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哲学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
2015年最新哲学、组织学与系统论视域下的工会建设
浅论以文宣工作促进学员修学进步
浅谈五四精神的传承与践行
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和方法论研究
论毛主席《矛盾论》中的易学思想
哲学大师尼采的思想
系统思考带来创新思维
浅谈《论语》中的孝道
论培根的哲学思想
《孟子》思想在当代的理解
从“乌合之众”一词浅谈“思想霸权”
由《论语》看交友之道
雷锋精神如何化解现实的道德焦虑?
论道教的衰落和佛教的兴盛
孟子的性善论:养气养德
论东西方哲学的相通之处
论钱学森"天人观理论"哲学思想研究
中国哲学的基本问题及时代意义探讨
论事物道德科学性与艺术性
论“人生谈判”
现代技术发展的伦理考量

  [摘要]现代技术特别是高科技的迅速发展对人类社会传统的伦理道德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并引发了人们对许多伦理问题思考。现代技术价值使技术与伦理发生联系,并使技术发展冲击传统伦理成为可能,它促使人们在反思传统伦理的基础上,建构保证技术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新的道德规则和职责——技术伦理。建构技术伦理要考虑到人类自身伦理和人类社会伦理的建设问题。其中,前者主要是指培养和提高技术发明家、技术使用者(如公众等)和技术观察者(如技术评估和评论家等)的伦理素质,后者主要由公众、企业、政府等来完成。
 
  [关键词] 现代技术;伦理;考量

  Abstract: The traditional ethics of human society has been impacted by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modern technology, especially the high technology, which has made many people focus on the ethical problems. Technology and ethics have been connected by the value of modern technology, which makes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impact on traditional ethics possible. It has encouraged people to construct the new ethical rules and responsibilities—technical morality which can guarantee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and society being healthy and continuous on the basis of reflecting the traditional ethics. The ethical construction of human and society should be taken into account before technical morality. The former mainly refers to cultivate and improve the ethical quality of the innovators, the users (such as the publics, etc.) and the technical observers (such as technical estimators and commentators, etc.), and the latter are mainly completed by the publics, the corporates and the governments, etc.

  Key words: modern technology; ethics; consideration
  
  技术从历史走到现在,依靠人类及其社会以及它自身的内在逻辑等多种因素的作用,它先后经历了单相技术(古代:经验型技术)、双相技术(近代:经验型技术和实体型技术)和三相技术(现代:经验型技术、实体型技术和知识型技术)的发展历程[1]。尤其是自从形成技术体系以来,伴随着它的体系结构的日益复杂,它对人类社会的作用和影响也随之增强了。并且,这种作用和影响已经渗透到人类及其社会的伦理道德的层面,这就迫使我们必须从这个层面上对其进行研究。本文只涉及技术在被应用中所出现的伦理问题,而不涉及技术工作者在其职业活动中所出现的伦理问题。
  一、 现代技术对传统伦理的冲击
  现代技术特别是高科技的迅速发展,对人类社会传统的伦理道德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其中,现代生物医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在生命控制、死亡控制、行为控制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向传统伦理观念发起了冲击。其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人工受精、体外受精和无性繁殖等生殖技术虽然可以通过控制人的生殖过程解决生殖功能障碍,促进人类的健康发展,但它可能割断了婚姻与生儿育女之间的联系,可能损害夫妻之间的感情,冷淡代际之间的亲情关系。它可能导致家庭社会关系复杂化,特别是“租借子宫”、“替代母亲”、“试管冷冻婴儿”等技术打乱了传统的人伦道德关系。②性别鉴定技术虽然可以通过及时终止妊娠减少某些性连锁遗传病患儿的出生,但是它可能成为重男轻女者保留男婴、摈弃女婴的手段,致使社会男女比例失调,影响人类种族的持续健康的延续。人工流产技术将会因使胎儿流产失去生命而引发关于“胎儿是否是人”的伦理争论甚至人权争论。③人体器官移植技术虽然可以通过将人体内或某些动物体内一些器官移植到患者体内并替代其相应的病态器官,使得那些器官残缺和因某些器官功能丧失而有生命危险的人获得了新生的希望和生活的权利,但它因冲击“天地之性人为贵”的儒家伦理和关于死亡的传统伦理观(即脑死亡与呼吸死、心脏死之间发生矛盾),降低人的价值与尊严。此外,“安乐死”即所谓“无痛苦致死术”,也会冲击“敬畏生命”、“生命无价”的传统生命伦理观。④“克隆”技术虽然可以产生出相同于亲代的新生物,但它引发关于“人能够像其他客体一样被设计、制造吗”、“如何看待‘克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分子克隆技术(又被称为DNA重组技术,可以从健康的人体中“克隆”出所需要的健康基因,以此置换病人体中的基因,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也会引发诸如“人的基因能否当作商品进行商品交易”等一系列伦理道德问题。
  另外,网络技术的发展也引发出了一系列伦理问题,如因主体被虚拟化而导致虚无主义和自由无政府主义伦理观盛行,丧失伦理道德的行为难以监督和控制,个人隐私被侵犯,信任与责任出现危机,信息资源的安全得不到有利保障等。这些问题既严重地干扰了社会秩序和人们的精神秩序,也阻碍了网络技术的有效使用和持续发展。还有,现代技术还引发了诸如环境伦理、生态伦理、太空伦理等问题。
  二、面向现代技术冲击的伦理思考
  (一)伦理思考的主要问题
  第一,技术发展的目的性何在?其具体内容包括:技术究竟为谁服务?为什么目的服务?技术是被用来造福于人类,还是危害于人类?是为人类的整体福利和进步,还是为了一部分人或集团的私利?技术能否在终极意义上,促进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由于技术的负面效应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类及人类社会的影响所致,因此,这些问题主要是涉及到人类及社会的问题。要回答这些问题,要求我们改变传统伦理观念,形成新的伦理观。这就是德国技术伦理学家汉斯·尤纳斯在其《责任原理》一书中所倡导的“责任伦理”观。这种伦理观倡导要关心未来、自然、人类后代和整个生命界和生态界,主张我们对技术的发明、创新和使用要对人以外的自然负责,要尊重和保护未来人类及未来世界的尊严和权利,符合自然规律的技术的应用未必就是符合人类的目的,因此,技术自身的合规律性应该与其应用的合目的性相统一。我们对于技术研究、开发和使用只有将人类的近期、中期和长远利益、局部与整体利益、个人与他人利益、当代与后代利益统一起来,这才是合乎道德伦理的,否则,则应该受到道德伦理的谴责[2]。
  第二,人类能否乃至如何减少技术的负面价值?人类从受控于自然界到能够(在相对程度上)控制世界,主要凭借的是科学和技术。但是,由于人类不能完全了解自然和社会的规律,也对技术在被使用的过程中所产生的负面价值或效应不能完全进行科学的预测或预知,当然也就不能实现预先对其负面价值或效应进行有效控制。在使用技术所造成的诸如环境生态遭到破坏、全球气温变暖、化学有害物质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并危及生命健康和安全、地球臭氧层日益被损毁等,这正是对人类不能预测和控制技术的负面价值或效应的佐证。另外,人们对诸如基因技术、克隆技术、纳米技术和网络技术等高技术究竟会带来什么负面价值,也不能完全达到预测和控制。
  应该说,在终极意义上,人类不能预测和减少技术的负面价值,不能控制世界。但是,这并不等于说,人类因此而望而却步和悲观失望,极端意义上的技术乐观主义和技术悲观主义都是不可取的。人类虽然不能完全预测出技术的负面价值或效应,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进行预测。对此,尤纳斯的“责任伦理”观提出了一种“预凶”的方法。他认为,在预测未来时应该采取“预凶”方法而不是“预吉”方法,因为后者会诱惑人们在使用技术中走向极端和偏畸,而前者可以通过预测技术的使用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促使人们对其产生敬畏心理,使其谨慎使用技术并预先做出评估[3]。其实,恩格斯也进行的如下劝戒:“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在第一线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线和第三线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它常常把第一个结果重新消除。”[4]这些都会对我们预测技术的负面价值提供启示。另外,人类虽然不能杜绝技术的负面价值,但是一定程度上,人类可以通过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减少技术的负面价值或效应。例如,人们可以通过发明出可降解塑料技术,解决因塑料技术的广泛使用而造成的“白色污染”问题。
  第三,技术所追求的最高伦理是什么?一般认为,科学追求的是真,即科学给人以理性或理智;艺术追求的是美,即艺术给人以感情或激情;信仰追求的是善,即信仰给人以悟性和虔诚。真、善、美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三大支柱,是文明社会的最高目的。真、善、美与我们中华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有共同之处,因此,她也成为中华文明的最高目的。那么,真、善、美也能否成为技术所要追求的最高伦理价值呢?对此,著名学者夏甄陶给予肯定的回答。他说:“人们改造世界,实际上是要改变那本来如此的现实世界的现状。创造对人来说是应当如此的对象世界。这个对象世界不仅是人们已经掌握了的真理的对象化,而且是人们善的、幸福的、美好的愿望的对象化。因此,对人来说,这是体现着真、善、美的统一的对象世界。”[5]可见,夏甄陶把技术看成是人们改造世界、追求“真、善、美的统一的对象世界”的手段和方法,当然它也能够成为技术所追求的最高目的。
  技术理性强调逻辑和计算的方法,并伴随着技术在社会各个领域中的广泛运用,成为工业化社会乃至后工业化社会时代的一种重要世界观、价值观,成为人们追求“真”的一种思维方式、方法和手段。从“可欲之谓善”(孟子语,即为人所需要的技术是善的)和“善的定义技术有利于人类”(F·培根语)这个意义上说,技术在满足人类和社会发展的需要的过程中,也成为人类追求“善”的手段和方法。人类利用技术创造人工自然,美化自己周围的环境,通过以技术为支撑的文化艺术,陶冶人们的心灵,塑造美好的精神世界。因此可以说,实现真、善、美的统一,完全可以成为技术追求的最高伦理价值,技术所体现出来的负面价值,不能完全替代技术的最高伦理价值。
  (二)现代技术引发伦理问题的机制
  上述伦理问题的存在说明技术与伦理已经发生了密切关系。然而,技术和伦理本来属于不同的领域,存在着如下的区别:①中立性与区域性。技术由于常常以工具、机器设备、物质产品的物化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些物化的东西又能为任何国家、阶级或民族所利用,它所具有的效用价值又能很快、很容易地被各个国家、民族的人所认识和承受,因此,技术表现出鲜明的中立性。相反,伦理由于是某一国家或地区的民族所形成的一种价值规范和行为准则,因此,每一个国家、地区或民族的伦理是不同的(如中西方之间就存在很多伦理上的差异)。而且,每一个时代、社会中各自所形成的伦理也是不同的(如封建社会的伦理就和资本主义社会的伦理不同),因此,伦理表现出鲜明的地域性、时代性和阶级性。②超前与滞后。技术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工具和手段,它作为一种直接的生产力,对于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起到巨大的作用,技术作为一种现实的生产力,它的发展一直是超前的,并且能够率先冲破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的阻挠被转移到与其本土社会不同的社会中去。伦理(包括道德)则是人们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所积淀、形成的一种维系人类社会稳定,协调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规范人类自身行为的行为规范或行动准则。伦理的形成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因为它要使大多数人承受它认可它,并在此基础上按照它的标准来行动。伦理一旦形成,就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不容易轻易地改变,它的发展往往是滞后的,也很难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中形成一种普适性的文化。
  技术与伦理之间所存在的上述区别,似乎让人感到技术与伦理没有关系,不构成伦理关注的对象。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能够促使技术与伦理发生联系的呢?简单说,是技术价值使技术与伦理发生联系的,是技术价值使技术发展能够冲击传统伦理的。 

随机推荐
知识,为信仰留余地—读布伯,哈贝玛斯,汉娜.阿伦特
论当代大学生的社会责任
德莱塞小说《金融家》中的“超人”哲学分析
生态女性视阈下的可持续发展
论钱学森"天人观理论"哲学思想研究
从理论批判到现实关怀
关于科学与宗教的断想
现代性与后现代性视域中的黑格尔与马克思
存在与艺术:自我的现代命运
技术是一个过程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