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济学综合 最近更新
2014年人文环境对低碳消费的影响分析
试论我国股票市场行情与证券公司经营回报论文
论信贷业务网上批量审批模式
政治经济学中的三个伪问题探讨论文
关于汇率冲击和异质企业与跨国公司生产决策
探析中国未来房价趋势
碳排放量、碳信息披露质量与企业价值
关于美欧经济复苏问题
试论黑龙江省林业经济发展对策论文
会计职业发展不足
精选发展战略论文集锦
通货膨胀时期的金融经济研究浅析
中国经济论文关于当前经济体制改革几个问题的认识
试论国际贸易惯例的法律属性论文
经济学论文辅导:企业和经营者
试论2014年新经济时代人才类型
发展战略论文真功夫的发展战略研究及其对中式快餐业的启示
中国经济论文利用FDI推进我国环保产业的市场化
试析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问题与对策研究
红色旅游的时代价值及发展对策分析
巴西落后地区开发的经济与社会成效评价
内容提要 巴西作为经济开发较早的发展中大国,早在20世纪初就已出现严重的二元经济,以致巴西政府在50年代末下定决心,要通过立法措施和行政干预,开发落后地区,缩小区域差距,形成协调发展。对于这场为期40多年的开发过程,笔者利用巴西方面的统计数据,分析了所取得的经济成效和社会成效,认为这种开发给巴西带来了各区域差距大大缩小、各州间差距相对缩小、社会差距明显缩小的可喜局面。在此基础上,作者提出了巴西落后地区开发中值得中国进一步研究的课题。

    关键词 巴西经济 落后地区 经济开发  区域政策

  巴西作为发展中大国,早在20世纪初就已出现严重的二元经济结构。在独立前后的几个世纪中,巴西迎合欧洲和北美的需要,利用农业和矿产原料开发来发展经济。这些产业的开发步骤是,18世纪首先开发东北区的橡胶业,而在橡胶业于19世纪萧条后,着手开发东南区的采掘业;在东南区采掘业20世纪以来失势后,重点开发南方区的制造业。正是巴西这种各地开发的时间不一和产业不同,导致了新兴产业与衰败产业隔离、发达区域与蛮荒区域共存、北贫南富“两个巴西”困境的出现。面对这种两个巴西的强烈反差,巴西政府于20世纪50年代末下定决心,要通过立法措施和行政干预,逐步缩小区域差距,形成协调发展的局面Q)。为此,巴西政府主要采取了两项重大举措:一是政府毅然决定将首都迁往人烟稀少的内陆地区,新建巴西利亚,带动整个内陆地区的快速发展;二是政府连续40多年坚持不懈地实施各种开发落后地区的计划,对东北区、北方区和中西区实行融资优惠、税收优惠和吸引国有企业投资的政策,再加上适当分散大城市经济活动,构成了巴西政府开发落后地区的全貌。

  一 经济开发成效的评价

  纵观巴西开发落后地区、特别是开发全国最落后的北方区和东北区的经济成效,可以看出下列明显特点:一是从区域角度看,两个巴西之间的收入差距已明显缩小,特别是最富裕地区与最贫穷地区之间的差距倍数已大大缩小,但各区域差距缩小的幅度不一;二是从各州角度看,富裕的第一巴西阵营大大扩充,最富裕的州与最贫穷的州之间的差距缩小了,无论北方区还是东北区都有若干个州的发展接近了全国平均发展水平,但上述两个区域同时也有若干州的发展仍低于全国平均发展水平。通过分析这些州之间发展水平呈现差距的原因,不难发现这是由发展速度的差距、特别是由1970年到1990年间的发展速度差距造成的,而这一时期正是巴西经济出现奇迹、石油危机后进行调整、经历高通货膨胀和债务危机的阶段。

  (一)两个巴西反差缩小

  关于对巴西区域差距的判断,巴西学者(如巴西联邦政府规划部应用经济研究所区域与城市研究室主任古斯塔沃·梅亚·戈麦斯)主要依据第一巴西和第二巴西之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差距,因此,在评价巴西开发落后地区的成效时,我们也可从人均GDP入手。从表1中可以清楚地看出1950—1999年间巴西各区域人均GDP的变化情况。

表1 巴西各区域人均GDP指数变化表(全国平均水平为100)

年度

1950

1960

1965

1970

1975

1980

1985

1990

1995

1999

东南区

150

145

143

153

149

144

136

138

138

137

南方区

108

105

102

94

107

106

114

106

119

119

北方区

54

61

54

56

48

62

62

64

65

60

东北区

42

46

49

39

38

41

46

44

45

46

中西区

53

58

73

71

73

87

104

122

90

94

 资料来源:巴西联邦政府规划部应用经济研究所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室,转引自古斯塔沃·梅亚·戈麦斯:《巴西的区域开发战略》,第10页,2002。

  从表1可以看出,两个巴西之间的人均GDP差距明显缩小。1950年,富裕的第一巴西所属的东南区和南方区的人均GDP分别达全国平均水平的150%和108%,二者的算式平均数为126%。而同年贫困的第二巴西所属的北方区、东北区和中西区的GDP水平分别只及全国平均水平的52%、42%和53%,三者算术平均数为49%。因此,第一巴西与第二巴西的平均发展差距为2.57倍(126/49)。但是到了1999年,第一巴西的两个区GDP降到了全国平均的137%和119%,其算术平均数为128%;第二巴西的3个区GDP则分别升到了全国平均水平的60%、46%和90%,其算术平均数为65.33%;所以第一巴西和第二巴西之间的发展差距降到了1.96倍(128/65.33)。这样算来可以确认,巴西40年的区域开发,已将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从2.57倍降到了1.96倍,净降0.61倍,降幅为23.73%。从巴西南北差距的角度看,落后地区开发能产生如此巨大的成效是值得赞赏的。因此,我们不能同意某些巴西学者(如阿尔弗雷多·戈麦斯·内托)所说的巴西落后地区开发成效些微的观点。

  从表1还可以看出,在最富裕区域和最落后区域之间的人均GDP差距缩小了。1950年,人均GDP最高的东南区(150%)与最低的东北区(42%)之间的差距为3.57倍,但1999年已缩小到2.98倍(137/46)。差距缩小的原因有二:一是东北区人均GDP占全国平均水平的比率从42%上升到46%,净增4个百分点;二是东南区人均GDP占全国平均水平的比率从150%降到了137%,净降13个百分点。这说明,巴西重点开发东北区的战略是有成效的,但其成效不如适当分散东南区大城市经济活动的政策。

  从表1也可以看出,各区域发展差距的缩小趋势不稳定。北方区比率最高的年份并非1999年(60%),而是1995年(65%);同样,中西区比率最高的年份是1990年(122%),而如果按122%计算,中西区已不属于第二巴西而该列入第一巴西行列了。当然,这些数据可能并非完全准确,但至少从中可以看出,巴西区域经济的发展方向是差距在缩小,而不是在扩大。

  从表1甚至可以看出,3个原来属于第二巴西的落后区域,区域差距缩小的幅度相差很大。从1950年到1999年的50年间,东北区只净增了4个百分点,北方区稍高一些,净增6个百分点,而最高的是中西区,达到41个百分点。考虑到中西区包括首都巴西利亚直辖区,我们就不能不设想:国家对落后地区进行经济开发的效果可能不如行政支持。这就是说,联邦政府用财政专项资助区域经济,往往是偶然和间断的;但联邦政府用行政开支方式支持落后区域,带来的经济利益则是持续不断的。因此可以认为,联邦政府持续的行政开支更易于拉动落后区域的经济增长。这样一种假设,可以从上面的统计数据中得到证实:1950-1960年间,中西区人均GDP所占比率从53%增长到58%,只增长5个百分点;而在1960-1970年间,这一比率突然增长了13个百分点,特别是前5年竟增长了15个百分点。究其原因,是因为1960年巴西首都从里约热内卢迁到了位于中西区的巴西利亚。实际上,西欧各国政府新设行政办公机构时,各区域要求均匀分布在全国各地,就是为了分享这种行政开支对区域经济产生的巨大利益。

  (二)州际贫富差距缩小

  至于这50年间巴西各州发展差距的走势,可以借用下面的统计数据来分析。

表2 1947-1999年巴西各州经济增长率与人均GDP排名

 

年均经济

1947年人均GDP

1999年人均GDP

从1947年到1999年

州名

增长率(%)

巴西全国为100

排名

巴西全国为100

排名

排名变化

朗多尼亚(1959)

2.19

79.3

9

65.22

11

-2

阿克里(1959)

2.47

54.13

15

49.66

17

-2

亚马孙

4.5

100.51

6

101.5

8

-2

罗赖马(1959)

3.2

44.63

19

51.56

16

3

帕拉

3.43

60.06

14

47.67

19

-5

阿马帕

1.78

109.91

4

60.62

12

-8

马拉尼昂

2.87

26.04

25

30.52

23

2

皮奥伊

3.5

34.32

24

24.6

25

-1

塞阿拉

3.63

35.8

23

29.16

24

-1

北里奥格兰德

3.19

49.32

16

46.23

20

-4

帕拉伊巴

2.81

40.05

22

48.51

18

4

伯南布哥

3.03

61.78

13

39.6

22

-9

阿拉戈斯

3.17

44.18

20

57.8

13

7

塞尔希培

3.93

45.07

18

39.9

21

-3

巴伊亚

3.94

46.16

17

53.43

15

2

米纳斯吉拉斯

3.82

73.85

10

54.48

14

-4

圣埃斯皮里图

4.3

62.36

12

91.27

9

3

里约热内卢

2.16

208.81

1

107.69

7

-6

圣保罗

2.81

184.37

2

139.53

2

0

巴拉那

3.23

102.76

5

159.99

1

4

圣卡塔琳娜

4.15

99.29

7

119.05

4

3

南里奥格兰德

3.52

123.01

3

110.84

6

-3

南马托格罗索(1959)

1.16

80.26

8

117.84

5

3

马托格罗索

2.91

72.46

11

127.38

3

8

戈亚斯

3.8

41.75

21

90.57

10

11

  资料来源:巴西联邦政府规划部应用经济研究所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室,转引自古斯塔沃·梅亚·戈麦斯:《巴西的区域开发战略》,第6页,2002。

  对照巴西各州的这些经济数据,我们可以作出下面的初步结论。

  1.富裕的第一巴西阵营扩大了。1947年,按人均GDP计算,在巴西当时的25个州中,属于第一巴西的有里约热内卢(208.81%)、圣保罗(184.37%)、南里奥格兰德(123.01%)、巴拉那(102.76%)和亚马孙(100.51%)5个州,其他的州几乎都可以看成属第二巴西。经过50多年开发,第一巴西的阵营扩大到了8个:巴拉那(159.99%)、圣保罗(139.53%)、马托格罗索(127.38%)、圣卡塔琳娜(119.05%)、南马托格罗索(117.84%)、南里奥格兰德(110.84%)、里约热内卢(107.69%)和亚马孙(101.50%),净增3个州。

  2.最高收入的州与最低收入的州之间的差距缩小了。1947年最高收入的州为里约热内卢(208.81%),为最低收入的马拉尼昂州(26.04%)的8倍;而1999年,最高收入的州巴拉那(159.99%)为最低收入的州皮奥伊(24.60%)的6。5倍。这些都是巴西开发落后地区的成绩。但从另一方面看,巴西政府长达50年的努力,换来的只是第一巴西数量增加了3个州,以及发展差距从8倍降到6.5倍,这说明各州之间的发展差距仍然很大,远比各区域之间的差距更为悬殊。

  3.一些州的相对发展水平大大提高,这表现在它们在全国人均GDP水平中的排名上升了。相对发展水平提高的一共有11个州,从高到低排列分别是戈亚斯州(上升11位)、马托格罗索州(上升8位)、阿拉戈斯州(上升7位)、巴拉那州和帕拉伊巴州(各上升4位)、圣埃斯皮里图州、圣卡塔琳娜州、罗赖马州和南马托格罗索州(各上升3位)、马拉尼昂州和巴伊亚州(各上升2位)。其中,属于巴西政府重点开发的落后州有北方区的罗赖马州,东北区的帕拉伊巴州和阿拉戈斯州,这说明,落后地区开发的成效是明显的,而北方区的成效比东北区要好。

  4.一些州的相对发展水平倒退了。从表2中可以看出,相对发展水平排名倒退的州一共有13个,其中倒退位置由高到低的排列分别是伯南布哥州(倒退9位)、阿马帕州(倒退8位)、里约热内卢州(倒退6位)、帕拉州(倒退5位)、北里奥格兰德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各倒退4位)、塞尔希培州和南里奥格兰德州(各倒退3位)。这些倒退的州主要是发达州,属于区域经济活动分散重点。但这些倒退的州中也有属于巴西政府重点开发的北方区的阿马帕州和帕拉州,以及属于东北区的伯南布哥州和北里奥格兰德州。这说明,即便是在联邦政府强化落后地区开发的过程中,巴西北方区和东北区仍各有两个州的经济发展严重倒退。

  (三)增速差幅决定成效

  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了巴西政府重点开发的这些落后州经济不进反退呢?我们无法找到现成的答案,但从巴西政府研究部门提供的资料(表3)看,根本原因似乎在于巴西全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各区域之间的增速差幅。比如,巴西全国从1960年到1999年间的经济平均增长了6倍,而北方区增长了12倍强,因此北方区跨过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州就多。反之,东北区在原来低于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基础上,40多年的增长幅度(563%)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所以略微退步是可想而知的。

  如果认真分析北方区与东北区之间的增速差幅,可见北方区经济增长最快是在1970-1990年这20年,从177%增长到947%,净增435%,其年均增长率为7.63%。在南美经济中,连续20年如此高速增长是十分罕见的。相比之下,东北区在这20年中也从144%增长到了418%,净增190%,其年均增长率只有3.26%。因而可以说,正是这20年间每年4个多百分点的经济增速差幅造成了东北区和北方区开发成效的差距。

表3 巴西各区域GDP增速比较

年份

1960

1965

1970

1975

1980

1985

1990

1995

1999

北方区

100

114

177

277

578

769

647

1180

1212

东北区

100

127

144

225

338

401

418

49O

538

东南区

100

121

190

301

415

416

459

530

563

南方区

100

122

171

300

399

442

442

570

606

中西区

100

175

287

511

935

1137

1536

1377

1591

全国

100

123

182

294

417

444

487

567

607

  资料来源:巴西联邦政府规划部应用经济研究所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室,转引自古斯塔沃·梅亚·戈麦斯:《巴西的区域开发战略》,第11页,2002。

  从表3还可以看出,巴西发达的南方区过去40多年仅仅保持了与全国平均速度同步的增长,而最为发达的东南区的增长速度甚至略微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巴西政府分散大城市经济活动的政策是行之有效的。

 

随机推荐
我国风险投资的发展思路研究
借鉴新加坡住房建设经验促进和谐重庆建设
试论按劳分配与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的实质和具体方式
我国不动产投资信托的法律问题浅析
2014年城镇居民消费的经济释解
宏观分析的基本思路
核心资产出售改制模式实例评析
SA8000对浙江民企的影响及根源分析
推进公平是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的重要职能
试析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问题与对策研究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