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台湾问题 最近更新
谈谈青年职业道德教育
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论文封面
构建地方特色和优势论文
经济政治学论文:对政治与行政的若干思考
世界新秩序论文
2012届国际政治本科毕业论文选题指南
刍议国际新闻报道中的政治导向论文
有关应对旱灾地方性知识论文
初中俄关系展望世界论文
浅谈政治的理性追寻与新概念
解析地方行政管理体制策略
关于早期苏区的革命生态
中西民主制度对比分析论文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及方法论论文
台湾科学史学的建制论文
国际关系讲座论文范文
简论我国教育行政体制改革论文
试论自由与正义论文
孟子的民本主义论文
地缘政治学论文:分析地缘政治学理论和美国的全球地缘战略
1949至1979: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军事政治较量及其影响

台湾问题一直是影响中美两国关系发展的一个重大的原则性问题。1949年至1979年中美两国围绕台湾问题而展开的军事政治斗争及其结果,不仅对迄今为止的中美关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且对未来的中美关系发展,特别是给中国人民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带来许多变数。因此,考察1949年至1979年中美两国围绕台湾问题而进行的军事政治斗争历史,对于深刻认识中美关系的演变及前景,尤其是对于海峡两岸关系发展中正确处理和因应美国因素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

  一、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对台政策变化的转折点

  1948年底,国民党在大陆败局已定,正是从这时起,美国政府开始认真考虑对国民党政府的政策。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已对腐败无能的蒋介石政权丧失信心。1949年1月,李宗仁在美国支持下,迫蒋下野。同月27日,美军顾问团撤离中国。当时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希望中国共产党人只是“土地改革者”,也希望共产党掌权后能倒向西方。因此,当同年4月国民党政府南京失守迁都广州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却仍留在南京等待解放军进城,意在同共产党人接触。但此时在美国国内掀起一股反共情绪。以军方为代表的鹰派对司徒雷登的用意不以为然。不久,便把他召回美国。

  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其中强调了“一边倒”的方针,提出“我们在国际上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的,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而不能向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去找。”(注:《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75页。)

  8月5日,美国发表《中美关系白皮书》,将蒋介石集团的贪污、腐化、专制、昏庸一一细说,以说明国民党的失败是咎由自取,而非美国支持不力。台湾方面的学者指出:“这是杜鲁门政府对一个曾经并肩浴血苦战的盟邦所作最不公正的缺席审判。”(注:陈志齐:《美国对华政策三十年》第23-24页。)蒋经国在回忆这段历史时,感慨地说:“说得难听一点,无异是宣布我政府的死亡证明书,同时暗示如何办理后事。”(注:蒋经国:《我的父亲》第62页。)

  对白皮书的发表,毛泽东连续写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等一系列文章予以驳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美国国务院举行远东问题圆桌会议,讨论的重点是承认中国问题。当时的舆论分为三派:一派主张立即或在限期内承认中国;另一派主张有条件的承认;第三派则主张更积极地援助蒋介石的政权。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和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为代表的军方是第三派的主要发言人。

  但是当时的杜鲁门和艾奇逊已决定从台湾“脱身”,不想再在经济上、军事上去填这个无底洞。12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出《关于台湾政策宣传指示》说:“台湾在政治上、地理上和战略上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它一点也不特别出色或重要。……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它是一种严格的中国的责任。”(注:美国《纽约日报》,1951年6月2日。)大家都预料该岛将陷落,在国民党的统治下,那里的民政和军事情况已趋恶化,这种情形更加强了这种估计。

  总之,这份被称为“28号特别命令”的文件,再清楚不过地显露出美国已准备抛弃台湾当局,采取“袖手政策”(Offhands Policy )。

  1950年1月5日,杜鲁门发表对台湾问题的声明。他保证遵守《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关于台湾归还中国的规定,并称,美国和其它盟国尊重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已有4年了。接着他说:“美国对台湾和其他任何中国领土没有掠夺性意向。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力和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无意使用武装力量干预现在局势。美国政府将不遵循足以使之卷入中国内争的方针。同样地,美国将不对在台湾的中国提供军事援助或军事上的意见。”(注:美国国家档案馆,第59档案组,第370匣“福摩萨黑皮书”中存有杜鲁门1月5日声明副本。)

  如前所述,杜鲁门1月5日声明是美国政府表明遵守国际条约和协议,不干涉台湾问题的一项最明确的表示,但它仍是不彻底的,问题就在杜鲁门后来加上去的“目前”二字。对此,艾奇逊在当天下午专门解释总统声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目前”这个词意味着“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我们在远东的军队可能受到攻击这样一种不幸的情况下……自然这未必会发生……美国必须具有为其安全在任何地区采取任何行动的完全的自由。”(注:美国国务院编:《国务院公报》第22卷第550期(1950年1月16日)第79-81页。)这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一个潜台词。

  1月13日,在美求援达一年之久的宋美龄在饱受冷落鄙夷之后黯然返台。此后不久,美国开始从台湾撤走侨民,这暗示美国已认定台湾很快将被共产党攻占。与此同时,美国也未放弃再在台湾演出“换马”的企图。美国想以李宗仁代替蒋介石,以给在美养病的李宗仁以国家元首的待遇。当3月1日,蒋介石在台北宣布“复行视事”,继续行使“总统”职权时,美国的杜鲁门仍以总统的身份接见李宗仁“总统”。

  而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正在加紧进行。1950年4月30日,海南岛全境解放,全歼蒋军3万余人。5月18日,人民解放军又解放舟山群岛。此时,人民解放军已在华南各地修建军用机场30个,400架战斗机已进入战斗状态;在福州、厦门、汕头等港口,大量登陆艇及船只已进入起航准备。到了7月,台湾海峡风平浪静之时,数10万精兵将越海投入战斗。当时的情况正如美国“第28号命令”所说的“大家都预料该岛将陷落”。国民党“在那里将和其他地方一样容易被攻破。”5月27日,台湾《中央日报》发表社论,承认台湾“已到了空前未有的危险时期。”至于蒋介石本人,已对手下将领明言:“如果台湾不保,我是决意不会走的。”据蒋经国后来回忆,当时蒋介石已下定“杀身成仁”的决心,并勉励其将领“在国家最艰难的时候,选择最有意义的死。”

  此时,只要一声令下,渡海作战,台湾的解放不是不可能的。但就在此时,6月25日的清晨,三八线上的枪声终于打破了寂静,美国迅速改变了对台政策。6月27日,杜鲁门下令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6月29日,美国第七舰队的6艘驱逐舰,2艘巡洋舰和1艘运输舰侵入台湾海峡。杜鲁门还在声明中说什么“台湾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经由联合国的考虑。”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从而推翻了他本人在半年前所作的声明。台湾问题由于美国的插手,变得复杂起来。

  二、“对日和约”会议和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美国谋求长期侵占台湾的“合法化”

  战后,日本一直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更重视日本作为战略基地,要纳入它的战略体系中。美国片面炮制的对日“和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其目的是谋求使其长期占领日本“合法化”。


 1950年10月,美国提出关于对日和约问题的备忘录。当即受到苏联和中国政府的质询。1951年7月20日,美国又发出了片面召开旧金山会议的通知。8月,美英公布了“对日和约草案定本”。其中,在领土问题上它违背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协议的规定,故意把我台湾、澎湖列岛等归属问题弄得含混其词,声称要留待英苏中美四国决定,如在条约生效后一年内不能作出决定,则由“联合国大会决定”。由于当时根本不存在召开四国政府代表会议的可能性,其实质就是企图长期霸占台湾、澎湖等中国领土。同年9月4日至8日,“对日和约”会议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主要对日作战的国家,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越南民主共和国没有参加会议,而苏联、捷克、波兰拒绝出席签字仪式。在美国的操纵下,“对日和约”炮制出笼。同时吉田政府在美国指使下,也同蒋介石集团签定了所谓的“和约”,并建立“外交关系”。

  朝鲜战争结束以后,缔结军事同盟协定,拼凑双边或多边的军事集团就成为美国实现其称霸世界战略的重要手段。1953年9月,美国和蒋介石集团签订了《军事协调谅解协定》,规定:蒋军的整编、训练、监督和装备,完全由美方负责,如果发生战争,蒋军的调动须得到美方“同意”。把台湾澎湖列岛及沿海一些岛屿列入协定中所包含的范围,并成立了由美国控制的“协调参谋部”。1954年12月2日,美国又同蒋介石集团签订了所谓的《共同防御条约》。“条约”共有10条,其中规定:一旦“缔约国之领土”受到“武装攻击”,应采取行动对付“共同危险”。美国政府在台湾、澎湖及附近有“部署美国陆海空军”之权力。还规定“条约”“应无限期有效”。“条约”还把蒋介石集团的所谓“领土”规定为台湾与澎湖列岛,并可扩大及经美蒋双方共同“协议”所决定之“其他领土”。12月10日,在美蒋交换“谅解”的“换文”时,由美国提出,蒋介石集团“同意”,美蒋在使用武力时须经“共同协议”,把“条约”运用范围局限于台、澎,而不包括由蒋军占领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以及蒋军的军事行动要事先得到美国的“同意”。这是美国明目张胆地以战争威胁手段阻挠我国的神圣统一事业,制造“两个中国”阴谋的大暴露。而且,通过非法的“美蒋条约”,使美国侵占台湾的行为“合法化”,并正式取得了在台湾、澎湖及附近地区部署军队的“权力”。

  三、金门炮战:美国划峡而治阴谋的破产

  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签订后,台湾被正式纳入美国的“反共防御体系”之中,台湾被美国视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麦克阿瑟语)和“反共前哨”;国民党政权也因此立住脚跟,得以偏安一隅。然而,美蒋之间存在着一些重大矛盾。美国深知国民党“反攻大陆”、“光复国土”从军事上讲已无可能,因此对国民党军队在大陆沿海地区的军事骚扰活动并不积极支持,而是希望国民党军队固守台湾,确保台湾这块基地,实现“划峡而治”,即确保台湾岛永远脱离中国而“独立”。因此,美国竭力鼓吹“台湾地位未定论”、“联合国托管台湾”、“台湾中立化”,意在混淆国际视听,使国际社会不再视台湾为中国之一部分,也意在使蒋介石放弃“反攻大陆”计划,专意守住台湾。对美国来说,“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而国民党集团也深知,如果放弃“反攻大陆”,他们便不能自称是“中国合法政府的代表”,甚至也无理由在台湾立足。因此,他们必须坚守“一个中国”和“反攻大陆”的口号和目标,而反对“划峡而治”。而其中的关键是,是否守住金门、马祖等岛屿。

  1895年甲午战争后签订的《马关条约》只是规定台湾、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而不包括金门,马祖。而国民党退踞台湾后又事实上占据着金马。退一万步假如说台澎由于日本占领50年后归还给谁尚不明确而“地位未定”的话,那么金马从来就在“国民政府”有效管理之下,从未被他国占领,从未有“地位未定”问题的出现。因此,对美国来说,要通过鼓吹“台湾地位未定论”来制造“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金门、马祖是累赘和障碍。同时,国民党军队继续占领金马与人民解放军近距离对峙并不断挑衅,只会促使解放军更早南渡攻打台湾。于是,美国政府多次劝说蒋介石放弃金门、马祖,所以在《共同防御条约》中,美国也并未把金、马列入“共同防御”的保护范围之中,并想以此迫使蒋介石放弃金马。而对国民党来说,金马是他们“对大陆主权的象征”,是“反攻大陆”的桥梁或跳板,是军事反攻的“前沿阵地”,因而是绝对不能放弃的。

随机推荐
论台湾民主的价值取向
从台湾地方志编修看国家主权行使
两岸关系新思维
在法科生和台独分子之间——对民进党高层的一种法社会学考察
台湾“参与联合国”的意图、策略和困境
麻烦,台湾问题
两国论对美中台关系的影响
War or Peace Over TAIWAN?
台湾“民主乱象”的启示
武力遏制台独法理独立的利弊分析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