  

随机推荐
浅谈我国传统文化论文
地矿论·文明史·国民性 鲁迅与科技史研究之二
女性主义视角下的范妮·伯尼小说创作
民间文化发展的政策与法律保障研究分析
论卡尔维诺《月亮与霓虹灯》
关于文学性以及文学研究问题
导言文学理论:开放的研究
浅谈浪漫主义在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论文
面向未来的思考——文艺学教学改革与教材建设二人谈
全球化理论与文学研究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