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险学论文 最近更新
金融研究论文:论江苏沿海开发金融支撑
证券类公司并购效应和方式选择分析
浅谈中小企业融资困境原因
谈谈关于我国社会保险风险险源
浅谈金融创新背景下的金融监管改革14年
中国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
浅谈上市公司资本运营战略
谈新股定价机制研究
加强中国农村金融体系构建政策
国有控股公司对子公司控制问题的研究试论
关于商业银行操作风险管理研究
金融危机对江苏农业利用外资的影响与对策浅谈
财务指标在证券投资中的应用(浅析)
关于如何重组城市银行进行改革
保险学论文:试论商业保险与社会保险在养老保险领域的结合
浅谈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选择
公司研究论文:论公司僵局救济之强制收购股权制度
解析上市公司高管人员行为约束
2013年期货市场论文范文精选
2014年国外股民的炒股文化
基于有限理性的投资者个人行为偏差初探
传统金融理论是建立在“理性经济人”的假定基础之的,行为准则是既定目标的最优化。随着金融市场上各种异常现象的积累,从投资者行为分析着手的行为金融就应运而生了。行为金融学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领域,其视角也越来越广泛,尽管还未形成主流,但越来越多的金融学家正在投身于这一领域。

  行为金融学认为,人的决策心理特征十分复杂,是市场复杂性产生的重要原因,行为金融从投资者动机、能力出发解释金融市场的异象。投资者行为偏差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指投资者个体行为偏差,是指投资者因受个体主观因素影响导致的行为方式偏差,它侧重于分析投资者个体行为,以及这种普遍性的个体行为偏差对市场可能产生的中长期影响;另一个层次指群体行为偏差,主要是衡引投资者之间行为相互影响而导致的市场整体表现出的行为方式偏差。

  本文主要探讨投资者个体的行为偏差,广义讲包括:行为偏差(BehavioralBiases)、信念偏差(BeliefsBiases)、偏好偏差(PreferenceBiases)三个角度或方面。限于篇幅,本文仅就行为偏差进行分析。

  1.过度自信和过度交易

  理性的投资模型的最清楚的预测之一就是金融市场上的交易非常少。因为在一个理性世界里,理性的投资者并不情愿购买另一个理性的投资者所要抛出的证券。与这个预测相反,证券市场的交易数量非常大,投资者交易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基于理性调整所需的量。

  Odean(1999)的研究表明,在理性的行为下,人们交易的目的有:流动性需要、抵税出售(tax_lossselling)。投资组合的重新构建(rebalancing)、转向较低奉献的证券等。而实际的交易活动除了上述的理性交易外,还存在大量的非理性交易,其表现就是既是忽视交易成本,这些交易者的收益也降低了。Barber和Odean(2000)利用从nationaldiscountbrokeragefirm获取的大量账户研究交易活动,结果发现,在仔细地考虑了交易成本后,他们样本中的投资平均收益远远低于平均基本收益。简单的讲,如果这些投资者更少的交易会更好。Barber和odean(2001)根据投资者的性别进一步研究了35000位投资者的6年的交易习惯,结果是男性不仅在错误时间卖掉股票而且比女性多交易45%;更有趣的是,独身男性比独身女性多交易67%.较高的交易成本使得男性投资者的投资回报率低于平均回报率。此外,Shiller(1999)等行为金融学家也对该问题进行了研究。有关交易过度的研究有一个共同结论:那些资金周转率快的投资者的净收益比较差。既然如此,投资者为什么还要如此频繁地交易?

  行为金融学认为,如此高的交易水平至少部分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行为偏差———过度自信(Over———confidence)来解释:人们在决策时存在过度自信倾向,而过度自信导致了投资者的意见的分歧,从而产生过度交易(ExcessiveTrading)。长期以来,自然选择的结果是人们运用拇指法则(rules_of_thumb)处理信息(Simon,1956)。人们在决策时,运用这种处理信息的方式可以化繁就简。但是,现代环境复杂程度是史前人类所处净化环境不可比拟的,特别是金融市场存在着大量的资料和无数的不确定性,人们面对这样复杂的环境,在决策时往往会产生偏差。经济学家通常认为个人互相独立的偏差在市场均衡时被抵消,因此不存在系统性偏差。心理学的大量实验表明,系统性的偏差是存在的。偏差有三方面原因所致:一是直观推断;二是人类的大脑很难正确接受各种感觉器官所获得的信息;三是情绪对决策的影响很大。并且,人们很难从过去的教训中认识偏差并纠正它。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这种认识有一定的难度;二是人们认为他们有能力慢慢地去调整决策过程以纠正偏差,但事实上他们仍然做出错误的决定。过度自信就是由于人们过多的依赖直观推断而产生一种行为偏差。

  投资者的过度自信使得他们高估自己的能力和他们的私人信息,从而引起投资者之间的意见分歧,进而引起过度交易。

  2.分离效应

  分离效应是人们想得到信息显示后再进行决策的倾向,即使这些信息对决策并不是真的很重要,在没有信息时也会做出相同的决策,也要等到信息显示时采取最终的决策,分离效应有悖于理性行为的确实性原理。例如硬币打赌,打了一个赌的人又被问是否愿意再打一个相同的赌。如果在第一次结果出来以后问,大部分人对是否打第二个赌取决于他们是否赢了第一次,然而,如果在第一次的结果出来之前就决定是否打第二次赌的话,大部分人都不愿一再打赌。这样,如果不管第一次结果如何,一个人的决策是相同的,则此人在知道结果前就做出了相同的决策。这种行为的可能思考模式是如果第一次的结果已知并是好的,打赌的人就会认为在第二次打赌中不会损失什么。但是如果结果未知,他们没有清楚的理由来打第二次赌。

  分离郊应有助于解释信息显示时投机资产价格易变性或者投机资产价格的交易量的变化。分离效应能够原则上解释什么时候出现在重大事项前的低易变性和低交易量,在重大事项后的高易变性和高交易量。例如Shafir和Tversky1992研究的总统选举的例子,选举结果的揭晓有时会引起股票市场的易变性变化,即使人们仍怀疑选举结果对市场价值到底有什么影响也一样。

  3.噪音交易

  随着经济学的发展,噪音的概念很自然地被引入经济学分析。噪音普遍存在于各种市场,但是由于金融市场所特有的虚拟性以及交易者对信息的依赖,噪音的表现更加突出。金融市场噪音交易理论着重于研究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具有信息优势或劣势的交易者的各自行为特征及其对价格的影响。

  (1)金融噪音交易理论对“有效率市场假说”的质疑

  法马在60年代创立有效率市场假说的时候认为,当价格已反映了所有与价格有关的信息时,没有人能够持续的获得超额利润。只有占有那些未反映在价格中的信息的人,才可从中获利。占有这种信息的人越少其获利的可能性就越大。在这一机制的作用下,会刺激更多的投资者试图去搜集、研究新的信息,并从交易中得到回报,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因此,高效率的股市正是众多投资者追求信息的结果。

  但金融噪音交易理论认为,在短期交易普遍存在的情况下,交易可能聚集在某些信息(甚至是与基础价值毫不相关的信息与谣言)上。它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信息资源的不合理配置和价值与价格的明显偏离,从而使市场的有效性下降。当大量的交易者聚集于某一信息并发生极端反应的时候就会导致“羊群效应”。所以,弗洛特(Froot)、斯切夫斯坦(Scharfstein)和史太应(Stein)(1992)称短期交易者为“大街上的羊群”(Herdonthestreet)。他们认为,在噪音交易者和短期性投资者存在的市场中,交易者都拥有自己的信息。在它拥有信息集合中,利用其中信息的交易者越多,他越可能利用该信息获利,这些信息可能是与基础价值有关的信息,也可能是与基础价值无关的噪音,这就是信息聚集的正溢出效应。这一效应可能使努力获得新信息的交易者无法得到相应的回报。因为它无法保证其它投资者会相信并聚集到这一信息上。因此信息聚集的正溢出效应不利于信息搜集上的资源配置,此外,投机者“理性的”在某一信息上聚集,而忽视了对其他相关的基础信息的搜寻,甚至聚集在与基础价值毫无关系的噪音上,往往造成于资产价值有关的信息不能完全从价格中反映出来,从而使资产价格的信息质量降低。

随机推荐
德国车险发展概况及对我国的启示
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从FDC层次向NDC层次转换
银行贷款抵押财产保险的创新
我国农业保险发展滞后的原因探析
试论中国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营问题
美国存款保险制度的经验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论相互制保险公司在中国的发展
我国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难点与对策
保险表见代理制度分析
论多种形式农业保险体系的建立与实施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