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外语翻译论文 最近更新
外语翻译论文:浅论从辩证思维角度看科技英语翻译技巧
关于英语翻译文学等方面的论文题目
外文翻译论文参考
浅谈京剧行当名称英译的文化
关于英汉字幕翻译中的语意与语势
试析外语翻译课教学方法
浅谈翻译批评启示下的英语翻译教学
英语翻译论文选题
对高职俄语课程体系设计及实施探索
专科英语翻译论文范文
精选关于外语翻译论文范文汇总
科技英语翻译初探论文
浅论京剧行当名称英译的文化
外语翻译论文:浅议英语介词在翻译中的灵活应用
外语翻译论文:浅谈从西方翻译美学谈中国译论美学的发展方向
冲压模具毕业设计外文翻译论文
英文隐喻修辞格的翻译技巧范文
对关于口译中的文化信息传递研究论文
关于京剧行当名称英译的文化
谈中国节日的英文翻译规律
国内翻译界在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熟悉上的误区

摘要:我国翻译界在对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的熟悉上存在着三个误区,一是把对"怎么译"的探讨理解为翻译研究的全部;二是对翻译理论的实用主义态度,只看到理论的指导作用,却看不到理论的熟悉作用;三是片面强调翻译理论或翻译研究的"中国特色"、"自成体系",忽视了中外翻译理论的共通性。我们应该尽快走出这几个误区,促进翻译研究的健康发展,让人们充分熟悉到翻译和翻译研究的价值和意义。

    关键词:翻译理论;翻译研究;误区

最近一、二十年来,我国的翻译研究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我国的翻译研究中翻译研究的理论意识已经觉醒,这不仅反映在近年来发表在《中国翻译》和《外国语》等杂志和有关学报上的一些文章上,更集中地反映在湖北教育出版社近年来接连推出的两套颇具规模的翻译研究丛书--"中华翻译研究丛书"和"外国翻译理论研究丛书"1上。这两套丛书不仅对近几十年来英美法苏的翻译理论进展作了相当详尽的评介,而且还进一步推出了国内学者自身对翻译理论的思考。此外,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等近年来也不断有新的译学理论著述推出。这表明,我国学术界已经初步形成了一支译学研究队伍,译学研究也已初步形成气候。

然而,与此同时,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是,尽管上述译学进展在学术界引起学者们的欣喜,但这种进展长期以来还只是局限在一个并不很大的学者圈子内,并没有在我国的翻译界引起较为普遍和热烈的反应。比较多的翻译界人士对近年来我国译学研究上所取得的进展取一种比较冷漠的态度,在他们看来,译学研究,或者说得更具体些,翻译的理论研究,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长期以来,我国的翻译界有一种风气,认为翻译研究都是空谈,能够拿出好的译品才算是真本事。所以在我国翻译界有不少翻译家颇以自己几十年来能够译出不少好的译作、却并不深入翻译研究或不懂翻译理论而洋洋自得,甚至引以为荣,而对那些写了不少翻译研究的文章却没有多少出色译作的译者,言谈之间就颇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风气所及,甚至连一些相当受人尊敬的翻译家也不能免。譬如,有一位闻名的翻译家就这样说过:"翻译重在实践,我就一向以眼高手低为苦。文艺理论家不大能兼作诗人或小说家,翻译工作也不例外:曾经见过一些人写翻译理论头头是道,非常中肯,译东西却不高明得很,我常引以为戒。"

之所以造成如此情况,我觉得这与我国翻译界在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的熟悉上存在的三个误区有关。

第一个误区是把对"怎么译"的研究误认为是翻译研究的全部。

应该说,这样的熟悉误区并不局限于中国翻译界,它在中外翻译界都有相当的普遍性。事实上,回顾中外两千余年的翻译史,我们都一直把围绕着"怎么译"的讨论误认为是翻译研究、甚至是翻译理论的全部。从西方翻译史上最初的"直译"、"意译"之争,到泰特勒的翻译三原则,到前苏联的丘科夫斯基、卡什金的有关译论;从我国古代的"因循本旨,不加文饰"、"依实出华"、"五失本"、"三不易"等,到后来的"信达雅"、"神似"、"化境"说,等等,几乎都是围绕着"怎么译"这三个字展开的。但是,假如我们冷静想一想的话,我们当能发现,实际上"怎么译"的问题,对西方来说,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已经基本解决了,对我们中国而言,至迟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前也已基本解决。因此,时至今日,假如我们仍然一味停留在"怎么译"问题的讨论上,我们的翻译研究恐怕就难以取得大的发展。

但是,指出不要一味停留在"怎么译"问题的讨论上,并不意味着不要或反对研究"怎么译"的问题。"怎么译"的问题今后仍会继续讨论下去的,只是在讨论的时候我们应该看到这个问题所包含的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方面是翻译家们对翻译技巧的研究和探讨,这是翻译家们的翻译实践的体会和经验总结,其中有些经验也已经提升到理论层面,有相当的价值,从而构成了翻译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的内容则是一些已经为人所共知的基本道理,只不过是更换了一些新的实例而已,像这样的内容也许应该放到外语教学的范畴里,去对初译者、对外语学习者谈,更为合适。因为对这些人来说,"怎么译"的问题还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因此仍然是一个新鲜的、有价值的问题。而对翻译界来说,也许从现在起应该跳出狭隘的单纯的语言转换层面上的研究,而更多地从广阔的文化层面上去审阅翻译,去研究翻译,这样会更有意义。

我国翻译界在对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的熟悉上存在的第二个误区是对翻译理论的实用主义态度,片面强调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以为凡是理论,就应该对指导实践有用,所谓"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所谓"理论的重要意义在于它能指导人们的行动。"否则,就被讥之为"脱离实际",是无用的"空头理论"。对理论的这种实用主义熟悉,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我国的各行各业,当然也包括翻译界,都已经被普遍接受,并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于是,当我们一谈到理论,人们第一个反应就是:你这个理论对我的实践有用吗?在翻译界,人们的反应就是:你搞的翻译理论对提高我的翻译水平有用吗!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熟悉,我国翻译界对译学理论的熟悉也往往强调"来自个人的翻译实践"。在相当多人的潜意识中,总认为只有自身翻译实践过硬的人才有资格谈翻译理论,否则就免开尊口。其实,随着学科的深入发展和分工日益精细,文艺理论家不能兼作诗人、小说家,就象诗人、小说家不能兼作文艺理论家一样(个别人兼于一身的当然也有,但那属特例),是很正常的现象。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原不必苛求。同理,翻译实践水平很高明的翻译家未必能谈出系统的翻译理论来,反之,谈翻译理论头头是道的翻译理论家却未必有很高的翻译实践水平,同样不足为怪。我们有些翻译家,对自己提出很高的要求,希望自己既能"写翻译理论头头是道,非常中肯",又能"译东西高明",这当然令人钦佩。以此标准律己,精神可嘉,无可非议,但若以此标准求诸他人,己甚至求诸所有谈论或研究翻译的人,那就显得有点苛求。我国古代文论家袁枚就说过:"人必有所不能也,而后有所能;世之无所不能者,世之一无所能者也。"?由此可见,在大多数情况,一个人在某一方面有所特长的话,很可能就会在另一方面有所缺失。譬如,有些人抽象思维比较发达,谈起翻译理论来自然就会"头头是道",而有些人则形象思维比较发达,于是文学翻译水平就比较高。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应该相互宽容,而不是相互排斥或相互岐视。这样,我们的翻译事业才会发达。

对翻译理论的实用主义态度带来了两个直接的后果:首先是局限了翻译理论的范围,把翻译理论仅仅理解为对"怎么译"的探讨,也即仅仅局限在应用性理论上。

翻译理论、尤其是传统的翻译理论,确实有很大一部分内容一直局限在探讨"怎么译"的问题上,也即所谓的应用性理论上。但是,即使如此,在传统的翻译研究中也已经有学者注重到了"怎么译"以外的一些问题,如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德国语言学家洪堡对翻译的可译性与不可译性之间的辩证关系就有过相当精辟的阐述:他一方面指出各种语言在精神实质上是独一无二的,在结构上也是独特的,而且这些结构上的非凡性无法抹杀,因而翻译原则上就是不可能的;但另一方面,他又指出,"在任何语言中,甚至不十分为我们所了解的原始民族的语言中,任何东西,包括最高的、最低的、最强的、最弱的东西,都能加以表达。"再如沃尔特·本雅明还在1923年就已经指出,"翻译不可能与原作相等,因为原作通过翻译已经起了变化"。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指出:"既然翻译是自成一体的文学样式,那么译者的工作就应该被看作诗人(实泛指一切文学创作者--引者)工作的一个独立的、不同的部分。"D本雅明的话深刻地揭示了文学翻译的本质,并给了文学翻译一个十分确切的定位。这些话至今仍没有失去其现实意义。

对翻译理论的实用主义态度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把理论的功能简单化了,使人们以为似乎理论只具有指导实践的功能。其实,理论,包括我们所说的翻译理论,除了有指导实践的功能以外,它还有帮助我们熟悉实践的功能。辞海中"理论"词条在"理论的重要意义在于它能指导人们的行动。"前面还有这么一段话:"(理论是)概念、原理的体系,是系统化了的理性熟悉。科学的理论是在社会实践基础上产生并经过社会实践的检验和证实的理论,是客观事物的本质、规律性的正确反映。"这就点出了理论的熟悉功能,即帮助人们理性地熟悉客观事物,包括人们的实践。这就象语言学理论一样,语言学理论的研究虽然不能直接提高人们的说话和演讲水平,但却能深化人们对语言的熟悉。

这里也许还可举一个译学研究以外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在我国的社会政治生活中曾经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那篇文章在我国译界的某些人看来,恐怕也难逃"空头理论文章"的"恶谥",因为那篇文章的作者既没有治理过一个企业、乡镇、城市,也没有治理过国家的经历,更遑论有何"业绩"。套用到翻译界来的话,也即此人既没有翻译的实践,翻译水平也乏善可陈。但众所周知,尽管这篇文章没有具体阐述如何治理厂矿企业,如何治理城市国家,但正是这篇文章改变了我们对向来深信不疑的"两个凡是"的盲从,从而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新局面。理论的熟悉作用及其巨大意义由此可见一斑。

翻译理论在某种程度上也与之相仿。譬如斯坦纳在《通天塔》一书中提出的"理解也是翻译"的观点,认为"每当我们读或听一段过去的话,无论是《圣经》里的#39;列维传#39;,还是去年出版的畅销书,我们都是在进行翻译。读者、演员、编辑都是过去的语言的翻译者。……总之,文学艺术的存在,一个社会的历史真实感,有赖于没完没了的同一语言内部的翻译,尽管我们往往并不意识到我们是在进行翻译。我们之所以能够保持我们的文明,就因为我们学会了翻译过去的东西。"这样的观点不仅扩大了、同时也深化了我们对翻译的熟悉。

再譬如近年来国内从比较文学的立场出发对翻译进行的研究,也即译介学研究,虽然它主要不是立足于指导人们的翻译实践(它对文化意象的讨论对文学翻译还是有直接的指导意义的),但它通过对文学翻译中创造性叛逆的分析,论证了翻译文学不等同于外国文学,而是中国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而深刻地揭示了文学翻译的相对独立的价值和意义,也极大地提高了文学翻译和文学翻译家的地位。

我国翻译界在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上的第三个熟悉误区是,在谈到翻译理论或翻译学时,习惯于强调"中国特色"或"自成体系",从而忽视了理论的共通性。其实,理论,除了与意识形态、国家民族的社会体制有关的以外,通常都有其共通性。自然科学理论是如此,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也是如此。否则,假如一种语言就有一种自成体系的翻译理论的话,那么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种语言,是否就会有成百上千种翻译理论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随机推荐
互文性视角下的中国古典诗词翻译论文
论翻译中的文化缺损与形象转换
关于新建本科院校大学英语翻译教学的新思考
功能翻译理论在汉英翻译应用
归化与异化的动态统一与旅游文化翻译
翻译标准多元互补论
翻译与第三符码
文字翻译中中式英语的实证论文
文化图式差异与翻译解读
探究翻译中的词义引申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