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研究论文 最近更新
岭南文化论文:珠玑巷与岭南移民的历史关系
永州文化论文:永州名人柳宗元与元结作品传播
浅谈孟非主持风格与《随遇而安》
论文:浅谈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东方文化研究论文:浅析东方文化的圆满
文化论文:高校大学生网络阅读文化现象浅探
流行歌曲论文:五月天阿信歌词创作研究范文
中华文化研究论文:中华文化的导向作用及发展走向
历史系论文:从秦灭六国透析人性特点
文化研究论文:文化形态与内涵综述
浅论中国文人的素质修养
广东凉茶文化现象调查报告 凉茶文化调查报告
论中国隐士文化内涵
东西方古典爱情诗的差异比较分析
文化毕业论文:现代社交礼仪的必要性及现实意义
沟通方式对沟通质量的影响
《周礼》在谢氏城堡中的文化遗存
论电视相亲类节目的社会文化内涵
欧美文化之没落及中国现代化出路
论互联网时代公民价值观的培养
从“诗言志”的经典化过程看古代文论经典的形成(2)
    第三个时期,从战国初年到战国末年,从理论层面进行“诗言志”的经典化。战国是一个很务实的时代,也是一个“子学”发达的时代。随着周王朝的逐渐衰落,各诸侯皆欲以“战”霸天下。礼乐制度、《诗》《书》经典和赋诗言志等旧时代文化渐渐淡出历史舞台。士人面对现实,或著书立说,或游说诸侯,皆跃跃欲用于世。因而,一时著述迭出,论说纷纭,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诸子皆从实际出发,或言法,或言兵,或言农,或言技,或言术,却很少言诗。兵家如《尉缭子》,名家如《公孙龙子》,杂家如《黄帝经》,法家如《商君书》等,皆无一例引《诗》。因为在他们看来,诗、乐不仅无用,而且有害。商鞅认为,“学《诗》”必使“粟少”、“民穷”、“兵弱”、“国削”,因而将“《诗》”、“《乐》”列入“六虱”之二(《商君书·靳令》)。韩非也认为,“好五音不已,则穷身之事也”(《韩非子·十过》)。这些人功利务实,为学多存形下之思。但这是战国学术的主流,因而可谓“子学”多“实学”。当然,也有例外。这时,关切精神文化,心系形上之学者,只有儒、道两家。所以,“诗言志”的经典化工作就是在儒、道两家中进行的。道家代表人物庄子,虽然对《诗》持否定态度,但“《诗》以道志”(《庄子·天下》)一说,却在无意中为“诗言志”的经典化做了传播工作。应该说,这个时期“诗言志”的经典化工作主要是由儒家完成的。《孟子》一书引诗33次,称诗2次。孟子从“读者接受论”的角度,提出了“逆志”说(《孟子·万章》),进一步发展了“诗言志”说。《荀子》一书引诗82次,论诗11次[10]。荀子受庄子的影响,从“六经论”角度,指出“《诗》言是其志也”,进一步引申了“诗言志”说。到了《礼记》出来,既上承《尧典》,又对春秋以来的“诗言志”经典化工作进行了总结,提出了“志之所至,诗亦至焉”(《孔子闲居》)等“五至”说,形成了《尧典》之后的第二个经典。
    第四个时期,从西汉到东汉,进一步巩固了“诗言志”的经典地位。汉代是一个重立经典和经典流行的时代。从上文论述中可以看出,儒家经典是逐渐形成的。早在春秋初期,《诗》、《书》就已经成为经典了。据《左传》记载:鲁僖公二十七年(公元前633年),晋国大臣赵衰说:“《诗》、《书》,义之府也。”他还在这话之前,用了“臣亟闻其言矣”的表述方式,可见这话是他听前人说的。那么,《诗》、《书》经典化的时间还可以向前推移。后来,经过孔子、孟子和荀子为代表的几代儒家学者的努力,形成了《诗》、《书》、《礼》、《乐》、《易》、《春秋》等六部经典,称为“六经”。在这些经典中,《诗》、《书》在春秋之前就已经被官方经典化了,甚至被制度化了,只有其他四经则是经过儒家学者个人的努力经典化的。到了汉武帝建元五年(公元前136年),朝廷设立“五经博士”制度。从此,《诗》、《书》等经典便又一次被官方化和制度化了。同样,“诗言志”也成为新的官方经典。因此,在整个汉代,“诗言志”成为最流行的经典诗学思想。据贾文昭主编的《中国古代文论类编》的“诗言志”专题选文来看,汉代就有12条[11]。贾谊、董仲舒、扬雄、班固、王逸、郑玄和许慎等汉代著名的学者,都谈论过“诗言志”问题。其中,《毛诗序》是最杰出的代表。它上承《尧典》和《礼记》,对“诗言志”作了全面、深入和系统的论述。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那段话:“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毛诗序》将原来就是经典的“诗言志”再经典化,被后世学者所祖述,成为《尧典》和《礼记》之后的第三个经典。到此为止,“诗言志”的经典化过程基本上完成了。从此以后,只是使用经典和发展经典的问题了。
    综上所述,是我对“诗言志”经典化过程的简单描述。这就是:商代是“诗言志”说的创立时期,产生了《尧典》这个原典性经典;从西周以降,在1260多年之间,“诗言志”说经过了三个时期的经典化,又形成了《礼记》和《毛诗序》这样两个经典文本。因此,对于“诗言志”的经典载体来说,《尧典》是第一级经典文本,《礼记》和《毛诗序》是第二级经典文本,形成了“一宗二派”的经典文本系统。它们对于后世的影响力是有大小差异的。我根据贾文昭主编的《中国古代文论类编》和《中国近代文论类编》的“诗言志”专题选文情况统计,历代引用《尧典》者27条,引用《毛诗序》者23条,引用《礼记》者8条。虽然三者都是经典,但前两者的影响要大得多。这些大体能够反映出“诗言志”经典化过程中的实际情形。

    三、“诗言志”经典化途径与古代文论经典的形成
    《庄子·徐无鬼》有所谓“横说”和“纵说”之法。上文谈“诗言志”经典化过程,是纵说;接下来谈“诗言志”经典化途径,则是横说。就是说,我们要探讨“诗言志”是通过什么途径成为经典的。因为“诗言志”是中国古代文论的“开山纲领”,所以它的经典化途径便不只是个案问题,而是具有普遍的意义。因此,下文将“诗言志”经典化途径与古代文论经典的形成问题结合起来探讨。
    由于“诗言志”经典化过程是十分复杂的,因而它的经典化途径也显得比较复杂。大致来说,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精品的内质。“诗言志”是一个内涵异常丰富的诗学命题,是一个对于诗歌创作过程高度凝练的经典概括,是一个具有“精品内质”的古代文论观点。因此,“诗言志”便有很丰富的理论内涵,历代学者对于它的阐释构成了一个潜在的理论体系。对于这些问题,我在10多年前已经作了全面而深入的探讨[12]。当时,我认为,诗言志,“这是三个内容异常丰厚的沉甸甸的诗学术语,这是一个揭示诗歌创作过程由志而言而诗的简明公式,这是一部将诗歌创作过程中三个重要阶段的丰富内容高度浓缩的诗学著作”。从历史上看,类似“诗言志”这样简明精要、内涵丰富的命题,并不多见。很显然,“诗言志”已经具备了“精品的内质”。所以,“精品的内质”,就是“诗言志”经典化的基本条件,也是古代文论经典化的基本条件。诸如,“立象尽意”、“神与物游”、“为情造文”、“文以载道”和“诗穷后工”等经典命题,《毛诗序》、《文赋》、《文心雕龙》、《诗品》、《二十四诗品》、《沧浪诗话》和《人间词话》等经典论著,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因为它们都具有“精品的内质”,具有成为经典的内在条件。这是决定性的因素,也是中国古代文论经典化的唯一途径。
    其二、阐释的空间。“诗言志”这句古训为后世留下了无限的可阐释空间。孔子重视“观志”,孟子则善于“逆志”。《礼记·乐记》从礼乐活动的主体表现心理层面,将“诗言志”纳入其表现体系。《礼记·孔子闲居》突出主体“志”的地位,提出了“五至”说。《毛诗序》看重“志”的运动(所之)过程,作出了“在心为志,发言为诗”的更为具体的阐释。孔颖达通过“在己为情,情动为志,情、志一也”的论述,将“言志说”与“缘情说”统一了起来。(《春秋左传正义》卷五十一)袁枚在“志”字上大作文章,提出了“一日之志”、“终身之志”、“事外之志”、“诗外之志”和“即事成诗之志”的观点(《再答李少鹤书》)。钱泳则认为,“志人人殊,诗亦人人殊”(《履园丛话》卷八)。因此,从孔子到近代,“诗言志”说的传播过程,也是再阐释的过程。通过人们的阐释活动,“诗言志”说被一次次地激活和增值,从而获得了新的生命。这也是“诗言志”经典化的一个途径。同样,在古代文论中,类似“自然”、“意境”和“神韵”这样的经典范畴,类似“言不尽意”、“神与物游”和“文以载道”这样的经典命题,类似《毛诗序》、《文心雕龙》和《人间词话》这样的经典论著,都被历代学者争相阐释,论说不绝,就因为它们有无限的可阐释空间。
    其三、经典的载体。“诗言志”最早出现在今文《尚书·尧典》之中,而《尚书》(即《书》)在春秋初期就已经成为经典,后来又成为儒家的“五经”、“六经”和“十三经”之一。即使“诗言志”的第二级载体如《乐记》和《毛诗序》,前者属于《礼记》,后者属于《诗经》,两者都是儒家的经典。所以,“诗言志”从殷商时期走到今天,一直与经典相伴随,成为“经典中的经典”。在这一点上,不仅“诗言志”是幸运的,而且古代文论也是幸运的。因为,在古代文论中还有许多范畴、命题和观点,是凭藉着经典的载体而得以传播的。具体来说,“赋”、“比”、“兴”、“美”、“刺”之于《诗经》,“意象”、“通变”、“刚柔”、“修辞立其诚”之于《易经》,“诗教”、“六艺”之于《礼》,“和”、“文采”、“节奏”、“感物心动”、“观舞知德”、“审乐知政”之于《乐》,“三不朽”之于《春秋》,“文质”、“辞达”、“思无邪”、“兴观群怨”、“事父事君”、“尽善尽美”之于《论语》,“养气”、“共同美”、“以意逆志”、“知人论世”之于《孟子》,等等。可以这样说,中国古代文论的大半壁江山是由儒家经典奠定的。因此,经典载体对于古代文论的经典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古代文论经典化的重要途径。
    其四、影响的延续。“诗言志”从《尚书·尧典》以来,衣被千载,影响不绝。我据《中国古代文论类编》和《中国近代文论类编》的“诗言志”专题选文情况统计,先秦8条,两汉12条,魏晋南北朝7条,唐代9条,宋代16条,元代3条,明代14条,清代30条,近代13条,共计112条。庄子、荀子、班固、郑玄、沈约、刘勰、孔颖达、陆游、王守仁、王夫之、袁枚、魏源等,历代名家都有所引用和发挥。当然,这只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由此可见,“诗言志”在各朝代的影响或大或小,不尽相同;但它从殷商到近代一直传承下来,历史的链条从没有中断过。这就是经典的影响。因此,我认为,大凡经典都对当代和后代产生了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根据有没有影响或影响指数的大小来判断它是不是经典。比如,同是与孔子有关的古代文论文献,《论语》是经典,而近年发现的《孔子诗论》却不是经典。道理很简单,就是前者对后世造成了很大影响;而后者在当时有多大影响,暂时还不得而知。但从至今还没有发现有相同的抄本流传下来看,它在当时的影响也可能就不大。另外,从传世文献中还没有发现有引用《孔子诗论》的情况来看,它对后世几乎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因此,可以说,它是很重要的古代文论遗产,而不是古代文论经典。凡是大家公认的古代文论经典,都有一个从古至今的“传承链”存在,也都对后世产生了影响。
    其五、儒家的努力。如上文所述,在“诗言志”经典化的过程中,孔子、孟子和荀子都尽了最大的努力,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实,儒家学者对于古代文论的经典化贡献更大。在先秦诸子中,儒家以外的学者,尚用而不尚文,对于文学艺术的态度不是很积极。墨家的墨子、法家的商鞅和道家的庄子对“诗”、“乐”持否定态度,道家的老子、兵家的尉缭子和名家的公孙龙子从不谈诗、乐。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先秦儒家对于文学艺术的热情投入和积极努力,中国文学史和中国艺术史恐怕就是另外一种面貌了。中国古代文论的情形也是如此。总的来看,古代文论的绝大部分内容是从儒家那里来的。我大致估计,在古代文论中,来自于儒家的内容占三分之二,来自于道、墨、兵、释等诸家的内容占三分之一。打开郭绍虞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论选》,将其经典一一数过来,诸如《尚书·尧典》、《论语》、《孟子》、《荀子》、《毛诗序》、《楚辞章句序》、《典论·论文》、《文赋》、《文心雕龙》、《诗品》、《修竹篇序》、《与元九书》等,皆是儒家文论的经典。儒家文论是中国古代文论的主流。因此,儒家的努力也是古代文论经典化的重要途径之一。
    其六、政治的权力。“诗言志”最早是借舜帝之金口说出,又是通过乐官夔推行“乐教”的方式落实的。因此,“诗言志”从一开始提出,就是政治权力的体现。后来,从西周的礼乐制度、春秋的赋诗言志到汉武帝设立五经博士,在“诗言志”的传播过程中,一直有政治权力的影子存在。古代文论经典的形成也是如此。诸如孔子的“事父事君”,《乐记》的“审乐知政”,《毛诗序》的“先王教化”、“美刺讽谏”,曹丕的“经国大业”,一直到梁启超等人的“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等等。古代文论经典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与政治权力的推波助澜有密切的关系。
    综上所述,精品的内质、阐释的空间、经典的载体、影响的延续、儒家的努力和政治的权力等,是“诗言志”和古代文论经典形成的主要途径。④搞清楚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把握古代文论的发展规律,对于我们总结古代文论的民族特色,对于我们科学界定“文学经典”的概念等,都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因此,我认为,所谓文学经典,是指具有精品内质、阐释空间和持久影响的文学文本,包括文学作品文本、文学理论文本、文学批评文本和文学史文本。也就是说,我们判断是否文学经典,至少有三个权衡标准,即有无精品内质、阐释空间和持久影响。这三者之间存在着逻辑的和历史的关系,即有精品内质,才有阐释空间;有阐释空间,才有持久影响。反过来说也是如此。所以,对于文学经典来说,这三者缺一不可。同时,还要指出,文学经典本身就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从大的方面说,文学经典包括文学作品经典、文学理论经典、文学批评经典和文学史经典;从小的方面说,文学理论经典也可以包括文学经典范畴、经典命题、经典观点和经典论著:从纵的方面说,文学经典有一时之经典,有一代之经典,有千古之经典;从横的方面说,文学经典有民族之经典,有国家之经典,有世界之经典。因此,关于文学经典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探讨。

 

    注释:
    ①参见童庆炳:《文学经典建构诸因素及其关系》,刊于《北京大学学报》2005年第5期;吴承学、沙红兵:《中国古代文学的经典》,刊于《中山大学学报》2004年第6期;张兵:《我对金庸小说“经典化”及其成因的意见》,刊于《中国比较文学》2005年第1期;洪子诚:《中国当代的“文学经典”问题》,刊于《中国比较文学》2003年第3期;孟繁华:《21世纪:没有文学经典的时代》,刊于《中华读书报》2005年8月10日第10版;童庆炳的《〈红楼梦〉、“红学”与文学经典化问题》,李春青的《文学经典面临挑战》,陶东风的《文学经典与文化权力》等相关论文,参见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文艺学网《文艺学新周刊》第4期、第5期(http://www.wenyixue.com/)。
    ②本文青铜器铭文均引自张其昀著《汉字学基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其中将“佳”释读为“唯”,不如释读为“惟”字,这样更符合西周人的用字习惯。
    ③见王昆吾著《中国早期艺术与宗教》,东方出版中心1998年版,第306页注[67]。魏源《诗古微·夫子正乐论》、劳孝舆《春秋诗话》、朱自清《诗言志辨》、罗根泽《战国前无私家著作说》等均有统计,但统计数字不统一。本文采用最新统计数字。
    ④我在本文中提出的“诗言志”与古代文论经典化的“六个途径”,与童庆炳先生提出的文学经典建构“六要素”说有部分内容不谋而合。童庆炳先生的“六要素”说见于《文学经典建构诸因素及其关系》(刊载见注①)一文,具体内容是:(1)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2)文学作品的可阐释的空间;(3)意识形态和文化权力变动;(4)文学理论和批评的价值取向;(5)特定时期读者的期待视野;(6)发现人(又可称为“赞助人”)。我在撰写本文时,并没有故意会用童先生的观点,而只是从一个个案研究出发,来探讨古代文论的经典化问题。开始“六个途径”的次序是:精品的内质、经典的载体、儒家的努力、影响的延续、阐释的空间、政治的权力,后来按逻辑次序调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与童先生的“六要素”说一对照,发现竟有三条不谋而合。这也验证了童先生的“六要素”说的科学性。就是说,“六要素”说对于文学经典化现象有普遍的解释性。特此说明。

【参考文献】
    [1] 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一编(修订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2] 顾易生、蒋凡.先秦两汉文学批评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3] 蒋善国.尚书综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4] 陈良运.中国诗学体系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5] 钱宗武.今文尚书语法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6] 周秉钧注释.尚书[M].长沙:岳麓书社,2001.
    [7] 宋镇豪.夏商社会生活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
    [8] 刘毓庆、郭万金.春秋世卿公族与诗礼名家——春秋十家诗学评说[J].山西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4(4).
    [9] 郭英德、谢思炜等.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史[M].北京:中华书局1995.
    [10] 罗根泽.战国前无私家著作说[A].古史辨(第四册)[C].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11] 贾文昭、程自信.中国古代文论类编[C].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1988.
    [12] 古风.“诗言志”的历史魅力与当代意义[J].社会科学战线,1991(2);建构“诗言志”的理论体系[A].古代文学理论研究(18辑)[C].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随机推荐
视觉文化的“创世纪”——新媒体艺术及其对影像文化的促动
趋异时代报告文学的文体位移——关于“中心/边缘”论的辨证省思
甘南州民间美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
“工作而等待”:论四十年代冯至的思想转折——冯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
中华古文字艺术之“印石文化”
日本京都大學的春秋學研究之傳統
新文学的历史—时间境域
文化遗产业发展中的制度体系建设
面向高新科技时代 促进文学艺术发展--高新科技背景下文艺功能的变迁详细内容
仙桃饮食烹饪文化的现状与发展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