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济学综合 最近更新
2014年人文环境对低碳消费的影响分析
试论我国股票市场行情与证券公司经营回报论文
论信贷业务网上批量审批模式
政治经济学中的三个伪问题探讨论文
关于汇率冲击和异质企业与跨国公司生产决策
探析中国未来房价趋势
碳排放量、碳信息披露质量与企业价值
关于美欧经济复苏问题
试论黑龙江省林业经济发展对策论文
会计职业发展不足
精选发展战略论文集锦
通货膨胀时期的金融经济研究浅析
中国经济论文关于当前经济体制改革几个问题的认识
试论国际贸易惯例的法律属性论文
经济学论文辅导:企业和经营者
试论2014年新经济时代人才类型
发展战略论文真功夫的发展战略研究及其对中式快餐业的启示
中国经济论文利用FDI推进我国环保产业的市场化
试析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问题与对策研究
红色旅游的时代价值及发展对策分析
试论市场实验在微观经济分析中的作用
一、引言
    西方经济学中的实验方法,为经济学研究引入了一种全新的思路。经济学实验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就是市场机制的研究。迄今为止,实验经济学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研究成果。
    随着人类想通过交易来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或是获取利润的愿望,在各种经济体制中自然地产生了市常不管是高度分散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或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市场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都是现代经济系统的核心。对于分散型经济来说,市场是自然的交易机构,它采用价格来支配资源配置及人类的经济活动。对于集中式的经济体制来说也是如此,因为在这种经济中,市场实际上也总是存在的,不同的只是它或者以法定的形式存在,或者以秘密的或非法的形式存在。在商品或服务是非法的(如娼妓、赌博)情况下,其结果也不是阻止交易,只是增加了交易的风险,从而使交易成本提高。而对于政府当局来说,连近似完善的强制执行都永远不会是经济的,因为强制执行本身的成本很高。所以,我们认为运用实验方法加强对市场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市场及市场实验
    市场实验应该具备两个先决条件:第一是每一个经济行为者的“时间与地点环境”是分散的,只有该行为者自己知道;第二是经济行为者对于交易的利润拥有牢固的产权。
    首先,卖方(买方)价格的有序集合,定义了一个供给(需求)函数,并且这个供给(需求)函数提供卖方(买方)在相应的假设固定价格下愿意出售(购买)的总数量表。任何一个这样的函数均不能在现场被完全“科学地”观测到。因为该种假设的出价肯定是内在的、秘密的,不可能被公开观察到。
    在价格及相应的数量使实际的市场交易能够得以结清的情况下,经济学理论定义了竞争均衡。这也就是说,它假设卖方愿意出售的数量等于买方愿意购买的数量。但是,这种假定交易的主观成本只能为零,否则,任何价格等于竞争均衡价格的单位商品,将都不能成交。
    所以或者是竞争性均衡取胜,或者如果是在分散的价格下发生低效率交易,则某些买方和卖方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投机收益。如果这些收益被全部获得时,最终结果将是如同在竞争的均衡价格和数量下所产生的同样的分配。
    在规定我们的实验性市场环境之后,接下来是规定一种交易制度。1956年,佛农·史密斯(VernonSmith)在其市场实验中,选择的交易规则与有组织的证券与商品交易所的那些规则相似,这些市场采用“复式口头拍卖”程序。
    在这种制度(实验形式)下,当市嘲开盘”时,任何买方可以自由地宣布一个要买的出价,而任何卖方则可以自由地宣布一个出售的开价。其中每一个报价都是相对于一个单位商品而言的。出价和开价是自由宣布的,而且是可以更改的。当任何卖方接受了任何买方的出价,或者任何买方接受了任何卖方的开价,便产生了一个合同。在这个简单的实验性市场中,因为每一个参加者在每一交易期最多只能是一个单位商品的买方或卖方,已订合同的买方或卖方在该交易时期的剩余时间里,只能从市场中退出,当新的交易日开始时,再回到市常实验者宣布每一交易时期的收盘及下一时期的开盘。每一交易时期可以在时间上稍作延长。可以想见,在这种实验形式下,经济学家头脑中的传统观点——竞争均衡,就是一个无摩擦力的理想状态。但是,这种情况仅可以被想象在一个抽象的制度下发生,却不可能在实际的市场交易中发生,即使近似的现象也不会有。
    为了改进市场机制,实验经济学家研究了各种交易规则下成交价格向均衡价格收敛的速度。
    一个重要的结果,是实验经济学家发现“双向叫价市潮的收敛速度最快,也最有效。在一个双向叫价市场中,卖方从高到低开价,买方从低向高出价,任何一个买主或卖主可以在任何合意的价格上成交,成交的价格公布在市场上。这也是公认的效率最高的市场机制。实验发现,“单向叫价市潮往往形成偏离一般均衡价格的市场价格。如果是卖方从高向低叫卖,则成交价格倾向于收敛到高于均衡价格的某个价格。如果是买方从低到高叫价,结果便收敛到较均衡价格较低的某个价格。这种现象在所谓“明码标价”的市场制度中变得更为明显。(注:Loudh-olm,RussellJ.,Whataffectstheefficiencyofthemarket?Someanswersfromthelaboratory,TheAccountingRevieus.66:486-515.1991.)
    一般情况下,在理论实验中,我们总是将理论与观察的结果进行比较。但是,在经验实验中,我们就往往要比较不同制度以及(或者)环境的实际影响。
    三、市场实验在微观经济分析中的作用
    (一)微观经济系统定义
    要定义一个微观经济系统,有两个要素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是环境和制度。
    1.环境:一个微观经济环境包含有一系列行为者{1,…,N},一系列商品及资源{0,1,…,K},以及每个行为者I的某些特征,例如行为者的偏好(效用)u[i]、技术(知识)禀赋T[i]、及商品的禀赋W[i]。这样,行为者I由三重特征E[i]=(u[i],T[i],W[i])定义,而E[i]是定义在K+1维商品空间上的。一个微观经济环境由这些特征的集合E=(E[1],…,E[N])定义,这种集合代表了一种原始环境集。上标i,除去表明一个特定的行为者外,同时意味着原始环境在其性质上是私人的,它是一个具有个性爱好、不同工作、知识层次及实际能力的行为个体。行为者I的偏好和禀赋,是由他(她)对某一单位商品的估价来定义的,同时,I知道至少还存在着一个其他的竞买者。但是I只知道自己对商品的估价V[,i],对任何一个其他人J对该商品的估价V[,j](J≠I),则一无所知。
    假如有N个行为者就一件商品K进行零成本拍卖,每一个行为者I知道商品K的价格V[,k]源自同一密度(V)[-1],其中(V)[-1]∈[0,V],则环境即为E=(V[,i],V,N)。
    2.制度:一个制度即是对一种语言的规定,如:M=(M[1],…,M[N]),它包含有信息元素m=(m[1],…,m[N])。上式中,M[i]是可以由行为者I传送的信息集(例如,可以由一个买方传送的出价的范围)。一个制度还规定了一组分配规则集合H=[h[1](m),…,h[N](m)],及一组成本估算规则集合C=[c[1](m),…,c[N](m)],式中h[i](m)是分配给行为者I的商品,c[i](m)是表示给定所有信息m时,由行为者I承担的费用,它们都是由全部行为者传送出的信息的函数。最后,此制度规定了一组调整过程规则集合(假如对全部行为者是共同的)G(t[,0],t,T),它包含有一个初始规则G(t[,0],·,·),确定在什么时间、什么条件下,信息交换可以开始;一个过渡规则G(·,t,·),管理信息的序列和交换及一个停止规则G(·,·,T),它使信息交换终止,并触发分配规则及成本估算规则。
    比如,在累进式口头拍卖行为中,随着拍卖师确认拍卖标的物并且开出价来,就意味着拍卖活动的开始。同时,初始规则允许卖方提出一个保留价格,过渡规则则要求每一个新的出价都要高于拍卖师的最初开价,最后如出现能被拍卖师及其他竞买者认可的出价,就意味着拍卖活动的终止。
    这样,每个行为者在交易中的产权由下式规定,即I[i]=[M[i],h[i](m),c[i](m),G[i](t[,0],t,T)]
    一个微观经济制度,就是由这些具有个体产权特征的集合I=(I[1],…,I[N])定义。一个微观经济系统则由一个环境和一个制度的结合S=(E,I)来定义。为了说明一个微观经济系统,可以假设一个单一的不可分的物品,例如:一幅图画(或一件古董花瓶等)的拍卖。
    令N个行为者中,每人对此物品给出独立的、确定的、货币的价值项v[1],…,v[N],行为者I知道他自己的出价v[,1],但是对其他人的出价信息(概率分布)P(v)不确定。这样E[i]=[v[,i],P(v),N],假如此交易制度是“第一价格”密封式出价拍卖,规则是全部N个出价者每人在宣布拍卖开价的时间t[,0]至结束出价的时间T之间的任意时间只能提出一个出价b[,i]。因此m[i]=b[,i],0≤b[,i]≤∞,I=1,…,N;假如我们将行为者按出价次序编号,则有b[,1],…,b[,N],并且b[,1]>b[,2],…,>b[,N](假设这些出价之间没有关联)。那么m=(b[,1],…,b[,N])就包含有所有N个行为者的出价信息集。在最初的价格拍卖制度下定义I[,1]=(I[i,1],…,I[N,1]),其中I[i,1]=[h[1](m)=1,c[1](m)=b[,1]]及I[i,1]=[h[i](m)=0,c[i](m)=0],i>1。这也就是说,此物件判给最高出价者,即i=1,其价格等于其出价额,他支付b[,1],而所有其他N-1人什么也没有得到,也未支付什么。以这种情况与“第二价格”密封式出价拍卖制度对照,即:I[,2]=(I[1,2],…,I[N,2]),其中I[1,2]=[h[1](m)=1,c[1](m)=b[,2]]及I[1,2]=[h[i](m)=0,c[i](m)=0],i>1;即是最高出价者得到了拍卖物,但是他支付的价格等于次高出价者所提出的出价,而所有其他N-1人则既得不到拍卖物,也不用支付任何东西。
    另一个例子是“双口头”拍卖。在这种价格拍卖制度下,M[i]=b[,i]=β(V[,1],N>1|I[,e])≡V[,i],i=1,2,…,N,即对于每一个I≠1,都有动机将出价提至V[,1]来期望中标,而经济行为者1则发现他并不需要出价V[,1],至多只要出V[,2]+ζ(ζ假定为拍卖的标准的递价增量,且ζ小于任何两个相邻的估价之间的差额)就可以得到拍卖物。这意味着:均衡价格P[,e]必定满足V[,2]+ζ<P[,e]<V[,1]-ζ,将拍卖物配置给经济行为者1是有效的。这种形式也可以叫做“双口头”拍卖。值得注意的是“双口头”拍卖在证券和商品交易中及前面所讨论的实验性市场中被广泛使用。“双口头”,亦即“双向叫价”。在一个双向叫价市场中,卖方从高向低叫价,买方从低向高叫价。任何一个买主或卖主都可以在任何中意的价格上成交,成交的价格公布在市场上,这也是公认的效率最高的市场机制。(注:Loudholm,RussellJ.,Whataffectstheefficiencyofthemarket?Someanswersfromthelaboratory,TheAccountingRevieus.66:486-515.1991.)
    (二)行为者行为
    一个微观经济系统是由在集合M中的行为者的行为选择所构成的。在对于经济活动的静态的,或最终结果的描述中,行为者行为可以定义为一个函数m[i]=β[i]。每个行为者的信息传送行为β[i](e[i]|I)。
    在这个框架范围内,应该看到,行为者并不能直接选择分配,只能在将信息带进分配的规则之下,运用决定分配的制度选择信息(你不能够选择去“买”一个被拍卖的项目,只能选择在拍卖中提出哪一个特殊的出价)。然而,分配及成本估算规则,可能对于行为有重要的刺激作用。因而一般来说,信息将取决于这些规则。所以,市场作用的结果,将是制度行为和行为者行为结合的产物。
    每个行为者的信息传送行为β[i](e[i]|I)决定了由行为者I所传送的分配决定信息m[i]。此函数中,基于制度I这一条件,意味着行为者的行为取决于制度安排。行为者行为是指其在既定环境e[i],根据制度I[,i]所进行的出价行为。如果行为者I分配到价值V[,i],则环境可定义为e[i]=(V[,i],V,N),并且行为者行为可观察到:
    附图
    这一信息传送机制可以用下图表示:(注:SmithVernonL.,Micro-economicSystemsasAnExperimentalScience,AmericanEconomicRevieu.72(5).December.1982.PP.923-955.)
    附图
    传统上对于一个系统表现的评价标准是帕累托最优(ParetoOptimal-ity)。因此,在这个微观经济系统中,系统运行结果X与微观经济环境e之间的联系也应该定义为帕累托最优,即上图中字母P的含义。系统运行机制H[i][B[1](e[1]|I)…β[N](e[N]|I)]:e→m→X[i],表示给定制度,信息m[i]取决于行为者行为e[i],并且所有行为者所传送的信息反过来又通过制度决定了结果X[i]:
    H[i](m)=H[i][β[1](E[1]|I),…,β[N](E[N]|I)]
    及:C[i](m)=C[i][β[1](E[1]|I),…,β[N](E[N]|I)]
    在行为者的环境、制度及他的行为动机的假设基础上,一个适当的行为者行为理论允许我们推导出一个特殊的β函数。拍卖理论可能是完全由制度规定的经济理论仅有的一部分,例如,在第二价格密封式出价拍卖中,对于每一个行为者的主要战略是简单地按他或她的价值出价,即是
    b[i]=β(E[i]|I[,2])=β(v[,i]|I[,2])=v[,i],i=1,…,N
    结果是b[,1]=v[,1]是得胜的出价,同时行为者1支付的价格为v[,2]。同样,在“双口头”拍卖中,行为者1最终用抬高出价到v[,2](或者稍高一些)的方法将行为者2挤出,然后以这个价格得到了拍卖物。在第一价格拍卖中,维克里(Vickrey)在1961年证明了:若每个行为者在一个具有P(v)=v(v[,i]是从一个在[0,1]的恒定密度中抽出的)的环境中,使预期剩余(v[,i]-b[,i])最大化,则我们可推导出非合作性(或纳什(Nash))均衡出价函数,b[i]=β(E[i]|I[,1])=β[(v[,i],P(v),N|I[,1]]=(N-1)v[,i]|N。
    如果所有竞买者对于剩余额都有相同的严格的凹效用函数,比如说U(V[,i]-b[,1]),则所递价函数b[,A](V[,1])将具有这样的特征:
    附图
    在以上两种情况中,由于均衡递价函数仅仅取决于估价值,而不是取决于有着任何特定估价值的经济行为者。因而给定估价的顺序,就推导出同样的递价顺序。因此,最高估价者将提交最高递价。这个配置是有效的。然而,如各个竞买者I都有不变的相对风险规避态度ri(这不能被实验者观察到),此时行为者的风险规避效用为[Vi-bI]ri,r[,i]∈(0,1),则维克里递价函数可推广成:
    附图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即当效用函数不同时,最高估价竞买者不一定就是以最高价竞买者。因为如果他的风险回避程度小于第二或第三高价竞买者,则他的出价可能会比他们的低。
随机推荐
俄罗斯的虚拟经济
矿山采选专业校企合作的探索
2014年小议企业成长与股东回报
发展中国家的私有化:对实证和政策教训的评论
论循环经济理论在汽车产业中的应用与发展
循环经济:构建绿色煤炭工业体系的必然选择
我国城乡收入差别对居民总收入差别的影响
中外汽车旅馆发展对比与启示
试论GDP产出模型中各种因素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辩证评析拉美的百年经济发展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