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研究论文 最近更新
岭南文化论文:珠玑巷与岭南移民的历史关系
永州文化论文:永州名人柳宗元与元结作品传播
浅谈孟非主持风格与《随遇而安》
论文:浅谈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东方文化研究论文:浅析东方文化的圆满
文化论文:高校大学生网络阅读文化现象浅探
流行歌曲论文:五月天阿信歌词创作研究范文
中华文化研究论文:中华文化的导向作用及发展走向
历史系论文:从秦灭六国透析人性特点
文化研究论文:文化形态与内涵综述
浅论中国文人的素质修养
广东凉茶文化现象调查报告 凉茶文化调查报告
论中国隐士文化内涵
东西方古典爱情诗的差异比较分析
文化毕业论文:现代社交礼仪的必要性及现实意义
沟通方式对沟通质量的影响
《周礼》在谢氏城堡中的文化遗存
论电视相亲类节目的社会文化内涵
欧美文化之没落及中国现代化出路
论互联网时代公民价值观的培养
素素(上)
   约会
    整整一天过去了,素素仍没想好是去还是不去。
    素素把欢欢叫到跟前,摸着它雪白、柔软的长毛,说,你来定吧,同意去就叫一声,不同意去就卧下。欢欢是一只聪明的京叭,它若有所思地与素素的目光相对了一会儿,忽然“汪”地叫了一声。素素如释重负地定下心来,在镜前照一照,就丢下欢欢走出去了。母亲从屋里跟出来问她去哪儿,她只说,去前街。
    素素是去见马英姿给她介绍的男朋友,那人与马英姿在市里同一家服装厂上班。素素不大喜欢马英姿,马英姿介绍的人她也就有些迟疑,但马英姿介绍的是城市人,素素的理想就是找一个城市人。素素想着那人一定很会说普通话,一定得是高个头、白皮肤,一定得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素素知道实现这理想很难,她在村办工厂上班,与城市人相识的机会是不多的,只因为不喜欢马英姿而失去这机会,她想也许是十分愚蠢的事。
    素素从她住的后街往前街走,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胡同。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满胡同都是饭菜的香味儿,愈往前走,离前街愈近,饭菜的味道也就愈显出不同,开始的香味儿是纯正的,渐渐地变得混浊起来,似掺进了腥兮兮、酸兮兮的味道,就像谁家炒菜用了年久的荤油,菜又是变了质的,一切都那么不对劲。素素上学的时候天天都从这胡同里穿过,胡同里的味道她是太熟悉了,因此她就像后街所有的大人们一样,对前街的人是很有几分小视的。马英姿和素素从小学就同班,一直同班到了初中毕业,在素素眼里,马英姿就好比前街的一个代表,要想了解前街人,只须了解马英姿一个人就可以了。马英姿的头上永远有与头屑一般稠密的虮子,虮子生出虱子,虱子再生出虮子,循环往复,无穷无尽。因此马英姿在上学期间受尽了同学、老师的歧视,要不是她功课还算跟得上,早被老师开到下一个年级去了。老师绝不是缺少爱心,每一个教过她的老师都设法治理过她头上那些活物,但就如同烧不尽的野草一样,春风吹又生,每一个老师都以失败而告终。
    走出胡同左拐,不远处有一个土墙围起的院落,土墙只有半人高,隔了墙就能将马英姿的家尽收眼底。素素看到,屋门开着,马英姿一家正围了饭桌吃饭,除了马英姿的父母和马英姿的两个双胞胎弟弟外,还有一个素素不认识的小伙子。素素注意地看那小伙子,也在一口一口地吃着饭菜,饭菜的味道比在胡同里闻到的味道浓郁了许多,素素不断屏气停息地抗拒着。灯光有些暗,又隔了院子,怎么也看不清小伙子的模样,只知道坐在那里与马英姿高低是不相上下的,身体是偏单薄的那种。素素看了他想,一个吃得下马英姿家的饭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呢?
    这个念头使素素不由地就挪动脚步要往回走了,她原以为这人会和自己一样小看马英姿这样的人家的,至少不会沾她家的饭菜,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就在这时,素素忽然听到马英姿的喊声:素素,就等你了,还不快进来?
    素素知道是躲不开了,只得绕过土墙,迈进了马英姿家的院门。
    但素素没有料到,这一迈,竟真的迈出了变化,全部的生活、情感的变化!不管素素多么不想承认马英姿家的院门与自己的变化有什么关系,这个夏日的夜晚她却是永难忘记的了。
    素素在马英姿住的里间与小伙子单独会了面,外间是很大的电视声响和马英姿两个弟弟的嬉闹。素素发现,小伙子人长得一般,却是个会说普遍话的,那普通话不是学来的,一出口就是他自个儿,虽不若电影、电视里人说得好听,比村里人的话听上去还是洋气多了。穿着也说得过去,碎格子上衣,浅灰色裤子,上衣束在腰带里,有一种城市人才有的洒脱。同样的装束,农村小伙子是少有这份洒脱的。只是个头矮了些,举止也不那么斯文,反而有些好动,好动却也难引人注意属在众人堆是不大起眼的那种。
    素素是冷静的,小伙子却是激情的,一见素素目光就不由地亮起来。素素当然感觉到了,心里高兴着,面上却平静地与小伙子答话。素素问,晚上吃的什么饭?小伙子说,稀粥、馒头、炒菜。素素问,炒的什么菜?小伙子想了想,说,好像什么都有,烩菜吧?素素便笑了笑,紧跟了问,好吃么?小伙子大约看她问得认真,便也笑,说,凑合吧,我这人好凑合,吃什么都行。素紊知道,小伙子无论说好吃或者不好吃都不会比这句话更合适了,这句话一出口,两人有了一种默契似的,关系不由地就近了许多。至少素素觉得近了许多,她想,他当然是吃不惯马英姿家的饭,他这样一个来自城市的人,不凑合又有什么办法,不说凑合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在外间的干扰声中说了一小会儿话,马英姿就挑门帘进来了,她先看了小伙子问,文哥,我的眼光不错吧?又看了素素说,怎么样,文哥还对你的心思吧?不待两人答话她又说,做媒人我这是头一遭,也是文哥逼出来的,谁让文哥对我好呢,你说是不是,文哥?
    小伙子叫江文,比素素大一岁,与马英姿同岁,这一开始马英姿就介绍过了,但马英姿一口一个文哥的,就像比江文小了多少岁。素素不由地皱皱眉头,出口说道,搞错了吧,马英姿你不是一月出生么?
    上学的时候,素素就习惯了对马英姿这样不客气又少心计地说话。而马英姿呢,却再也不是上学时的马英姿了,就见她两手一拍爽朗地笑道,哎呀呀,瞧我这妹妹,刚见面两分钟就忌妒上了,我是一月出生不假,可还有个一月出生的,比我还早了三天,你说我不叫他文哥难道还叫他文弟么?
    马英姿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素素脸上便有些挂不住,说,我忌妒?你就是叫他亲哥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马英姿上前搂了素素的肩膀,亲热地说,好了好了,你这个人,说话还是老样子,我看长到一百岁你也是不肯变的了。
    马英姿嘴里的气息直扑素素,那是吃过饭之后翻上来的味道。
    即便这样,马英姿似也没在乎,她走近江文说,看见了?这就是我妹妹素素,你这做哥哥的,可要哄好她哟。
    江文一直微笑着,对马英姿的落落大方微笑,对素素的率性儿和计较也微笑。但不知为什么,素素确信江文与自己是近的,她知道这一判断毫无理由,人家和马英姿早就是同事、朋友了,和自己才刚刚见面,凭什么就一定和自己近呢?可是,她心里就是这么认为。
    因此,从马英姿家走出来时,素素很主动地要给江文留电话,江文也要把电话留给素素。但手头没纸没笔,让马英姿去找,马英姿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找着我就都找着了,留什么电话呀,要是你们想过河拆桥,把我这介绍人一脚踢开,我可不干。马英姿说到最后虽露出了几分笑容,话却是认真的,使初次见面的素素和江文一时竟不好再说什么。
    但马英姿这话显然霸道了些,沉默半晌,素素还是忍不住笑了反击道,要是回回都通过你,不成了三个人的事了?
    马英姿也笑了答道,本来就是三个人的事,没有我哪来的你们?
    素素说,与其这样,倒不如我退出,成全了你们算了。
    马英姿说,我倒巴不得,只要文哥愿意。
    江文也笑着,看看马英姿,又看看素素,忽然就说了一串号码出来,说是他家的电话,又要素素把电话告诉他,说马英姿这是成心在考验他们的诚意,看谁能把号码记在心里,若记不住,就没有理由再见面了。
    江文这话说得素素和马英姿都怔怔的,不知江文是有意开玩笑还是真的要记号码。但素素还是说出了一串数字,而江文说出的数字,由于发怔,她是一个也没记住。
    素素没想到,分手后的第二天江文就打来了电话,问素素晚上有没有时间,他想约她去市里吃晚饭。素素说,离市里十几里地,吃完饭一个人怎么回来?江文那边笑道,有我呢,你怕什么。电话里江文的声音温柔而又有力,素素为电话号码的事又怀了歉意,便很快地答应了。
    进城
    素素进城之前很是认真打扮了一番,平时进城倒是常有的事,和城里人一起吃饭这还是头一回。母亲问她这么晚了还去城里干什么,素素只答同学聚会。素素不想跟母亲说,一说就要提到马英姿,母亲不会高兴的。
    按照江文说定的地点,素素按时走了进去。这像是一家新开的饭店,门面不大,却干净素雅,她被一位笑容可掬的小姐引领着,来到靠窗坐着的江文面前。
    就见江文又换了件白底蓝条衬衫,头发像刚刚梳理过,一张脸似也比那天在马英姿家显得干净了许多。他正叼了支烟,打火机拿在手里,要打还没打的样子。
    素素是只顾了看江文了,却想不到忽然间从江文的对面伸过一只手,将打火机抢过去,咔嚓一下点着,递在了江文叼着的烟上。这人背对了素素,短短的头发,肥厚的肩膀,粗粗的脖子。天啊,除了马英姿还能是谁呢!
    素素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要走,可是已经晚了,江文发现了她,并很快叫出了她的名字。马英姿也在转过身来,满面笑容地跟她打着招呼。
    素素只好停住了脚步。
    素素却笑不出来,她仍是少有心计地看了马英姿问道,你怎么来了?
    马英姿却毫无尴尬之色,说,瞧这话说的,我不来谁还能来,我是你们的介绍人啊。
    素素才勉强笑道,你可真周到啊。
    待素素坐下来,马英姿又说,你呀,还是那么小心眼儿,我还不是为了你,这么远的路,出点事让我怎么跟你妈交待。素素说,那我还得感谢你了?
    马英姿说,当然,就看你有没有这份心了。
    素素不再说什么,咕嘟了嘴去望江文。江文却不看她,也不看马英姿,只将目光朝了窗外,压根没听见她们的谈话似的。
    这顿饭吃得很不愉快,菜都是马英姿点的,江文请素素点素素始终不发一言。菜端上来了,素素却又挑三挑四,几乎每一样菜都让她挑出了毛病,最后她甚至看了马英姿说,不是菜的问题,是厨师问题,就像你们前街的人一样,做什么菜都腥兮兮的,想改也改不了,不换厨师是休想吃到好菜了。
    马英姿听了自是恼火,但她有她的办法,她的办法就是使劲地吃,吃得春风得意,吃得叭嗒叭嗒响,吃得让素素气也气不得,恼也恼不得。她自己吃,也撺掇江文吃,还一下一下地往江文碗里夹菜,她说,人家素素是地主、资本家,我们是贫农、无产阶级,我们吃什么都一样香,是吧江文。
    江文呢,吃是吃,却不向了马英姿说,江文说,素素说得有道理,菜做得的确有股腥味儿,下回再不能来这里了。不过素素你好歹也得吃点,你不吃,我这请家怎么吃得下去。
    这话让素素心里舒服了许多,便时而伸筷子吃上几口,全为了给江文一个面子似的。至于马英姿,她理也不去理,随她自个儿怎么吃去,都不理她,她总有吃得无趣的时候。
    马英姿不在意素素,却是在意江文的,江文一向了素素说话,她脸上便少了笑容,说,江文你说,哪个菜有腥味儿?那天我家的菜你还直说好吃,今天倒也学会挑三挑四了。
    江文笑了说,你家的菜好吃不假,今儿的菜有腥味儿也不假,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呢。
    素素只认作江文对马英姿的应付,心里暗笑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后来,趁马英姿去卫生间的工夫,素素抓住不放地问江文,刚才说的,真都是实话么?
    江文道,刚才说的什么?
    素素说,马英姿家的菜呀。
    江文醒悟地笑了笑,说,这些小事,何必认真呢。
    素素不放心地追问,这么说,你说的是假话了?
    江文说,那菜什么味儿我早忘了,管它真话假话呢。
    素素有些失望地看看江文,说,别的事忘,进口的味道怎么会忘,看一个人,还不是先看他家的饭菜。
    江文惊异地看着素素,说,这可还是头一回听说。
    素素不想在这当口儿细说什么,趁马英姿还没回来,便转了话题问,今儿是你把马英姿请来的?
    江文说,怎么会,我在单位打电话的时候她不知怎么听见了,就非陪我一块儿来不可,她这么热心,我怎么好拒绝。
随机推荐
话语论争与当代农村小说写作范式的确立——以建国后17年文学中对《创业史》的批评话语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关于“反懂”的讨论及其理论反思
“诊者”与“治者”的角色分离——论鲁迅现代知识分子角色的再定位
数字资源统一检索和链接系统的设计与实现
我看鲁迅
核心价值观与当前文艺的价值取向
一件重要而珍贵的史料——读解鲁迅1936年7月17日给杨之华的一封回信
漫说“纯文学”
试析《阅微草堂笔记》女性伦理思想
拉什迪:不改悔的“惹事者” ——代表作《午夜的孩子》获布克奖40年最佳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