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济学综合 最近更新
2014年人文环境对低碳消费的影响分析
试论我国股票市场行情与证券公司经营回报论文
论信贷业务网上批量审批模式
政治经济学中的三个伪问题探讨论文
关于汇率冲击和异质企业与跨国公司生产决策
探析中国未来房价趋势
碳排放量、碳信息披露质量与企业价值
关于美欧经济复苏问题
试论黑龙江省林业经济发展对策论文
会计职业发展不足
精选发展战略论文集锦
通货膨胀时期的金融经济研究浅析
中国经济论文关于当前经济体制改革几个问题的认识
试论国际贸易惯例的法律属性论文
经济学论文辅导:企业和经营者
试论2014年新经济时代人才类型
发展战略论文真功夫的发展战略研究及其对中式快餐业的启示
中国经济论文利用FDI推进我国环保产业的市场化
试析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问题与对策研究
红色旅游的时代价值及发展对策分析
台湾对祖国大陆经济的依存研究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建立一个“祖国大陆与台湾宏观经济联接模型”,从商品贸易方面定量研究了台湾对祖国大陆经济的依存度。研究表明,台湾对祖国大陆的商品出口依存度较强,1992~1998年对祖国大法的贸易顺差对同期GDP年均增长率的贡献率达17%,已超过投资增长对GDP增长的拉动作用。如果祖国大陆每年100%地削减从台进口商品,不仅会使台湾地区名义GDP与实际GDP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下降0.5与0.22个百分点,而且还将造成它居民收入、民间消费、投资、固定资本形成、进出口、就业等的整体下滑,其中对居民收入水平和就业情况影响最大。当然,如果担因大陆减少从台进口商品也会对自身经济运行产生不利影响,但这一影响相对来说要小得多。

  关键词:联接模型;宏现经济;台湾经济
一、引言

  20世纪90年代以来,祖国大陆与台湾的经济交往有了较大的进展。统计资料表明,1990~1998年,两岸间的商品贸易总额从25.7亿美元迅速上升到204.9亿美元,年均增长率高达30%。这一增长率,既高出祖国大陆商品贸易总额年均增长率16个百分点,也高出台湾商品贸易总额年均增长率近20个百分点。两岸商品贸易额占祖国大陆贸易总额的比重从2.2%(1990)上升到6.3%(1998),占台湾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从2.1%(1990)上升到8.3%(1997)。与此同时,两岸间的资本流动也在快速上升。1990~1998年,台商对祖国大陆的直接投资由2.2亿美元上升为29.2亿美元,年均增长38%,直接投资占祖国大陆GDP的比重也由0.06%上升到0.3%。我们研制了一个基于贸易与资本流动的两岸宏观经济联接模型,并以此为工具。定量研究了两岸问的经济互动关系与相互依存关系。

  从当前国际经济数量分析理论与方法发展的角度看,不同地区间经济互动关系的研究是通过建立联接模型完成的。比较著名的有联合国组织研制的世界联接模型(Project Link)、美国联邦储备多国模型(FRMCM)和日本经济企划厅模型(EPA)等。采用的技术包括计量经济模型和投入产出模型两类,但以计量经济模型技术为主流。截至目前,联接模型是通过贸易联接完成的。我们在研制祖国大陆与台湾宏观经济联接模型时采用了计量经济模型技术,同时在贸易联接的基础上,引入了资本联接。

  本文主要从商品贸易方面考察台湾经济对祖国大陆经济的依存问题,即台湾的经济发展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对祖国大陆的商品出口,如果祖国大陆减少从台进口商品,对台湾经济运行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同时,我们还通过联接模型进一步考察了如果减少从台进口商品,对祖国大陆经济运行的影响。
二、以支出法考察台湾经济增长的来源及其对祖国大陆的出口依存度

  简单说来,台湾经济的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其一,技术进步带动了产业结构的升级,使其驶入“新经济”的快车道;其二,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开辟了世界市场。尤其是进入90年代后,台湾对外贸易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了愈来愈重要的作用。台湾商品及劳务进出口总额,由1990年的1407亿美元迅速上升到1998年的2601亿美元,增长了近2倍,年均增长率高达10.8%;其占GDP的比重也由88.5%上升到96.1%。可见台湾商品及劳务进出口额几乎与GDP具有相同的规模。

  从支出法角度分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是由消费的增长、投资的增加以及净出口的上升共同作用的结果。对台湾经济来说,净出口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表1的资料表明,台湾商品及劳务出口的贸易依存度从1990年的0.468上升到1998年的0.489,可见其对出口的依赖性较强。但与此同时,由于台湾商品及劳务的进口额也相当大,净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并不高,1990~1998年的平均占比为2.8%左右,最高的年份也只有4.9%(1990年)。从支出法的角度出发,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模型来测度消费、投资及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该模型的基本形式如下:
  

  式中Y表示测算期内GDP年均增长率,C与I分别表示消费与投资的年均增长率,EX-IM表示净商品与劳务输出的年均增长率,wi(i=1,2,3)分别表示测度期内消费、投资与净出口占GDP的比重。

  我们根据此模型测度了90年代以来台湾在GDP的增长中,消费、投资和净出口所作的贡献,基本结果为:1990~1998年GDP年均增长率为4.3%(名义增长率,美元当年价),其中消费增长拉动了3.7个百分点,投资增长拉动了0.5个百分点,商品及劳务净出口的增长拉动了0.1个百分点;消费、投资和净出口的平均贡献率分别为87%、12%和1%。

  90年代以来,台湾商品及劳务贸易顺差主要来自对祖国大陆商品贸易的顺差。从表1可以看出,台湾对祖国大陆的商品进出口额均呈上升趋势。1992~1998年,台湾对祖国大陆商品出口与进口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8%与23%,均高出同期台湾商品及劳务总出口增长率6.4%与总进口增长率6.7%的平均水平。而且,从台湾对祖国大陆的商品贸易顺差看,其顺差值超过了台湾总贸易顺差值。除1992年与1996年之外的其他年份,台湾对祖国大陆的商品贸易顺差是其总商品与劳务贸易顺差的2倍多。经测算,这一贸易顺差在1992~1998年的平均增长率高达16.4%,对台湾同期GDP年均增长率的拉动作用为0.7个百分点(名义增长率,美元当年价),贡献率达17%,已超过台湾投资增长对GDP增长的拉动作用,仅次于消费增长的作用而排在第二位。由此还可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如果没有对祖国大陆的贸易顺差,台湾商品及劳务贸易将出现逆差,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这一逆差将使名义GDP年均增长率下降0.6个百分点(按美元当年价计算)。

三、祖国大陆削减从台进口商品对台湾经济运行的影响

  台湾对祖国大陆商品出口尽管在商品与劳务总输出中所占比重不大,但对祖国大陆商品贸易的较大顺差对台经济发展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如果祖国大陆削减从台湾进口商品必将对台湾经济发展产生较大影响。关于这一点我们通过所建立的“祖国大陆与台湾宏观经济联接模型”进行了初步的模拟分析。

  模型模拟的基本路线如下:首先选择冲击变量,将其外生(如果原来是内生变量),在该变量为实际观察值的条件下,以模型滞后内生变量在模拟期间初期的实际观察值为固定的初始条件,通过动态模拟解出模型各内生变量在模拟期间的动态模拟值序列,作为控制解或“基础解”(baseline solution);然后根据需求改变该冲击变量在模拟期间的数值时间路径(numerical time path),并在其他条件保持不变的前提下重新进行动态模拟,解出模型各内生变量新的动态模拟序列,作为冲击解或“扰动解”(disturbed solution);通过比较模型内生变量的扰动解序列与基础解序列,对该模型变量变动的乘数效应进行评估。

  一般内生变量Y关于外生模拟变量x在t时期的动态乘数(Dynamic Multiplier)K(t)定义为:
  

  式中YP(t)与YS(t)分别为t时期内生变量Y的扰动解与基础解,XP(t)与XA(t)分别为所选择的冲击外生变量的假设值和实际观察值。再由K(t)的均值K给出模拟期间外生变量变动对内生变量产生的总体“冲击”或平均乘数效应,设模拟期包含N个时期,则:
  

  1.祖国大陆削减从台进口商品10%对台湾经济运行的影响。

  在我们所建立的联接模型中,商品进出口均按“国际贸易标准分类:(standard internationaltrade classifcation)分为“初级产品”(primarygoods)和“工业制成品”(manufactured goods)两大类。因此,在本模拟方案中祖国大陆对台湾削减10%的进口商品,该两大类商品同等比例地削减10%。假设其他条件不发生变化,意味着祖国大陆从世界其他地区同时增加进口所削减的10%的商品。模拟期选取1992~1998年。

  表2列出了假定在其他条件均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祖国大陆从台湾进口商品在1992~1998年期间每年都减少10%,对台湾宏观经济模型所有内生变量产生的“冲击”乘数效应。


  从表2可以看出,祖国大陆削减台湾的进口商品,对台湾经济运行产生了明显的负效应。台湾实际GDP的平均乘数为8.4,说明当祖国大陆对台每减少1亿美元的进口商品,会使台湾GDP相应减少8亿多元新台币。名义GDP的平均乘数为13.1,成为受冲击最大的内生变量之一。

  从收入效应方面看,祖国大陆减少进口台湾商品会显著地减少台湾居民收人所得。其中受雇员工平均工资率关于祖国大陆从台进口商品的平均乘数为1.6,名义民间可支配所得的平均乘数为13.5,名义NI的平均乘数为12.7,税收的平均乘数为1.6。

  祖国大陆减少从台进口,对居民消费支出与公共消费支出也有一定的缩减性影响,对名义居民消费的平均乘数为5.7,对实际民间消费的平均乘数为1.9,但对名义公共消费的平均乘数要小得多,为0.7。与对消费的影响相比,祖国大陆从台进口的减少,对投资的缩减性影响小一些,实际民间固定投资与名义民间固定投资的平均乘数均为1.1,而对公共的固定投资完全没有影响。

  由于商品出口减少,台湾商品与劳务总输出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商品与劳务实际输出与名义输出的平均乘数分别为7.9与8.7;而经济的总体紧缩又导致对商品与劳务总输入的下降,实际输入与名义输入的平均乘数分别为2.5与3.2;同时可以看出,税收与劳动力需求也受到冲击。税收的平均乘数为1.6,即台湾每减少1亿美元的出口将造成税收减少1.6亿元新台币;劳动力需求的平均乘数为0.3,意味着出口每减少1亿美元将导致300人的失业。

  在模型中,祖国大陆进口台湾商品下降10%,对台湾的物价影响最小,除消费者物价指数及GDP价格平减指数外,未观测到其他物价指数受到影响。

  祖国大陆减少台商品的进口,对台湾资本的流动没有产生明显的影响。然而,尽管合资对祖国大陆的投资未发生可观测到的变化,但台湾流往其他地区的资本上升,其平均乘数为-0.007,即祖国大陆每减少进口台商品1亿美元,可能导致0.007亿美元的台资流往世界其他地区。

  表3列出了台湾GDP在祖国大陆每年减少10%的从台进口商品后所受到的影响,以进一步验证上述模拟结果。1992年由于祖国大陆减少从台进口商品10%,导致台湾实际GDP(1990年不变价)减少50亿元新台币,变化率为-0.1%;1998年祖国大陆从台减少进口商品10%,使台湾实际GDP减少133亿元新台币,变化率为-0.2%,可见祖国大陆减少从台进口商品对台湾的负面影响具有累积效应。名义GDP也将从1992年减少55亿元新台币,到1998年减少290亿元新台币。平均说来,在模拟期内,祖国大随从台每年减少进口商品10%,将使台湾实际GDP平均每年减少116亿元新台币,缩减0.19个百分点;使台湾名义GDP年均减少190亿元新台币,缩减0.26个百分点。

  表4进一步给出了1992~1998年的模拟期内,如果祖国大陆从台每年减少进口商品10%,对台湾主要宏观经济变量的冲击。可以看出,除资本流出有所扩大外,其他所有变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缩减性变化,表中计算结果显示,受影响较大的变量除实际与名义商品出口,以及与之相关联的商品与劳务实际输出与名义输出外,主要有:实际商品进口与名义商品进口年均变化率为-0.38%,资本流入年均变化率为-0.43%,受雇员工年均工资率年均变化率为-0.44%,名义民间可支配所得年均变化率为-0.3%。

  2.祖国大陆完全削减台湾的进口商品对台湾经济运行的影响。

  作为一个特例,我们这里假设1992~1998年间祖国大陆没有从台湾进口任何商品,即祖国大陆削减从台进口商品100%,同样假设祖国大陆所需的商品进口全部来自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
随机推荐
中西方经济法产生发展历史轨迹及差异.
沪深A股收盘指数的协整性分析
国外城镇用地扩张的控制
工农协同型循环经济模式实证研究
论知识产权侵权的过错责任原则
我国特许经营发展中的问题与对策
流动性过剩下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对货币供给的影响
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审视与构想
对扭转中国外贸超常增长的几点建议
2014年银行会计实践性教学改革探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09-2014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100058号-11]